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32章 血族诅咒
    :

    次日,尹沫琪在剧烈的头痛中醒来,她用手遮挡住刺眼的阳光,撑起半个身子望了一眼闹钟,天呐,竟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只听门外有一些细碎的声音,平常像这种分贝在尹沫琪耳朵里是可以自动过滤掉的,可是现在钻进耳朵里简直就是在直播八级地震。

    她低头,半天也找不到拖鞋,最后干脆光脚走了出去,发现夜凌风正在门口换鞋。

    “你要出门啊?”

    “嗯。”

    “去哪?”

    “超市?”

    “去超市干嘛?”在尹沫琪的记忆力,夜凌风好想从来没有去过超市。

    夜凌风本打算去超市给她买一些解酒的食物,可是现在经她这么一问,反倒有些说不出口了。

    “……随便逛逛。”

    尹沫琪刚好也饿了,睡这么久,她的胃早就开始在身体里揭竿而起大唱反动起义了。可叹肚子此刻又超不识趣的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那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

    超市里,尹沫琪独自推着手推车,一脸愤恨的瞪着前面两手后背潇洒走着的夜凌风。

    一点怜香惜玉的精神都没有!竟然让一个头痛欲裂还忍着饥饿的弱女子推着车子走。

    明明是他先说要来超市的,又没有人逼他,为什么一早上就摆着臭脸?呃……不对,现在已经是下午了。

    睡过头了,总是忘记时间。

    这些都不计较了,可是好歹是一起来的超市,至少应该肩并肩走吧!

    尹沫琪决定,迫切的需要和他谈一谈人生了。

    “跟上。”

    夜凌风一发话,尹沫琪连忙答应:“好嘞!”

    算了,人生还很长,以后有空再聊,暂时还是化愤怒为力量吧!

    尹沫琪拖着推车一路小跑。

    面对五颜六色的零食,她完全失去抵抗力,在开启狂购模式的那一刻,却被夜凌风啪的一声给拍关上了。

    “这个不行,膨化食品。”

    “这个不行,色素太多。”

    “这个不行,酒后不要吃辣。”

    “这个不行,油炸的不好。”

    “……”

    试问,人生意义何在?你一个饮血的,为什么要管我一个吃……

    等等,她好像什么都吃。

    不一会推车已经装满,望着里面垒成的小山,尹沫琪欲哭无泪,这买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

    如果她稍微有一丁点常识的话,她就知道这些都是解酒的水果和食材。可是她从未酒醉过,所以压根儿也不清楚。

    临走的时候夜凌风实在忍受不了她那可怜的麋鹿眼神,终于点头允许她挑一个想吃的东西,只准一个!

    他也实在不理解,一个人的身体怎么可以装下这么多种不同的食物,尤其是像尹沫琪这样什么乱七八糟都愿意往嘴里塞的。

    得到默许,尹沫琪瞬间像打了鸡血一般,大绕一圈之后,蹦跶到摆满巧克力的货架旁。她欣慰的点点头,还好白巧克力还剩一块,刚想伸手去拿,却被人捷足先登了。

    “你也喜欢白巧克力?”

    “沐帆?”

    沐帆灿烂一笑。

    “你怎么在这?”

    沐帆刚想说什么,却看见夜凌风双手插裤兜里走了过来,只好回答道:“就,顺路。”

    顺路?尹沫琪挠挠头,左逸不是说他住在西街吗?那完全是跟她相反的方向啊。

    “沫琪,你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聊聊!”

    “哦,我有……”尹沫琪刚想说出“时间”二字,就瞥见夜凌风正冷冷的站在一边,不爽的表情分明在表示:他完全没有时间,聊什么赶快聊,当面聊。

    尹沫琪吞口口水说:“哦,那个,我待会还要……要去干洗店拿衣服。”

    哦,你这个猪脑子!大夏天的谁会去把衣服送去干洗?

    尹沫琪再次振作,问:“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事,就是今晚我家办party,想问你来不来?”

    party?尹沫琪的脑袋里还在嗡嗡作响,再去派对应该会死翘翘的吧?

    她用余光扫视夜凌风,他几乎半步都没有挪动过,可是眼神已经完全转变。尹沫琪读不懂他,只好暗自揣摩:是等得不耐烦了吗?还是速战速决吧!不然不到晚上就已经死翘翘了!

    “派对啊,我这,昨天的酒都还没消耗完呢,而且晚上还有功课要做,所以……”

    “哦,没关系,那下次吧,这个给你,”说着沐帆把手中的白巧克力放进尹沫琪的推车中,勉强的笑着离开了。

    “你对你的朋友似乎不太友好。”

    尹沫琪完全懵了,这个人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态度不好?是你更加恶劣好吗!虽然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是眼神几乎快要把整个超市给冻结住。

    “我有吗?”

