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80章 灰暗包裹
    :

    可是事情往往没有我想的那么顺利。

    我还未踏出阴池鬼后这里,槐都便就来了。

    不用多想,她就是为了素珉的事情而来,他也清楚只有杀了素珉这一切才可以恢复原貌,所以他根本就不会让我去那么做。

    不想让我威胁到素珉任何,因为他想让素珉活下来。

    确实是有些自私的,甚至都找到了这里来。

    他就站在门口,我若是出去,就会和他撞上个正面。我若是不出去,就会耽误的时间越多,那么多该如何抉择?

    我有些惆怅的看向了阴池鬼后,她一脸的淡然,对我道:“来者不拒。你就是要杀死素珉又如何?素珉也本来就是一个不该复活的人。难道,你害怕见他吗?你又何必害怕。”

    阴池鬼后撇了我一眼,似乎话里头是对我很不满。

    我低头沉默,想了一阵子。

    终究我还是选择了去面对,因为迟早是需要去面对的。

    “阴池鬼后。”我唤她。

    她挑眉看着我,烈焰红唇的模样方才还没有注意,此刻真是吓了我一大跳,她问道:“怎么?”

    “没什么。”

    本来要说的话全部都憋了回去,问那样的话,想来阴池鬼后肯定会不悦的。

    但就因为我把话都收了回去,阴池鬼后才更是不悦了,她蹙眉,冷声道:“何事?”

    我知道不能再继续瞒下去了,只有告诉阴池鬼后了。

    我沉了沉,才答言着她:“你和素珉以前是情敌吗?”

    阴池鬼后的脸色大变,我就知道是这样的结果。

    早知道我就不该问的,毕竟那个时候阴池鬼后找毒药来监视着我。而那个时候我就认为阴池鬼后对槐都的爱已经沉迷到了一种地步。

    可哪知,阴池鬼后说放弃就放弃了。

    难道是因为素珉的关系,或者是其他?

    之后,阴池鬼后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她似乎没有生气,也没有不悦,而是风轻云淡的答言着我:“情敌?没有爱何来情敌?有些东西,你就是想要去征服他,因为会有成就感。但是有些时候就没有必要了,所以说,你想太多了。”

    “那你为何从一开始就让毒药来监视着我?难道不是因为……”问到这里,我停住了,因为我害怕继续问出来阴池鬼后不喜欢听的话。

    阴池鬼后没有回答我什么,脸色也没有变。

    我便不在说什么话了。

    “走吧。”

    阴池鬼后这样浅然一声,我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了。

    当我踏出阴池鬼后这里的时候,我知道,我要和槐都碰个正面。

    他的面容一点点显现在我的眼前,那样的波澜不惊,只是微微皱着的眉头已经出卖了他。他在担心,他在为素珉而担心。

    他很怕失去他的旧情人素珉,就是因为不想失去所以才来找我的。

    “花玖。你现在回头是岸还来得及。不要做出再让你后悔的事情了,不然,谁都无法原谅你,你自己也是。”

    我本以为他会呵斥我的,可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这般平静的来劝告着我。

    如果说他的劝告会有用,根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难道你就没有在做让世人都指点的事情吗?还是说,你想用这样的话掩盖住你的那一己之私,对吗?”

    说话的人是阴池鬼后,她的确质问的咄咄逼人。

    可是我看她的神情根本就没有怎样的波动,而是波澜不惊。

    他槐都平静,阴池鬼后更平静。

    槐都冷眼看着阴池鬼后,冷声警告道:“阴池鬼后,我希望这样的事情你们不要插手任何。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

    他不想让外人来插手这件事情,我还偏偏就是要让他们来插手,我迈出去了一步,冷冉反问着他:“阴池鬼后怎样,和你有关系吗?”

    “你难道还想一错再错吗?”他紧皱眉头,好一副装模作样。

    我笑了,已经不想在和他交谈什么了,我实言提醒着他:“你不用在来劝告我什么了,因为我会亲手杀了素珉的。所以,做好准备吧。”

    他气的说不出话来,最终负气离开。

    我就知道他都是为了素珉,可我呢?我又是什么呢?

