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82章 大结局
    :

    “你又是谁?!”锦王爷锐利一声质问着楼知。

    可我可见他旁边那巫师的脸色都已经大变,看起来他是知道楼之仙子的。可这个锦王爷,却始终都是目中无人。

    “放了葵兮。”楼之仙子波澜不惊,似乎像是在警告着锦王爷。

    但是锦王爷依旧是一连的不屑和张狂,冷笑一声,道:“凭什么?你们都是一伙的对吗?!既然是一伙的,那就一个都别想逃走!”

    “王爷。”那巫师抓住了情绪激动的锦王爷,在他耳边似乎是说了些什么,那锦王爷的脸色才慢慢变得稳定了下来。

    现在的一切都已经打乱了,如果在不及时去杀了素珉的话,这一切都会陷入无法自拔的境地了。

    “原来是楼知仙子啊,不知楼知仙子下凡是有何贵干啊?”锦王爷一脸谄媚的看着楼知仙子,和刚才简直是判若两人。

    “放了葵兮。”楼知仙子又重复了一遍。

    虽说锦王爷的脸色有些不情愿,但是那个巫师又在锦王爷的耳边嘀嘀咕咕了几句什么。锦王爷答应道:“好啊,既然是楼知仙子的吩咐,那么我就放了葵兮吧。”

    紧接着,他就命令道:“来人!给我把葵兮带出来!”

    直到那些人把葵兮带了出来,我看见葵兮满身伤痕累累。我就自责愧疚不已,我知道都是因为了我的缘故,才让葵兮变成了这个样子。

    也全然是锦王爷的小人之心。

    如若不是素珉的事情最紧要,恐怕我还是会再一次杀了他的。

    但为今之计,并非是报仇,而是要让这一切尽快结束。

    “葵兮。”

    我赶紧把葵兮拉到了我的身后,从前是葵兮保护我,现在换我来保护葵兮。

    我愧对他的,我欠他的,怎样都是还不完的。

    “走。”

    楼知仙子一个走字,就已经代表了所有。

    尽管锦王爷还是那样的不甘愿,但是,有那个巫师,他就不会轻举妄动什么。

    反正,他们都已经是死人了。

    活不活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本来就是死人,何来活不活?

    再者说了,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幻境而已,又何须当真什么呢?

    我赶紧又为葵兮治愈了伤口,所幸有楼知仙子的帮忙。不然紧凭我一人之力,是绝对没有用的。

    我现在宁愿葵兮还是那个葵兮,尽管是要捏死我,要我帮他拿到冥泽之剑,我也不愿葵兮变成被别人左右的人。

    “楼知,你说你要帮我,那么你要如何帮我才能够杀了素珉?” 马车上有些颠簸不已,可我依然要问清楚。

    楼知看了我一眼,答言道:“素珉有槐都照看着。而席戎,是绝对不会让你杀了素珉的。因为他们二人都不想变回从前的那个样子。回去了,就什么都说不好了。”

    我算是清楚了,他们谁都不想让我活,也不想回到正轨上去。

    我冷声道:“席戎也不想变回去?呵呵。他以为他杀了我是吗?可惜的是我当时根本就没有死,死的只是槐都。回去了,他就不会活。他和那个琼夕榕简直是如出一辙。”

    “但是,你可以杀了素珉。”楼知非常肯定的看着我。

    她如此的笃定,也确实是叫我惊了一下。

    毕竟从前我和她就是敌对,她也是劝我回头的人。

    可现如今楼知要来帮我,也确实是叫我觉得匪夷所思。

    但只要杀了素珉,谁帮我,我都会接受。

    楼知答应了帮我,仙界的路她会清开。

    只要我拿到了龙冢之剑,一切,都会结束。

    回到了沧海之后,等待着的就是龙冢之剑。

    我每天都数着指头算过来,一晃眼,都已经十三天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拿到龙冢之剑,这样的等待的确是漫长无趣的。可只有等下去,才会守的云开日出。

    沧海没有人晓得,也没有人可以进来。

    这里,是最安全的。

    在等下去,又算得了什么呢?

    “龙冢之剑可以拿出来了。”

    这一声才将我唤醒,我即刻从椅子上起来,看向了海后,沉声问道:“真的吗?龙冢之剑可以拿出来了吗?”

