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33章 为他杀人
    :

    自从上次尹沫琪一大早就红着眼睛来学校,夕晴就发觉她怪怪的,接下来的几天更是颓废不堪。如今连吃糖醋排骨的心情都没有了。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被夜大帅哥甩了?

    夕晴暗自揣摩,不过夜凌风好像是很有一段时间没有来过学校了。她斜眼瞪着拿着饮料在走廊上跟尹沫琪搭讪的沐帆,咒骂:雷劈的小三!

    到了中午,大队人马冲向食堂,尹沫琪却像磁铁般被相反的方向吸引。

    “哎你……”夕晴刚抬起手,就看见了门口那个闪闪发光的男生。

    耶,男神终于出现了!

    可是看表情似乎不太高兴。

    “你怎么来了?”

    “你好像没有告诉过我你今天会有一些特别的计划。”

    夕晴站在一旁心头一紧,难道男神知道沐帆约沫琪看电影的事情了?她忽然油然而生一种深刻特殊的使命感,急忙上前说道:“那个,夜大帅哥,其实沫琪也不是有心要答应的,是那个沐帆死缠烂打,沫琪心地又善良,最后才勉为其难点了头同意跟他去看电影的。”

    “沐帆?”夜凌风柔和的脸上多了一分硬线条。

    “对呀!”夕晴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问,“难道……你说的计划……不是这个?”

    夜凌风挑挑眉,望着尹沫琪浅笑,“开来我们需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

    尹沫琪无语,回过头望着夕晴生无可恋:“你说你家祖上是地下党特勤?”

    “……呃,我记得不是很清了,我觉得我迫切的需要回去好好研究研究,再会!”夕晴脚下抹油,刺溜一声就跑了。

    林荫树下,尹沫琪抱着买来的便当,金色的黄晕光圈打在她粉色唇瓣上,让夜凌风一时有些分神。

    “你说什么计划?”尹沫琪侧身问,不小心撞掉了身旁的包,她俯身下去的时候右手臂有些轻微的疼痛。她才知道夜凌风为什么会来到学校了。

    今天上午体检,最后一项是采集血样!

    “完了,我忘记告诉你了。”

    “现在坦白也不迟。”

    “那个抽血……”

    “你要和沐帆去看电影?”

    “嗯?”

    “什么类型的?”

    “……”

    “恐怖片?惊悚片?悬疑片?动作片?”

    “什么?”

    尹沫琪讶异,这……现在这重要吗?她的血液正在另一个地方进行化验检测,回忆起池痕的话,尹沫琪更是心惊胆战。

    “到底什么片?”

    “爱情片。”

    夜凌风板着脸,“改成惊悚片吧。”

    尹沫琪脸上三条斜线,“我现在已经在惊悚片里了,我的血,怎么办?你会不会……”疯掉?

    “晚上我会去拿回来的,”夜凌风耸耸肩,这么大的事,他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说,“不过,晚上你们的爱情片估计是看不成了。”

    这意思是……难道是让她跟着一起去?不过当然了,祸是她闯的,她确实应该负起责任来。

    “没关系,我待会打电话跟沐帆说一下就好,不过,我得先回去拿一下我的学生证。”

    虽然从来没有过把采集的血样要回来的经历,但是,如果能证明自己的身份,也许会让事情变得更容易些。

    那万一他们不同意呢?万一他们问原因呢?尹沫琪苦恼的皱着眉,却没注意旁边的那个人俊眉锁得更紧。

    尹沫琪变得更加担心,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要不然我们现在就去?”

    “你什么时候跟他交换了手机号?”

    天呐,这种关键的时候他竟然关心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他到底在想那个什么?尹沫琪几乎要把手里的筷子折断了,“喂,我跟你说正经的!”

    “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正经过!”夜凌风英俊的脸上划过一道顽皮。

    尹沫琪无奈,只好先回答他:“就是上次在食堂吃饭的时候,现在你可以回答我的问题了吧?”

    “现在恐怕没有时间。”

    没时间,难道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那好吧,那我们就晚上去,晚上几点?”

    “晚上恐怕你也没有时间。”

    他说的是她没有时间?尹沫琪正纳闷的时候,手机响了。

    一看来电提醒上闪烁的是夕晴的头像,尹沫琪就在心中怒骂:你大爷的,还有脸打过来。

    按下接听键:“你弄清楚你祖上到底是做什么的了?”

