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81章 她会帮我的
    :

    回到客栈,连心都静不下来。

    脑袋之中思考着的全部都是关于怎样才能够杀死素珉的计划。

    该如何呢?

    我静坐着,也没有一个人说话。

    直到姜知音打破了这个宁静。

    她笑靥如花,将一块贝壳放在了我的手心,对我道:“我来为你算一卦吧!我可是看的见你的未来的哦!”

    姜知音是可以看见未来的。

    当时,她就是为我算了一卦,就连她自己都不相信。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句话,那就是我是成为不了人的,是啊。我变成了妖女,的确不是人。

    虽然这个话说的那么别扭,但终究是事实。

    “好,你为我算一卦吧。”我硬生生的挤出一个笑容来,就是为了不让他们看出来我在忧心忡忡。

    其实我一直是在忧心忡忡着。

    只见姜知音有模有样,在我手心里头划着什么符咒,我也一直都睁着眼睛,姜知音念起了什么咒语,我看见我的手心泛出了浅蓝色的光芒。好像是有星星点点覆盖在我的手中心一样,美得叫人移不开眼睛。

    不论结果是什么,我都会去承受。

    因为我已经习惯如此了,所以,不会觉得有什么。

    姜知音突然睁开了眼睛,着实是吓了我一跳,紧接着她就抓起了我的手,“花玖!”

    姜知音似乎是一副欣喜若狂的模样,我看见她是真的很开心,我也笑着问她,“是怎么了?”

    “我看见你的未来了!看见你的未来了!”姜知音似乎是真的很开心,握住我的手就从来就没有松开过。

    “是什么?”我也多了一些激动和急促。

    姜知音似乎是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久久,她才言道:“枯木逢春!一片光景!”

    枯木逢春,一片光景?

    真的,是这样吗?

    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因为我已经错愕了。

    真的会像姜知音所说的那样吗?

    好像,之前我梦到过棺材,棺材中躺着死人。

    这个梦境显著的也是好事,我还真的就相信了姜知音的话。

    过多的我也没有在继续问下去,只是觉得很真实。

    但现下的事情依然是叫人垂头丧气的。

    “不要操心。这如梦似幻的一切就像是幻觉一样。这些所发生的,都是假的。死与生,都已经不重要了,幻境而已,何须当真?”

    花婆婆的这句话敲醒了我。

    确实如此,幻境而已,又何须当真呢?

    就像是我闯入了红衍的幻境之中一样,那一切就像是真的一样,好像就是发生在了我的身上一样。但转过头一看,只不过是幻境罢了。

    所以,我需要等下去。

    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不能够离开,一旦离开,就会篡改掉一些事情。

    如此下去,反复循环,换来的结果只会是疏漏。

    还有意想不到的后果。

    “我现在就沧海,哪里也不去,就等着那个时间。”我说的极具肯定,又坐下身来。

    虽然在这里感觉总是闷闷的,又听不到外面的消息,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是我是一个道姑,所以对一些无聊之事都觉得古井无波。

    没有什么可重要的,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拿到龙冢之剑,杀了素珉。

    我从未想过我杀过了槐都,居然还要杀了素珉。

    也多有些讽刺之意,但是素珉就不应该活下来。

    我至今都不明白槐都对我的情感是怎样的,可是我比任何都清楚。槐都心中多有波动,但是他和我,是永远都没有可能的。

    我只不过是一个道姑,而他是高高在上的仙人,怎会有可能呢?

    “不好了!花玖!”

    正当我惆怅之时,这样一声足足将我惊吓了个胆战心惊,我赶紧站起身来,看向了说话的人,居然是菱锐。

    “怎么了?菱锐?”我蹙眉问着他。

    他看起来很急促,沉声道:“葵兮被锦王爷抓走了,他要你现身。”

    “要我现身?为何?”我继续问着菱锐。

    菱锐微微犹豫了一下子,才答言着我:“他好像知道……什么。”

    听见菱锐这样的答复,我即刻就感觉到天地崩塌了一样。如果说锦王爷知道过去的事情,那么,他会对葵兮做什么呢?

