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31章 醉酒诱人
    :

    一路上,夕晴对尹沫琪的表现是赞不绝口,骂了安晓那个狐狸精的同时还不忘损一遍金晨亮,“哇,真是高!”

    紧接着夕晴又打起了她自己的如意小算盘,说:“沫琪,既然你现在情场战场双得意的话……能不能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捏?”

    “情场?”

    “你刚才说‘我家凌风’的时候,说的那可叫一个顺口啊!”

    嗯,其实连她也觉得挺顺口的!哈哈!

    “所以,可不可以嘛?”夕晴摇着她的胳膊,挤出那楚楚可怜的小眼神。

    尹沫琪知道,这绝对是一个陷阱!

    即使是陷阱,她还是跳了!

    酒吧里,激烈的重金属乐让尹沫琪头昏脑胀,她根本不喜欢这个地方,充饥完全靠酒,交流完全靠吼。

    “……”

    “什么?”

    尹沫琪无奈,不得不靠近夕晴耳边再次吼一遍:“我说,我真是后悔交了你这个损友!”

    夕晴眯着眼咯咯的笑起来,把一杯鸡尾酒递给她,惋惜道:“太迟了!”

    唔!尹沫琪生无可恋的向后靠去,半躺在软绵绵的沙发垫上。

    八校联赛临近,阔少左逸豪气大手笔,带着队员们出来放松放松,地点竟然是珊海市最贵的酒吧。面对这些身材巨好,有颜有才的篮球王子们,啦啦队的女生们当然是说什么都不肯放过。经过几番协商轮战过后,今晚的派对她们也跟了过来,包括永远被安排站在最后一排的夕晴。

    在队里站在最后一排没什么,重要的是,在这里,有了尹沫琪,她就是所有男生目光的聚焦点,这才是永远的第一排嘛!何况,尹沫琪跟左逸是发小,她又是尹沫琪的闺蜜。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

    “喂,沫琪,跟你说个好消息!”夕晴两眼放光。

    尹沫琪正在喝鸡尾酒,嗯了一声。

    “我告诉你,”虽然完全不用担心旁边的人听到她们的对话,但是夕晴还是做了说悄悄话的手势,“左逸失恋了!”

    尹沫琪吃惊:“这是好消息?”

    “笨!”夕晴神采奕奕的跳起来,“这说明我有机会啦!等着,我去拿酒,咱们好好庆祝庆祝!”

    夕晴起身刚离开,左逸就滑坐了过来,说:“喂,问你件事。”

    “抱歉,我不知道失恋的伤该怎么疗。”

    “失恋?”左逸摆出一副“是我甩了她好吗”的表情。

    不过那不重要了,他接着问:“你现在有男朋友没?”

    尹沫琪狐疑的望着左逸,难道昨晚的事情他也听说了?他什么时候也开始关注八卦了?现在就称呼男朋友会不会早了点?毕竟人家好像还没有那个意思啊!

    尹沫琪只好摇头。

    “太好了!”左逸啪的两手合并,喜笑颜开,“可别说咱们十多年的交情我没照顾你啊!”

    “什么?”

    “你看那个。”

    顺着左逸所指的方向望去,不远处吧台一角一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正倚在一旁和几个男生嬉闹,黑色的卷发,刀刻的身材,笑起来很迷人。

    “你还记得他吗?上次在更衣室,你帮我解围把蛋糕给了他。”

    尹沫琪点点头,说:“沐帆。”

    “你知道他?”

    “传说中的微笑王子嘛!”天天听夕晴在耳边念叨,尹沫琪如今都能把左逸整个篮球队的队员名字倒背如流了。

    “你觉得他怎么样?”

    “还不错啊”

    “做男朋友怎么样?”

    尹沫琪被呛到。

    “话说,他喜欢你很久了!”说着左逸摆弄一个手势,对面一群男生开始肆意起哄,沐帆在人群中被推搡了过来。

    尹沫琪完全懵掉,这是在给她联姻吗?她可是为了夕晴的终身幸福才跟过来的,撑死才能算个伴娘,现在是怎么回事?

    不过不能否认,男孩的笑起来很灿烂,宛若夏日里明媚阳光。

    “你好,我叫沐帆。”

    “呃,你好你好,”尹沫琪连忙站起身,“我是尹沫琪。”

    沐帆灿烂一笑,“我知道!”

    哇哦~

    旁边的男生又开始野吼开始起哄。

    “抱一个,抱一个!”

    更有甚者,直接把沐帆推到了尹沫琪的身上,她手里端着的鸡尾酒一浪泼洒一身。

    “喂喂喂,都堵在这干什么?来来来,都闲的发慌是吧,把酒抱着,都抱着!”