    只不过是左右被权衡的一颗棋子罢了,我深深知道自己的定位是什么。

    但是,一切都需要我来结束。

    我能够扭转现在的局面,也没有人可以阻止我。

    离开了阴池鬼后这里,我便就赶紧赶去了沧海。

    为了得到龙冢之剑,尽快结束这一切,我已经是顾不得任何了。

    我推开了客栈的门,里面却是一个人都没有。

    花婆婆不在,姜知音和夜笙都不在,他们都是去了哪里?

    我急的就像是发疯了一样,几乎都翻了个遍,可就是找不到他们。就在我离开之时,却看见海边他们齐齐而战,像是在虔诚祷告着什么。

    只见海中点点黑影,极速游来。

    停在了这里,幽怨之源显现。

    鲛人唱着歌,就像是在蛊惑着人心一样。

    细细软绵的泡沫腾空而升起,时不时的有水珠打在我的身上,感到了透彻心凉。鲛人越聚越多,他们摆动着自己的鱼尾,好似流光溢彩。

    他们蔚蓝的眼瞳中好像有星星光点一样,我在看,好像被沉入其中一样。

    她们蔚蓝的眼瞳之中究竟藏了多少的秘密呢?

    那蔚蓝色,也只属于鲛人。

    直至我看见了黑鲮鲛人浅残和海后菱鲛,我就知道是什么了。

    是龙冢之祭!

    是鲛人来祭拜龙冢之剑的!

    可是这样一祭拜,想要得到龙冢之剑就会越发的困难了起来。最起码是要等待三年的,这三年,又该如何过下去呢?

    他们每个人的口中都在喃喃细语着什么,只见龙冢之剑慢慢显现。

    龙冢之剑剑身散发着的光辉都是不可比拟的,比冥泽之剑更要光明。就连一点点的隐晦之气都没有,更多的只是圣洁。

    一股虔诚之心就这样油然而生。

    我也双手合十,虔诚的祷告着。我只是希望尽快结束这一切,让一切都重回轨道。

    即便是死,我也觉得无憾。

    我缓缓闭上了眼睛,好像看见了海浪远远的去了对面的海岸。

    我的眼前,只剩下一片灰暗。

    好像什么都看不见,只有灰暗包裹着我。

    所有的回忆都徘徊在我的脑子里头,好像怎么都挥之不去。

    我也知道,有些事情无论怎样都是挥之不去的了。

    渐渐的,也觉得那些事情不过过往烟云。

    听着耳边有规律的海水声,潺潺而至,就好像是震慑心扉的东西一样。

    我慢慢睁开了眼睛,鲛人的龙冢之祭还在结束。

    我只不过是微微眨了一下眼睛,泪水就已经夺眶而出。

    我也没有抬手去擦,只是觉得很累。

    哪里都累,哪里都需要休息。

    我原本以为杀死槐都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了。可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又变成了重蹈覆辙。

    再活几天其实没有什么意义,有意义的只是你见过的那些人,做过的那些事。

    但终究,这一切是需要结束的。

    我看着鲛人的龙冢之祭结束,这才感觉到了一线生机。

    所有的鲛人都四散而去。

    我知道不仅仅是南域海和沧海的,还有从其他海域而来的鲛人。

    龙冢之剑之所以是鲛人的圣物,就是因为龙冢之祭,还有那份虔诚在其中。

    “花玖。”

    我茫然之时,海后菱鲛已经来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礼言:“海后。”

    “你来,应该是为了龙冢之剑的吧。”海后的面色也很平静,就好像是看不出来什么东西一样。

    我也没有要去隐瞒什么的意思,直言回答着海后:“是,我来是为了龙冢之剑。”

    “看来你是已经找过了阴池鬼后,你脖颈上的彼岸花已经开始起作用了对吗?”海后说着,指尖轻轻触过我的皮肤。

    她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有所担忧的模样。

    我点了点头,答言道:“是已经找过了阴池鬼后。想要杀死素珉,就必须那么去做。不然,是永远无法结束这一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