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嗜血殿下强索吻 第23章 殿下恼怒
    :

    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夜凌风伸手霎那间稳稳的接住了球,连尹沫琪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挨着。

    他似乎有些生气,望了眼球场上那个正不知所措的男生,把球猛地给扔了回去,稳稳落进篮筐里。

    一个完美的空心球!

    之前还准备问左逸为什么会劝夜凌风进篮球队的,现在看来,是她头发长见识短了。

    夜凌风松开尹沫琪,皱着眉站在原地说:“下次再看遇见那个黑胖子打球,绕开球场走!”

    “哦!”尹沫琪诺诺点头。

    咦,不对呀,为什么她这么容易就被他命令了?

    尹沫琪懊恼,但又没有办法,只好嘟着嘴问:“那你同意加入左逸的篮球队了?”

    “没有。”

    “没有?为什么?”

    话说左逸率领的篮球队可是各方人士挤破脑袋,争着抢着想要钻进去的,怎么他就这么果断的拒绝了?

    夜凌风迟疑片刻,还是开口解释道:“如果参加篮球队,在激烈的比赛中我很可能没办法集中精力把控好,我不会大喘气,不会流汗,万一再稍微使点力……”

    接下来他似乎是想说可能会把球场给掀了,但是他立刻停住了。

    尹沫琪总忘记,他的与众不同!

    她愣在原地,这是夜凌风最不愿看到的,也是他迟疑的唯一原因。

    不一会,左逸又飞奔回来,他汗流浃背,气喘吁吁,尹沫琪瞬间明白了夜凌风的顾虑。

    此刻左逸望夜凌风的眼神跟看稀世珍宝一样,“兄弟,怎么样?我们校篮球队可是前程似锦啊!加入我们吧!”

    “他不能!”

    什么???左逸表情复杂的瞄着尹沫琪,内心十分不平衡:这小丫头片子,搞什么?好歹咱们也是发小,关键时候居然这么敌我不分。

    顿时,又冒出一个想法撞击着他的榆木脑袋:难道是……妻管严?

    左逸问:“为什么?”

    尹沫琪转着手指说:“那个……他……他有隐疾。”

    “啊?”

    好吧,豁出去了。

    “他残疾!”

    当左逸一脸不可思议的望向她时,夜凌风也跟着低下头来。

    “残疾?残哪了?”

    “腿!”尹沫琪清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他腿上装的其实是假肢,平时走起路来看不出什么异常,但是跑步,那是万万不可的!”

    解释完,她实在不敢抬头,鬼知道现在夜凌风是什么表情!她只是睁大双眼极力保持严肃的盯着左逸无法相信又欲言又止的滑稽模样。

    左逸这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经不住尹沫琪的三言两语就被洗脑。他还在想,怪不得这大热天夜凌风仍旧穿戴整齐,和学校里那些穿着大裤衩到处跑的男生一比,他简直太奇怪了!

    他转转脑袋,一阵风过,忽然闻到一股特别的清香,“什么味道?你喷香水了?”

    尹沫琪像开了挂似得,指着夜凌风说:“是他!他喜欢泡花瓣澡!”

    “泡……花瓣澡?”

    “你知道的,帅哥嘛,难免有些……特殊癖好!”

    “……”

    恰好这是夕晴来电,通知菜已经上好可以去吃饭了。

    瞅着左逸在前面垂头丧气的走着,尹沫琪在后面暗自欣喜:哦耶!

    不过,身旁的某人似乎有点小情绪了。

    “残疾?”

    “……”

    “假肢?”

    “我那是在帮你!”

    “花瓣澡?”

    “……好吧,我承认是有那么一丢丢过了!”

    尹沫琪囧。

    饭桌上,夜凌风以吃过为由避开了这些美味佳肴,不过空出时间的他倒是颇有兴致的在一旁好好欣赏了一番尹沫琪的吃相。

    总结起来就是:一片狼藉,惨不忍睹!

    一直到吃完饭,左逸还在缠着夜凌风热聊,两人兴趣相投的样子似乎有点相见恨晚。

    望着他们俩高大的背影,尹沫琪不禁感叹:唉,两个大长腿!

    再瞄瞄自己的……哦,鞋带散了。蹲下系鞋带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什么。

    毫无征兆,夜凌风凝重的声音忽然从头顶传来,“你怎么了?”

    尹沫琪先是一愣,“我?没事啊。”

    这个答复夜凌风并不买账,他深邃的眼眸让她无处可逃。

    “我……”她抬头望着夜凌风紧绷的面孔,支支吾吾道,“我就……就突然想起来,今天下午有八百米跑。”

    夜凌风不解,刚刚明明心头突然一紧感受到了她心里的恐惧,现在这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

    一旁左逸却笑弯了腰,他抬起胳膊架在夜凌风肩上,问道:“凌风,下午有空吗?”