    海后微微点了点头,答言道:“是的。时间已经到了。”

    我有些喜极而泣,不知道是怎么了,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感觉自己快要喘不过气了,所幸是姜知音一直顺着我的后背,安慰着我,才没有出了什么事情。

    再次唤出幽怨之源,拿到了龙冢之剑。

    当我握住龙冢之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

    不管是怎样的结果,都需要去承受。

    再一次来到仙界,总是觉得物是人非。

    不管是槐都还是席戎,都不可能阻止我杀了素珉,一切都需要重回轨道,而不是按照他们的方式。

    那样下去,只会毁了一切。

    楼知接应着我,刚抵达大殿,他们便就急匆匆的赶了过来。

    依旧是个个手中持剑,要和我一决高下的样子。

    “你要干什么?”质问我的是席戎。

    他一副看着仇人的样子看着我,可能还是忘不了我害死了琼夕榕吧。

    这一次,我也杀过了琼夕榕,那又如何?

    我冷笑一声,清冷道:“我要杀了素珉。”

    “不可能!”他斩钉截铁。

    可是事实就是事实,素珉是迟早要死的。

    “那就试试吧。”我几乎咬牙切齿。

    就是他们的阻碍才让我没有早日杀死素珉,如果没有他们的阻碍,恐怕一把普普通通的剑就可以杀了素珉。

    但他们一直阻止,事到如今不知悔改的是他们,而不是我。

    又一番刀剑相撞,我没有被逼的节节后退。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来的力量,一直逼着席戎后退,当我的剑抵在他胸膛的时候,我没有退回,而是狠狠的刺了下去。

    “这一次,我不会留情。”

    我没有疯,我只不过是不想继续被阻碍下去。

    杀死了一个席戎,还有一个槐都。

    他亲身护在素珉前面,就是为了不让素珉受到伤害。

    可是,没有人能够护的了素珉了,因为这都是虚幻的一切,也应该结束了。

    我步步走上台阶,握着滴血的龙冢之剑。

    每走一步,我都感觉自己的心都在颤抖着。那样的剧烈,更是随时会喘不过气来的压抑和冲动。

    “让开。”这一声,比任何时候都要冷。

    他不让,颤抖答言着我:“你杀不了素珉的!”

    或许是他声音过大了一些吧,他不肯退让,我也不会退让。

    “你终究还是爱着她。而对于我,你只不过是编织了一场谎言给我罢了。”我说的自嘲,可是我却从来没有松懈过自己。

    我紧握着龙冢之剑,就是要了结这一切,而不是要和他对话什么。

    “让开!不让开,我连你一起杀!”我吼了出来,面色狰狞。

    他摇头,是不让。

    我无法在继续将时间拖下去,握紧了龙冢之剑,一剑刺入了他的胸膛。

    他砰然倒地,下一个,就是她素珉。

    她脸上没有惊恐之色,也没有任何的畏惧,而是淡然道:“杀了我,尽快让这一切恢复到原来的轨道。”

    至今我都不知道素珉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大爱无疆?还是说,她不是一个自私的人呢?

    我没有言语,但是却犹豫了一下子,但终究,我还是刺向了素珉。

    当龙冢之剑刺入她身体的时候,一束白色的光芒耀眼不已。

    回到的并不是那个时刻,而是……

    我在花卉观中?为何会觉得身体如此沉重?也会觉得一切如梦似幻。

    我揉了揉眼睛,想要看清楚眼前头。

    醒来,却是花允和妹妹在身边,“观主!”

    “姐姐!”

    发生了什么?

    我没有问什么,而是笑了笑。

    身子缓好之后,我就去了泉州城海域边上。

    等待着我的不是黑鲮鲛人浅残,也不是海后菱鲛,更不是葵兮,而是槐都……

    他依旧是一袭青衣,衣衫微微摆动。

    海风习习,多么的温和。

    可是我总觉感觉违和,或许是他站在这里有些违和了吧。

    不管怎么变,他依然是那个样子。

    “追溯了过去,现今也在改变着。我活了,但是,素珉死了。也因为她就不应复活,花玖。”他背对着我,又是说了这番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