    “嗯……其实是烤羊肉串的。”

    尹沫琪眼睛上三条横线,“你祖籍在新疆?”

    “不是。”

    虽然是简单的两个字,但是尹沫琪听出了她按耐不住的激动情绪。

    “干什么?中彩票了?”

    “结果出来了!”

    “什么?”

    “这顿烤肉你是跑不了了!”

    尹沫琪霎时明白了夕晴激动的缘由,一定是上次参加全国青年绘画大赛的结果出来了,还记得当初她保证,如果拿一等奖,就答应家里任夕晴折腾办她梦寐以求的烤肉派对。

    在一番激情澎湃的狂叫之后,夕晴最后悠悠的来了一句:“烤羊肉串只是为了掩饰身份!”

    太绝了!

    尹沫琪挂断电话,却看见夜凌风正盯着她朗朗的笑。

    “你早就知道了?”

    算不上早就吧,只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开始关注尹沫琪的一切。

    全国青年绘画一等奖,这可是个重量级奖项,樱尚学院没有任何拖延,在当天下午就举办了一场颁奖典礼,按照惯例,尹沫琪需要上台发表一下获奖感言。

    说起来尹沫琪也算是致辞无数,累积不少经验了,每次不是口吐莲花就是妙语连珠,分分钟赢得满堂喝彩,可是,今天这个十分隆重的场合她却一反常态的频频卡顿。连夕晴都在一旁调侃,“你闪着舌头啦?”

    尹沫琪懒得理她,一抬头,又看见那双漆黑的眸子,目光灼灼。

    “这么多人,咱能不能收敛点?”

    “什么?我又没有看他。”尹沫琪神色慌张。

    “我说的是你的奖杯!没有必要一直举着吧,再说,看就看了,干嘛否认?台下那么多,公然盯着夜大帅哥的又不止你一个,”说着,夕晴将那闪闪发光的金奖杯塞进了尹沫琪的书包里。

    走在回家的路上,尹沫琪提出想要跟夜凌风一起去医院,可是居然被他直截了当的给拒绝了!

    难道是怕她拖后腿?

    尹沫琪还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中,却一盆冷水泼醒。

    刚刚还是晴空万里,怎么现在忽然下起了暴雨?在雨中捂着脑袋环绕四周,紧闭的一排排商铺旁刚好有一个空电话亭。他们便跑了进去。

    电话亭太小,两个人的身体紧贴在了一起,湿答答的衣服让彼此的体温都更加明显。尹沫琪透过玻璃门向外望去,天色已黑,街道上开始还有一些零零散散的路人,可是没多久现在已经是空荡荡的一片了。

    夜凌风离她实在太近,他的每一次呼吸她都能清楚听到。醇厚的男性气息把她包裹起来,让她一时间六神无主。

    可是她没有发现,此时,夜凌风才是那个两手不知该放到何处的那位。他的薄唇紧抿,神色罕有的紧张,余光中,因为衣服淋湿,尹沫琪本就凹凸有致的曲线显得更加突出,白纱下紧紧裹着她那光滑的肌肤露出那件粉色小内衣。她的胸口起伏越是明显,夜凌风越是不安。

    外面的情况愈演愈烈,毫不间断的雨水仿佛是打算将他们俩困在这里。难道今天雨神休息,改月老换班了?

    缄默间,尹沫琪一直埋着脑袋,忽然听到了夜凌风急促的呼吸声,她抬眸,只见他正一手撑在玻璃门上,身体没有力气的微倾,英俊的眉眼间流露出痛苦的挣扎。

    “怎么了?”

    “你身上有伤口?”他尽了很大的力气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些,可是还是发出了颤抖。

    尹沫琪开始在全身上下一通翻找。

    “没有啊。”

    夜凌风灵耳忽动,“呆在这。”

    尹沫琪见他推开门的一瞬,瞳孔变成了冰蓝色。

    夜凌风仅仅在街道上停留一秒便消失了,等到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几乎是被人扔到对面大楼上的,伴着雷电声发出轰的巨响。

    “凌风!”尹沫琪想要冲出去,却被他制止了。

    夜凌风从地上艰难爬起,还没来得及站直身体,再一次被无情的狠狠撞击,墙体上出现大面积龇牙咧嘴的裂痕。

    几个来回后,尹沫琪才在他们快速而敏捷的身影中看清楚了另一个人——池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