    “左逸!”尹沫琪发出警告。

    “看场好戏!”

    “你个混蛋!”尹沫琪直接怒骂。

    烈日灼烧着大地,操场上几道专业的白线显得格外晃眼,尹沫琪换好运动衫后站在起跑线上,抬起手遮挡住刺眼的阳光眼睛眯成一条线向观众席望去。

    那种拥挤感让她立刻想起了春运!

    即使在这么炎热的夏天,竟然还能够感感受后到背阵阵发凉。

    在樱尚学院,尹沫琪,尹大才女,除了绘画上过人的天资让她赫赫有名之外,她那可怜到几乎为负值的体育细胞也是家喻户晓。

    从小到大对平衡力的缺失着实让她吃了不少苦头,接力接力不行,跳绳跳绳拖后腿,就连走在一路平坦的康楚大道上都有可能摔倒。

    她,简直就是体育界的黑洞!

    上了大学,情况愈演愈烈,体育课的八百米跑成了她甩不掉的噩梦。所有在学习上被她碾压、蹂躏过同学,此刻不分年龄,不管性别,不论贵贱,都勇敢的手牵着手站在一起。这一天仿佛是上辈子都约好了一样,争分夺秒的来到操场上抢位置,还怀抱着零食和汽水,比看国外大片都带劲儿。

    而这项特殊活动的发明者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好友兼发小——左逸!

    尹沫琪现在连撕了他的冲动都有,因为,他真的把夜凌风带来了!!!

    即使观众席已经人满为患,她还是能够一眼就找到他。挺拔的身姿,明亮的眼眸,标志性的浅笑,这笑真的会让人上瘾的!

    再瞅瞅旁边紧挨着的左逸,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简直是地主家的大傻儿!

    不知什么时候,夜凌风的目光也扫到了她这里,两人的眼神顷刻间撞在一起,比正午的阳光还要火热!

    “再多看两眼吧,过了今天,他可能就对你没那么感兴趣了,”夕晴拍了拍尹沫琪的肩膀,痛心疾首道。

    真不嫌事大!

    尹沫琪使劲儿甩甩沉重的脑袋瓜,只祈祷着这个下午能够平平安安的快点过去。

    佛祖保佑,保佑!保佑!

    伴着一声尖锐的哨响,尹沫琪抬起手揉了揉刺痛的耳朵。在人群中开始奔跑。一圈下来,她暗自欣喜,还好不是最后一名!谁知一个笑容还没完成就脚下一滑,重重的跌倒在地,膝盖上立刻铺满火辣感。

    “沫琪!”

    左逸将尹沫琪小心翼翼的背到医务室,护士处理好伤口之后,交代一些不要沾水等注意事项便离开了。

    “沫琪,你感觉怎么样?”

    “没事,就是擦破点皮,”说着,她再次抬头向门口望去。

    “别看了行吗!”夕晴言语中带着怒气,“明明知道你摔跤竟然还漠不关心,到现在一个电话都没有,真是冷血无情!”

    “你也不能这么说夜兄。”

    “难道我说错了?”夕晴气不打一处来,“再说,他刚刚不是和你坐在一起吗?怎么就你一人冲了下来?”

    “这,说起来也奇怪,本来还好端端的,但是自从沫琪摔跤后,”左逸眯起眼睛抓抓后脑勺说,“他怎么……就……不见了!”

    “什么意思?”

    “就……”左逸似乎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所说的话,“像瞬间消失了一样!”

    “你脑袋被门挤了吧?”

    “喂,……”

    他们俩的吵闹声被尹沫琪直接屏蔽掉,她直直的望着膝盖上流血的伤口,又默默的多拿了两卷纱布塞进包包内。

    站在自家门口,却不敢开门进去。好悲哀!

    不知怎么的,尹沫琪总觉得夜凌风的消失跟她的血有关,自从上次她用自己的血救了他以后,就一直感觉感觉奇奇怪怪的,但又道不出个一二三来。

    尹沫琪急急忙忙的从包里掏出纱布,毫无章法的在膝盖上缠了一圈又一圈。

    “这样可以了吗?”

    她细细的腿仿佛套进了一只大轮胎里,可怜又可笑。

    正当她还在门口犹豫徘徊的时候,门砰的被打开了。开门的男生是个天使,可是天使的表情却不怎么友善。

    没有过多的言语,夜凌风接过她的背包,把她搀进屋内。

    尹沫琪扶着墙壁去喝了口水,然后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一通乱按。夜凌风将她的东西搁置好后,也了上来,只是尽可能的与她保持着最远距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