    夕晴把手里的酒瓶扔给面前那堆男生,挤到了尹沫琪身边说:“你怎么把他叫来了?”

    尹沫琪一边擦拭自己的衣服,一边问:“谁?”

    “夜大帅哥啊。”

    “谁?”尹沫琪的声音直飙八个调,“他在哪?”

    “你自己看。”

    尹沫琪扒开人群,发现夜凌风正坐在斜对面的咖色沙发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这个方向。

    尹沫琪的心一颤,“他怎么会在这?”

    这时沐帆拿着湿巾走了过来,高大的身躯遮挡住了她的视线,等她再次从缝隙里瞄过去的时候,那张咖色沙发上已空无一人。

    酒吧还是一样的嘈杂,尹沫琪被灌了几杯酒后就找借口先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尹沫琪心中又是疑惑,又是慌张。

    难道他跟踪她?

    为什么呢?

    刚刚他们把沐帆推向她的场景他看见了吗?

    尹沫琪心中一阵呜咽,天呐,怎么有一种红杏出墙的感觉?

    酒吧后门,三名衣着暴露的女子跟在雪灵身后,穿过一路荆棘来到附近的丛林中。

    她们在见到夜凌风的瞬间便展开翅膀,统一跪拜:“参见殿下!”

    “起来吧,”夜凌风转身,赫然发现她们身上布满着触目惊心的伤痕,其中有两个的白色羽翼竟被残忍折断。

    他眉头微蹙,音色低沉,问:“你们怎么在这里?”

    “回殿下,是池守帅救下我们,把我们安置在这间酒吧的。”

    雪灵走上前问道:“池守帅什么时候救的你们?”

    “三年前。”

    “具体点。”

    “三年前的秋天,是个风雨夜。”

    说话间隙,夜凌风注意到其中一个女子腰上有伤,虽是个旧伤,却如此之深,他开口道:“你的伤口没有复原?”

    “回殿下,此伤为七年前白骑军所砍。”

    “七年前?”

    女子表情有些恐惧,似乎不愿意回忆过往,解释说:“白骑军是鬼面君派来专门围剿我们血族翼人的,他们知道翼人的弱点,为了对付我们,他们在寒玄剑上附着了一层金子,奴婢灵力薄弱,所以……无法复原。”

    夜凌风沉默片刻,说:“这样的日子,很快就结束了。”

    三女子再次跪拜,“谢殿下!”

    走在路上,雪灵望着夜凌风说:“按照池痕提供的信息,酒吧是最后一个地点,这些人的陈述和池痕所说的没有任何出入,我觉得,他应该没有问题。”

    “怎么?你还在怀疑他?”

    夜凌风摇头。

    雪灵继续说:“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池痕曾是血灵帝的第一守帅,灵力极强,如果有他的加入,我们的胜算会更大。殿下在想什么?”

    “刚才那三个采花女。”

    “殿下放心,池痕把她们安排在酒吧是有用意的,这里人多嘈杂又是通宵营业,晚上只要她们不出门,白骑军是不会在人多的地方动手的,何况这里浓重的酒精味恰好可以掩盖住她们身上的气味。”

    夜凌风点头,“池痕想得很周到,这应该也是当初父王重用他的原因之一吧,我只是在想,采花女都是些不修炼的婢女,鬼面君为何还不放过。”

    “鬼面君向来心狠手辣,性格反复无常,他这样做无非是要斩草除根!”

    “我们得加快速度了。”

    雪灵知道,纵使这个二殿下表面再冷若冰霜,他的内心其实跟血灵帝无差,他的身体里流着血族皇室的血,他,就是未来的王!

    一推开门,夜凌风就看见尹沫琪独自躺在沙发上自言自语,他把钥匙顺手丢进门口的圆杯子里,这是尹沫琪的特意叮嘱,她担心夜凌风出门忘记带钥匙。

    当时夜凌风只是看着杯子笑了笑,说的好想没有钥匙他就进不来一样。

    只听咣当一声,夜凌风抬眉,看见尹沫琪晃晃悠悠的从沙发上爬起,不小心踢倒了身旁椅子。

    接着脚下一绊,在扑地的瞬间,他伸手接住了她,“你醉了。”

    “胡说什么呢?”尹沫琪不耐烦的甩开了他的手,口齿含糊的嚷嚷着,“我又不是陶瓷,怎么会碎了?”

    夜凌风哭笑不得,只好自怨:“看来是我吐字不清。”

    尹沫琪像只螃蟹一样在家里横着走,没一会儿的功夫又踹翻了什么东西,夜凌风无奈只好上前把她歪斜的身体扶正,说:“好了,太晚了,休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