    “有,尤其是对吻过你的男孩子。”

    “什么?吻过?”尹沫琪的这一声惊天吼,引得正在超市买菜的大爷大妈们都纷纷侧目。她尴尬的清咳两声,不得不压低声音说:“谁告诉你他吻过我了?”

    “你。”

    “我?”尹沫琪指着自己的鼻尖,问,“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荒唐话了?”

    “那你昨天说……”

    哦~夜凌风此刻才恍然大悟,昨晚尹沫琪喝醉酒口中说的那个男生并不是沐帆,而是……他?

    可是,“莫名其妙的吻”?哪里莫名其妙了?

    尹沫琪第一次见夜凌风发愣,又好气又好笑,追问道:“喂,我昨天说什么了?”

    夜凌风嘴角一勾,意气风发的向前大步走去,“没什么。”

    “什么叫没什么?没什么是什么?喂,夜凌风,你那话到底什么意思?”尹沫琪被气的跳脚,眼看他越走越远,只好推着推车跟在后面又是一通小跑,“喂,你等等我啊!”

    一直走到楼下,尹沫琪才发现有一袋东西落在超市里了,想转回去拿,夜凌风却让她先上楼他去就好。

    “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积极?什么的女孩的心思你别猜?我看是男孩的心思更别猜才对!”尹沫琪一边着开门,一边嘴里嘟嘟囔囔。

    打开门,只见一个魁梧高大的粗汉正站在自家客厅里,尹沫琪被吓了一跳,当粗汉转过身,居然是池痕。

    尹沫琪犹疑的把门虚掩着,慢慢走进去。

    “我是来找殿下的。”

    “殿下?哦,你说夜凌风啊,他,他不在。”

    池痕没有说话,而是静默着走向尹沫琪,他粗壮的手臂微微抬起,似乎打算瞬间拧断她的脖子。

    “你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他的声音粗犷伴着些许沙哑。

    尹沫琪倒吸一口凉气,怯怯的向后退着。

    “嗯?”

    “是。”

    “你可告诉过别人?”

    “……”

    池痕猛地张开血盆大嘴,露出锋利獠牙。尹沫琪被吓到无力,手中的袋子滑落,发出砰的声响,里面的牛油果跟着滚到一旁。

    虽然知道夜凌风是吸血翼人,却从未真正的害怕过他,可是面前这位彪形大汉?尹沫琪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他这是要杀人灭口?她无法想像他那尖牙穿进她的身体。

    然而一瞬间池痕又把凶恶收了回去,说:“放心,我们吸血翼人是不能饮人血的。”

    尹沫琪的心一沉,问:“为什么?”

    这一问倒是让池痕一愣,仿佛不饮人血是件坏事。

    “这是我们血族的戒条,饮人血的吸血翼人会受到诅咒。”

    “诅咒?什么意思?”

    “很久以前,曾有失控的吸血翼人来到人界,放纵极端的嗜血欲望到处杀戮,引发了很大的麻烦,所以后来血灵帝联合老女巫施下一道诅咒,凡是血族翼人,不论尊卑,一旦饮人血,万劫不复!”

    尹沫琪似乎失去了重心,宿醉的干呕感再一次涌了上来,她不敢相信池痕的话,怔怔的问道:“怎么样的……万劫不复?”

    “人类的血液对吸血翼人来讲就是高纯度毒品,只需要那么一丁点就会立刻上瘾,如果得不到,我们的喉咙里就如同注满滚烫的铁水,分分秒秒都得忍受着炼狱的折磨。”

    “折磨?”尹沫琪神情恍惚,“那就,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

    “在异界,曾有邪术之士将凡人的血藏于忠臣的酒杯中,忠臣喝下后终日饱受折磨,他不得不抛弃一切闯入人间去寻找那个凡人,有一次,他以为他找到了,但没想到那只是凡人的一滴血。仅仅一滴,足以让他疯狂。”

    “然后呢?”

    “然后他死了!在疯狂的寻找和痛苦的折磨中精疲力竭而死。”

    “死了?”

    “邪术之士早有预谋,他把凡人藏了起来,并把他的血洒往世界各地,活活把忠臣折磨致死。”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

    “想要摆脱诅咒清除嗜血欲望,就必须吸干那凡人的血并把他的肉体撕成碎片。”

    “那夜……”

    没等尹沫琪问出口,雪灵便闯入进来,“池守帅。”

    “我来找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