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28章 殿下索吻
    :

    从书籍聊到音乐谈到生活,尹沫琪惊讶于方太太的渊博学识、涉猎广阔,也感叹尽管她们俩存在着悬殊的年龄差,竟然有那么多的共同点之处。

    这时,围在一旁的人群反而觉得融不进她和方太太的圈子了,便渐渐散去,尹沫琪在一旁帮着方太太准备餐后水果。

    方太太一边熟练的切着香橙,一边问道:“那个夜凌风,是你男朋友?”

    啊?尹沫琪握着刀,不知该怎么回答。

    “小伙子看起来不错,英俊潇洒又有风度,难得!”

    尹沫琪说不出话只顾使劲儿点头。

    “他一定很爱你吧!”

    “什么?”

    “哈哈,别不好意思啊,从他看你的眼神我就知道!那专注的模样,让我想起了我丈夫年轻的时候。”

    “方总?”

    “嗯,不过,当然他没有凌风那么帅!”方太太半开玩笑的说道,“但很有风采!那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不是什么方总,生活很艰难。”

    “你们能走到今天一定很不容易吧?”

    “非常不易!当时我父母、朋友都劝我找个条件好点的,可是我没有动摇,我知道他才是我想要牵手走一辈子的人!”

    “事实证明您是对的。”

    “我得庆幸我有勇气!才能不顾众人反对跟他迈入婚姻殿堂。”

    “勇气?”尹沫琪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那你们呢?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嗯?”刀一滑,尹沫琪不小心切到手指,鲜红的血液立刻涌出。

    “哎呀,我看看,”方太太慌忙放下手里的东西,说,“走,我带你去包扎。”

    “方太太,我带她去就好。”

    夜凌风毫无征兆的突然出现让她们两个都一惊。

    “右拐,左手边第二个。”

    夜凌风点头,抓起尹沫琪的胳膊就快步疾走,他的步子太大太快,尹沫琪跟在后面不得不一路小跑。

    刚进房间,夜凌风猛地停下,尹沫琪来不及刹车一头撞在了他的背上。

    唔!

    她委屈的揉了揉痛痛的鼻尖,忍不住在心里自责:我怎么会这么笨?好好的一场晚宴,竟然能切到手!看他……

    可惜后悔莫及、捶胸顿足也解决不了任何实质性的问题,尹沫琪望着夜凌风的背说:“那个,没关系,我自己包一下就好了,你不用在这里陪我的。”

    她侧身,刚准备打开摆在一旁的药箱,不料夜凌风刹那间攥住她的手腕,风一般的急速将她拖至对面按在了墙壁上,修长的手指紧紧的扣住她扬起的胳膊。

    尹沫琪被吓傻,“对……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我……我不应该切到手的,”尹沫琪声音小的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夜凌风却没有露出丝毫怜悯之情,“你在跟你的手指道歉?”

    尹沫琪木讷的摇摇头。

    “切个水果都能削到手?”

    “那是因为……”算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不要顶嘴的好。

    夜凌风瞪着她咬牙切齿:“你能活十八年真是个奇迹!”

    “十七!我中学跳了一级,”夜凌风深锁的眉让尹沫琪不禁吞口口水,怯生生地说,“不过,今年虚十八就……就十八好了!”

    没等她调皮完,一滴血滴落在夜凌风的手上,顺着他臂膀慢慢滑下。

    尹沫琪听见了他急促不再有秩的呼吸,抬起头,他原本黑亮的瞳孔已经化作为冷漠的冰蓝。

    他的双眼失了之前的温柔,刺骨的冰寒中填满了欲望。

    夜凌风缓缓开口:“那晚,你的话,是认真的?”

    尹沫琪直直的望着他那双特异的眸子,感觉自己快要被吸进去了。可是,为什么他俊美的脸庞会浮现出痛苦的挣扎?他是在难受吗?又是因为……她的血?

    “是!”

    夜凌风死死的盯着她,“真的,什么,都可以?”

    “是,什么都可以!”

    他瞳孔微闪,似乎瞬间又暗淡下来,是在自责,还是在警告:“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并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不是人类!”

    他的神情仍旧严厉,却又让人隐约捕捉到他那藏起的温柔。

    尹沫琪有些心痛,她抬起手,轻柔的触碰夜凌风的脸颊,说:“我知道。”

    夜凌风怔了短短一秒就立刻清醒,体内的嗜血欲望让他痛苦不堪。

    他摇头,“你不知道!你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那你告诉我!是什么?”尹沫琪是如此迫切的想要明白有关于他的一切。

    夜凌风情绪突变,他似乎已经控制不住了,“你的血!是你的血!我从来都没有这么渴望过一个人的血!你不知道你的血对我有多大的诱惑力。每时每刻,每分每秒,我的体内就像注满了滚烫的铁水一样,我想要刺穿你的身体!我想要咬破你的喉咙!我想要吸干你的血液!只有那样我才能够得到真正的解脱!”

