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29章 午夜掘墓
    :

    站在一个巨大无比的坑里,环顾四周,除了那些高耸入云,倔强到几乎要把天捅破的大树以外,剩下的所有都是黑乎乎的一片。

    尹沫琪做梦也没想到,正值午夜十二点她竟然会站在这个荒凉诡异的地方,她紧抱双臂,不知是穿的太单薄,还是有些害怕,感觉丝丝发冷。

    “时间太久,位置不是那么确切,所以我把这一片的树都给拔了。”

    尹沫琪的嘴巴张成o形,拔了?这么大、这么高、这么粗的树怎么能用“拔”来形容?“拔”是用来形容萝小萝卜大白菜这类迷你身高东西的吧!

    夜凌风用脚踩了踩土,“她选的地方,错不了。”

    “她让我转告你,谢谢你的寒玉钗。”

    夜凌风点点头。

    “我就搞不懂了,她一个夜行者,要寒玉钗做什……”雪灵的声音越来越小,也越来越疑惑,因为她正看见夜凌风脱下西装外套披在了尹沫琪的肩上,“……看来我搞不懂的事情还有很多!”

    尹沫琪的心中一阵惊讶、一阵温暖。

    只见夜凌风在不远处转了两圈,紧接着手掌散出幽蓝光芒,两手合并后又努力分开,似乎被什么阻隔住了,再一使劲儿,面前的土地唰的一声被撕开一道狭长的口子,整个山野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原本寂静的森林刹那间无数只乌鹊腾飞而起,厉声尖叫扑打着翅膀盘旋于天际四处逃窜。

    尹沫琪惊呆了,突然,夜凌风纵身一跳,她匆忙跑过去低头望着那深不见底的黑洞,还没来得及产生任何不良想法,夜凌风就已经扛着什么东西飞回到地面上来。

    尹沫琪傻傻的张着嘴:这……这是棺材?他们今晚原来是来掘墓的?!

    棺材样式老旧,有年代感,但稀奇的是表面不仅毫尘未沾,反而铮亮如新。仔细一瞧,棺材侧面还刻着两个字:扈冧。

    咦,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见过?尹沫琪拽着身上披着的西装袖口,却如何也回忆不起来。望着夜凌风利落的动作,不禁在心中感叹:为什么他做什么都那么得心应手?竟然连撬棺材也是!

    她又忽然觉得自己好变态,竟然会被夜凌风撬棺材的动作所迷惑……

    失敬失敬!尹沫琪连鞠两个躬后,窜到夜凌风身后,小心翼翼的从他的侧面探过脑袋,眯着眼睛胆怯的瞄了眼打开的棺材,只见里面摆放的一具骷髅,骷髅的手死死的抓住了几张纸片,纸片上画的是乱七八糟音符,好像是乐谱,名叫梦的第九章。

    因为攥的太紧,夜凌风不得不把手敲碎。

    啊,好残忍!痛不痛啊?

    “放心,他没有感觉。”

    夜凌风沉沉的声音让尹沫琪怔住,她正努力回忆着刚刚自己是不是叫出了声。

    可是事情变得越来越奇怪,前一秒还看见夜凌风正在打开纸张,后一秒他就毫无征兆的消失不见了,这时,雪灵忽的跑向尹沫琪,微伏着身躯,手持银鞭,将她紧紧护在身后。

    发生什么事了?

    气氛十分诡异。

    尹沫琪低头,发现刚刚捏在夜凌风手里的几那纸张,此刻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得攥在雪灵手中。

    她连咽口口水的胆量都没有了,因为四周真的静得出奇,站在原地,她只感觉自己和双目失明的人已经没有任何区别,因为除了眼前的那片黑暗,她什么都瞧不见。

    屏住呼吸,偶尔能听见树叶之间的摩挲声,是他吗?

    可怕的气息从背后滑过,留下一丝冰凉。

    砰!

    伴着一声重击,不知什么物体从天而降,砸在离她们俩不到三米的前方,因为力道太大,地面被砸陷一个凹,飞起的碎泥渣子擦过尹沫琪的脸颊,火辣的生疼感宛若刀片划过。

    她抬起胳膊用手臂抹了一下。

    然而,那并不是什么物体,居然在动!尹沫琪瑟瑟的向后缩了半步。

    夜凌风紧跟着也返回到地面,他冰蓝色的瞳孔在黑夜亮的出奇。

    那物体慢慢爬向夜凌风脚下,似乎费了好大的力气,声音颤颤巍巍,充满敬畏的喊着:“殿下!”

    “池守帅?”雪灵惊呼。

    不料,突然一股强烈的刺骨寒气从四面八方迅速向他们扑来。

    “他们来了!”地上传来恐惧的颤抖音。

    夜凌风来不及犹豫,抓起地上的物体就说:“跟我走!”