    现在的葵兮已经不是妖尊了,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凡人。

    “什么?!他知道?”我知道锦王爷的手段,更是晓得他这个人什么都能够做的出来。

    可是,我已经和他交谈过了,他是根本就不知道的啊?他又怎么会一下子知晓了呢?这其中又发生了什么呢?

    “那个巫师。”

    菱锐的回答已经让我足够明白了。

    那个巫师是知道一切的,他自然有办法让锦王爷记起来过去的一切。

    所以现在葵兮被抓,等的就是我现身了。

    如若我不去,葵兮就会遭受非人的折磨。

    “现在在哪里?”我紧抓着桌沿,害怕自己会喘不过气来。

    这样的症状已经持续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不仅仅是在灵心发作之时会有。有时候殚精竭虑,也会是一样。

    我也一直以为会这样喘不过气来而致死,但没有。

    可现在,又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真不知道今后会如何。

    “我带你去。”

    菱锐说着,一把就抓起了我的手。

    一路上,我也是忧心忡忡的,生怕葵兮出了什么事情。

    到了目的地之后,菱锐就离开了。因为他是鲛人,不能够在陆地上多待下去的。

    我也很感激菱锐及时跑来告诉我,不然,我在沧海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可就在我要踏入之时,肩上突然感觉有一只坚实有力的肩膀,我转身去看,竟然是夜笙。他和姜知音一起来了。

    我确实欣慰,我原本以为我一个人,想要救出来葵兮是真的很吃力。

    现在有了夜笙和姜知音,我是放心的。

    “放心,有我们在的。”夜笙说出来这样的话更是叫人心中一宽心,更是觉得暖心。

    我看了看姜知音和夜笙,道了声,“谢谢。”

    我的确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对他们说声谢谢,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也不会这么的放心。

    锦王爷的府邸依然是那样的华丽,就好像他这个人一样,一样的桀骜不羁。虽然宋妖儿身上也有那样的桀骜不羁,可是宋妖儿却明白的很,她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而这个锦王爷,就算了吧。

    “你来了,真是稀客啊!”锦王爷一脸的轻蔑之意,说出来的话更是叫人作呕。

    他身边还站着那个讨人厌的巫师,看他的脸色就已经清楚了,全部都是他一手铸就了现在,还要如此?助纣为虐?

    我没有过多的话,而是冷声道:“放了葵兮。”

    这股子清冷之意是真的,我就是为了葵兮而来。因为我不想在看见葵兮为了我,而被折磨的伤痕累累。

    这样,我自己心里头也过意不去。

    “放了葵兮?好啊!你让我杀了你,我就放了葵兮,如何?”锦王爷是已经走火入魔了吗?

    他整个人的神色都不太对劲,就像是当时快要拿到龙冢之剑时一样。

    已经顾不得周遭的任何环境了,以至于被我手刃,还一直认为自己可以拿到龙冢之剑。

    他以前拿不到,现在,也拿不到。

    “做梦!”

    夜笙一声,已经拔出了剑来挡在了我的面前,和锦王爷对抗。

    我知道自己现在也是手无缚鸡之力,可夜笙和姜知音不同,是有着法术的。

    “就凭你们?”锦王爷讽刺着,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着他现在的这副样子,我皱起了眉头。他是疯了吗?如果不是疯了,绝对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给我杀了他们!”

    锦王爷一声令下,那些士兵即刻就围了上来。

    “杀。”他冷清挤出来这样一个字。

    我就知道锦王爷他不会再多说什么了,像这样被自己情绪所左右的人,确实是多有些苦不堪言。

    但是,入了魔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刀剑相冲,感觉自己的剑没有多大的作用,只不过是一把普通的剑而已,若是换做了冥泽之剑,根本就不用这样周旋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