    尹沫琪怔怔的缩回手。

    夜凌风眸子一暗,“你后悔了?”

    “没有!我只是……我从来都不知道我的血会这样折磨着你!我……如果,如果能让你好受些……我愿意!”

    “你说什么?”

    尹沫琪轻轻合上双眼,默默道:“就像我说过的,任何事!”

    夜凌风望着她,发出最后一次警告:“我给过你机会了!”

    纯白的墙壁,柔软的地毯,轻薄的纱帘,暖色的壁灯。

    房间很静,微风拂过,夜凌风特有的清香环绕在尹沫琪的鼻尖,年轻的她,从未想过死亡,一直以为那是一个很遥远的世界!

    谁都知晓死亡终会来临,或是在凄凉的病床,或是在喧嚣的马路,但是,如果有一种选择可以长眠于这个男生的怀中,也许,并没有那么糟糕!

    尹沫琪正在静默的等候着,等待他的獠牙咬穿她的脖子,等待他释放欲望饮尽她的每一滴血。

    从她救他的那刻起,似乎就注定了一切。如果重头再来,她还会那样做吗?

    她来不及思考,因为夜凌风的味道越来越近,越来越浓……

    然而,袭来的并不是她想象中的那股剧烈痛楚,而是一种从未体验过、从未触碰过的缠绵柔软……

    她倏然睁开眼,夜凌风幻美的长睫映入帘中,他正在……神情专注的……吻她?!!!

    尹沫琪忽的脑袋一片空白,她似乎想反抗,可身体刚刚轻微挪动一毫,她的手腕却被夜凌风攥的更紧、更牢。

    简单的蜻蜓点水无法令夜凌风满足,他再一次用力含住尹沫琪的朱唇,门口却传来两下咚咚的叩门声。

    “包扎的怎么……哦,”方太太知道自己来的太不是时候了,低头笑着感慨道,“年轻就是好啊!但不要太久哦!马上要开宴了。”

    太久?刚刚的眩晕感还没来得及散去,尹沫琪的身体又是一阵热烫。

    夜凌风缓缓起身,冰蓝的瞳孔转化为黑。低头瞧着她脸红娇喘的模样,夜凌风内心似火。

    他告诉自己,这里不能久呆了!

    “你去哪?”

    夜凌风不紧不慢地说:“一个吻,不足以让我抵抗那么久!”

    尹沫琪连忙把手背到身后,“哦!”

    “我在门口等你。”

    又是:“哦。”

    独自站在屋内,她伸手触摸自己的唇,上面似乎还停留着夜凌风的几分余热,这可是她的初吻啊!

    她心乱如麻,脑海里似乎发生了地震,如此剧烈的回味着夜凌风突如其来的霸道索吻,只觉得齿间还环绕着他特有的清香,她的身体缓缓升起宛若漂浮在云彩之巅……

    再次折返回正厅,宾客都已经坐齐了,只剩下两个位置紧挨着方太太。

    尹沫琪停顿,真的要坐在那里吗?大家纷纷射来的眼神让她觉得身上几乎要被扎出无数个窟窿了!

    “别紧张,我还在,”夜凌风用只能她听到的声音低语。

    尹沫琪顿时觉得转危为安。

    他的声音是有魔力吗?紧张与不安都被吓跑了。

    她点点头,镇静的走过去,挨着方太太坐了下来,说:“抱歉,我们来晚了!”

    方太太笑容可亲的摇摇头,示意方总,“可以用餐了。”

    大家都开始开动,唯有尹沫琪还在拿着筷子发呆。

    神游中……

    “好好吃饭。”

    “哦,”尹沫琪应了一声,开始努力埋头苦吃。

    晚宴结束后天色已晚,墨洒的天空中露出一个半笑的月牙。

    “刚才方太太问我饭菜是不是不和你的胃口,她发现你没有吃东西了。”

    夜凌风注意到脚下,把她前面的石子踢开,问:“你怎么说?”

    “我就说,你有点不舒服吃不下……你笑什么?”

    夜凌风耸耸肩,“没什么,赞叹你的说谎的能力有所进步。”

    “我那还不是因为……”尹沫琪活生生的把“你”字给吞了回去,这样说会不会太直白了点?

    她顿了顿又解释道:“我那是善意的谎言。”

    夜凌风微微点头,没有再继续和她争论下去,他居然发现自己很享受跟她一同漫步的感觉,微凉的晚风,幽静的夜色,还有她那乱七八糟的步伐。

    从房间里走出来的那一刻,夜凌风就感受到了尹沫琪心慌杂乱的思绪,然而,他又何尝不是呢?

    忽然,他停了下来。

    “怎么了?”尹沫琪话音未落,只感觉右后方什么东西像狼一般扑窜过来,吓得她咿咿呀呀直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