    瞬间,他将尹沫琪拦腰抱起,飞速穿过森林。

    望着迎面飞旋而来的树杈,尹沫琪害怕的往夜凌风怀里钻了钻,每次都感觉即将和树杈来个亲密接触的时候,他都敏捷的闪避开了,他的动作是如此的快速,优雅,显得游刃有余。

    飞行中,尹沫琪悄悄转过脑袋,透过茂密的枝叶,她隐隐约约看见了那些骑白马的铠甲战士。

    这……这不是她跟夜凌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出现的那些人吗!

    可是,为什么要躲着他们?他们到底是谁?

    借着灯光,尹沫琪这才看清楚刚才那个“物体”,本以为被那般惨烈的摔倒在地的人应该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类型吧,可是完全出乎意料,面前站着的竟然是一个浑身肌肉、面目凶恶的魁梧大汉。他双眼狭长,瞳孔深灰,身后的羽翼好似被狗啃过一般,参差不齐,显得很是落魄。

    望着大汉健壮如牛的身躯,尹沫琪不禁好奇,他明明比夜凌风粗壮许多,怎么就那样被他惨不忍睹的扔在地上?

    回过头,发现夜凌风正在窗户边警惕的向往外望着。

    “怎么了?”

    夜凌风转身,翘了翘嘴角说:“去洗把脸。”

    大汉粗糙的脸上写满诧异,这,这是二殿下吗?一向冷如寒冰的他,如今竟会有些……温柔?!

    大汉傻乎乎的摇摇他短粗的脖子上架着的那颗笨重脑袋,他实在不敢把这个词与夜凌风联系起来。

    不过更让他不解的是,白骑军素来难缠,他们怎么可能被发现以后还能全身而退?难道真的是因为殿下速度太快?他疑惑的揉揉肩,刚才被殿下的那一摔一提,肩上到现在还停留着严重的痛感。

    按照夜大帅哥的吩咐,尹沫琪速度的跑进浴室,瞅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呜呜~可悲又可笑!晚宴的妆容大部分都花掉了,脸颊上竟然有三条泥土的痕迹,像只流浪在街头无人照料的小花猫。

    嗯~怪不得夜凌风刚刚说话的时候含着笑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她似乎洞悉了一切事物般,骄傲的转开了水龙头。

    洗漱完毕,尹沫琪只觉得浑身疲惫,好像飞行了千里远的人是她,左右扭了扭脖子,走到客厅,呃……客厅里坐着的三个人脸都超级臭。

    尤其是夜凌风,面庞依旧完美无暇,只是完全被严肃冷峻覆盖,一副一言不合就要立马开战的架势。

    再瞅瞅旁边那个大汉,他是被摔傻了吗?放着好好的沙发不坐吗,偏偏挤在那个超级迷你的hello kitty椅子里?望着他宽大的身躯,尹沫琪开始无比心疼起kitty的小脸来。

    大汉的身体保持静止状态,但是厚大的双手却在不停的反复揉搓,他时不时斜着眼偷看夜凌风,张张嘴,却又一个音节都没有发出。

    这么大块头,却又欲言又止、小心怯懦的样子,让尹沫琪看了又是怜悯又是想笑,她心想:把他们几个丢在外面自己一个人先进去睡觉不太好吧?怎么着我也是主人,他们是客人啊!

    不过再想想自己站在这里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人搭理,哪里有主人家的气势?反倒是夜凌风,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算了,不计较了,那她这个女主人就勉强让他当一回男主人吧!

    嘻嘻!

    尹沫琪灿笑着,来到雪灵身旁,说:“那个,雪灵,刚刚,谢谢你那么保护我。”

    想到这里,她的心里又是一阵暖暖的感动,虽然雪灵平时一见到她就摆出一张臭脸,可到了关键的时刻竟然会不顾一切的把她护在身后,这算不算真是患难见真情啊?

    然而……

    “你想多了,我那么做不是为了你。”

    呵呵,好响亮的一巴掌!

    这不是自讨苦吃吗?

    尹沫琪真想再抽自己两嘴巴。

    她尴尬的笑了笑说:“那,那也谢谢你。”

    然后立刻转投夜凌风。

    靠在沙发上,强烈的困意如龙卷风强力席卷而来,她瞥了一眼墙上的时钟,竟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

    偷偷眯一会应该不会被发现吧?

    疲重的双眼渐渐合上,耳边传来他们细碎的言语。唯有夜凌风的声音仿若冰河的天籁,听的尹沫琪丝丝心动。

    模糊间,她知道了这位大汉名叫池痕,是什么血什么帝的第一守帅,奇怪的是,为什么他一直口口声声的喊着夜凌风“殿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