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9章 生不如死
    :

    “去死吧你!”

    这一声,是,琼夕榕?

    她活着?她怎么可能还能够活着呢?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我几乎要气的发颤,可是我在海水,现在就连呼吸都快要呼吸不上来,还怎么和琼夕榕对抗?

    “不会,放过你!”我强忍着呼吸不上来的痛苦,警告着琼夕榕。

    我也认为,我是不会结果在这里的。

    “让开!”琼夕榕一把推开了她带来的人,亲自将我往下压,。

    就在我真的以为自己快要不行了的时候,我忽然看见黑色的鱼尾昙花一现,那是浅残!是浅残!

    紧接着,我就被一只手抓住,拖了起来,我才重新可以呼吸。

    浅残一直紧紧抓着我,我缓了过来,冷冷盯住了琼夕榕,沉声道:“你以为你现在还可以活吗?你已经死了,你无法在继续活下去了。”

    “那还不是你说了算的!”琼夕榕说着就要拔剑刺向我。

    忽然!

    天空中飓风云卷,海面上开始不安分了起来。

    就像是沸腾的热水一样,可是我却安然无恙。

    我看了看身旁的浅残,我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那些沸腾的海水汇聚成了一个漩涡,全部冲向了琼夕榕他们,将他们包裹了起来,就像是包粽子一样,一层又一层。

    时不时还可以看见琼夕榕的影子,很快,那些漩涡就迅速吞没了他们。

    海面上,又恢复了平静。

    浅残看向了我,沉声道:“得赶紧让这一切快点结束。不然,过不了多久事情就会重复每天上演,这样下去,谁都是会疯的。”

    浅残的脸上浮现着担忧,看起来这次就连浅残都按耐不住了。

    她也并不放心,其实我才是最想结束的那个人。

    只是可惜现在要怎样才能够杀了素珉,我不知道……

    “我知道了。”我多有些无可奈何的答言着浅残。

    浅残最后也没有说什么,而是将我送到了泉州城海域,她才安心离去。

    可当我上了岸之后,竟然发现红衍和雷电。

    她们,难道是已经早早在等候了?

    “回来了。”红衍问的不痛不痒。

    我点了点头,走到了她跟前,直言问道:“有什么办法才能终止这一切?”

    红衍勾唇,似笑非笑,答言道:“当然有。”

    “什么?”我多有些急促之意。

    红衍忽然靠近了我,在我耳畔轻言道:“那就是杀了素珉。”

    “谁杀都可以吗?”我天真问她。

    红衍离开了我,转过身去,言道:“不,只有你。”

    “为什么?”我蹙眉。

    我根本就不想听到这样的回答,换其中一个人来杀了素珉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了。

    可为什么那个人必须是我?

    我又该如何杀了素珉呢?

    我已经没有了灵心,就不应该在继续卷进这些事情了。

    可又是一而再再而三。

    红衍倒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耸了耸肩,无趣道:“我怎么知道?如果我能够杀了素珉,那么我就早杀死了她。又何须等到现在呢?”

    红衍的回答是证明了一些问题,可是我又不想杀了素珉。

    毕竟我是一个道姑。

    要杀了一位仙子,那就变成了什么?

    “你根本就不用想那么多了,杀了素珉,一切就可以结束了。不然,明天不知道又会发生什么,所以说,花玖你也根本不用多想什么了。事情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就必须去尽快解决的,我们谁也不想继续多待下去。”

    他们谁都不想多呆下去,我更是不想。

    这件事情并不是怪葵兮的,是注定的。

    有些时候,我们永远都无法去预料。

    可现下又开始是我的问题了,我该如何去杀了素珉?

    第一,

    槐都就是一个阻碍。第二,我哪里有那个能力去杀了素珉呢?

    我没有龙冢之剑,没有冥泽之剑,没有法术,还剩下什么?

    我实在是觉得自己有些走投无路了,我带着那最后的一点点相信问着红衍:“我该如何杀了素珉?”

    “去找阴池鬼后,她不是在你的脑子里头种下了彼岸花吗?”红衍的回答也多有些阴阳怪气的意思。

    虽然我明白红衍安的是好心,可是阴池鬼后可就说不上了。

    “好,我去找阴池鬼后。”

    但终究,我还是这样回答了。

    毕竟,那么多的人都拜托我,都觉得我可以尽快结束这一切,我就不应这么胆战心惊下去。应该迈出哪一步,杀死素珉,让一切重回轨道。

    “祝你一路顺风。”红衍话罢,就坐上雷电,离开了这里。

    唯有我一人,黯然伤感。

    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并非是成长,而是解决。

    目前的所有事情都是叫我焦心不已的,如若现在不尽快解决,为时已晚才开始后悔。

    那么,就是我的错了。

    我怀揣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找了阴池鬼后。

    又是要从乱葬岗这里过去,虽说已经不怕了,可总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彼岸花海,就像是火烧的鲜血一样。

    彼岸花也叫做曼珠沙华,不知是阴池鬼后喜爱彼岸花还是怎样。

    的确是好看,可惜的是整个空气里头弥漫的都是浓重的血腥味。因为阴池鬼后一直是用鲜血来灌注彼岸花的。

    彼岸无生无死,无苦无悲,无欲无求。

    什么时候也能到那样的境界去呢?

    即便是不喜不悲也好,总好过现在的这一切。

    我徘徊停留了许久,想过去看看,可是我终究迈不出去那一步。

    远观,就像是一片血海一样。

    可我知道,那就是彼岸花海。

    心中伤感,却无数诉求。

    终究,我还是迈出了那一步。

    “阴池鬼后。”我站着,问她。

    她依然一身红色的华服,戴着一对红色的玛瑙耳环。

    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像是在揣摩着什么,又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许久过去,她才问道:“何事?”

    “我该如何才能够杀了素珉?”我问的是实话。

    我没有犹豫,我只有严肃。

    像这样的事情是不会在发生第二次的,但是,却是最折磨人的。

    她笑了一下,从台阶上下来,那对玛瑙耳环清脆作响。

    直至停在了我的面前,轻轻捏住了我的下巴,与我四目相对。她这一次的手劲确实是小了一些,如若换做了从前,肯定会被阴池鬼后捏的生疼。

    我不知道她是图谋不轨,还是说没安好心。

    但已经成了这样,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纵使是退路,也会很难看的吧。

    “杀了素珉?你想让你自己死?”她的指尖在我脸上脖颈游走着,我感觉到战栗,不知到阴池鬼后是要做什么。

    阴池鬼后的这番话不知是关切还是刻意试探我的,不管是什么,这一切都得恢复原来 样子,我多有些激动答言着阴池鬼后:“可是这一切必须重回轨道啊!”

    “那好,这既然是你自己做的选择。那么,你就自己去承受吧。”阴池鬼后话罢,微微抬了一下手,毒药即刻递了一把匕首,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阴池鬼后的手中。

    紧接着,阴池鬼后就把那把匕首搭在了我的脖颈,在我耳畔问道:“要知道,这把匕首下去,你就又变成了那副模样,你觉得你可以接受吗?满脖颈的彼岸花?被人误认为妖女,你,愿意?”

    现在我相信了阴池鬼后是在帮我的人,但是事已至此,就已经没有了任何退回的余地,我没有犹豫的答言,“我愿意。”

    “好。”

    阴池鬼后一个好字,那把匕首就已经渗入了我的皮肤之中。

    一点点,一层层。

    像是在挑着我的皮一样,直至,我感受到那把冰冷的匕首划破了我的皮肤,我感觉到了痛楚和生不如死。

    尤其是脑子里头的东西,像是在飞速的过来过去一样。

    绞痛之感,就像是灵心一样。

    我有些受不了,蹲在了地上,抱紧了自己的脑袋。我甚至都看见阴池鬼后的那把匕首在滴血,殷虹的鲜血,让我更是看清楚了眼前的所有,我该如何去做,包括,我是一定要杀了素珉的。

    让一切,都重回轨道。

    我也必须那么去做的,我必须那么去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