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8章 呼救声都没有
    :

    楼知将我带到了地方上,她却停了下来,对我道:“她就在里面,你和她说吧。”

    我应了一声,“好。”

    也没有半分犹豫和停留,直言不讳道:“这样的雪灾已经下的铺天盖地了,难道你们还要装作视而不见吗?难道无辜的百姓应该受这样的苦难吗?”

    时间过去……

    里面没有人回应我。

    看起来他们是不想回应我了,我也不知道这殿中究竟都有谁。

    可是我总感觉,槐都和席戎也是在的。

    我左不过说了一句话,就已经感觉到了心灰意冷。我转身看向了楼知,她的脸上很复杂,也很无奈,对我道:“跟我进来吧。”

    她说着,就推开了门,我依然跟在她的身后。

    当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我感受到了一股灼热的目光,这其中甚至还夹杂了凌厉和漠然。

    我知道是谁,是槐都。

    他早前就已经警告过我了,可是我不会听一句话的。

    事已至此,他警告又有何用?

    应该是让一切都重回轨道,而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做出更多可怕的事情来。

    这场雪灾就已经很不寻常了,如若他们继续这样不管不顾,那么我相信,天下就会毁在他们的手中。

    每走一步,声响就会沉一分。

    直至我停在了台阶下,楼知才开口道:“花玖是一个道姑,她的本性依旧是善良的。这场雪灾,希望素珉你可以尽快解决。”

    我的目光也跟着楼知说话时看着的那个人,素珉的确是宛若天人,哦,她本来就是天人。只是可惜,和我无关。

    她的脸上泛着苍白,就像是一片白纸一样、

    不小心触碰一下,她就会变得面目全非。

    我更是在她的脸上看见了死亡。

    她终究,是活不下来的。

    只见槐都抓着素珉的手,似乎是在捍卫着素珉,是在保护着素珉。

    她难道还怕我会对素珉做出什么来吗?简直是可笑。

    “没听见吗?仙子?”我出言不逊,虽说的字字句句都带有讽刺之意,但是她方才的模样也确实叫人心寒。

    我绷着最后一道防线,这样说话已经是很客气了。

    我在这里多带一分,那么无辜的百姓就会多承受痛苦一分。

    槐都突然目光如炬的盯住了我,冷声警告道:“闭嘴!”

    他整个人几乎都在颤抖,许是方才说话的时候力气用的大了一些吧。没想到,他还真是格外喜欢自己的旧情人。

    我才说了一句话,便就已经成了这样。

    我如若在继续说下去,他又该如何呢?

    就在我要开口继续和槐都理论的时候,楼知突然抓住了我的胳膊,轻声对我道:“不要激怒了槐都。”

    楼知说不要让我激怒了槐都,我就要偏偏去激怒他。

    我掰开了楼知的手,继续向前走了几步,风轻云淡道:“怎么了?做了那样的事情还不让人说了?我曾经多么的信任你,可是你从始至终都在骗我不是吗?素珉,你难道也不清楚?”

    “我清楚。”她的回答很浅然,声音就像是黄鹂出谷一般的鸣翠,虽然只是短短几个字,但是听的出来,格外悦耳。

    她的声音令人着迷,她的身上,想必还有过人之处的吧。

    哦,对了。

    她是出身于烟花柳巷,声音自然和别人不同。

    我对她是有着很大的芥蒂。

    是情敌?还是什么?

    不。都不是。

    她作为一个仙子,怎可对这场雪灾的事情不管不顾?

    还是说,槐都说什么,她就听什么了?

    “既然你清楚,为何不赶紧这场雪灾停下来?”我继续咄咄逼人着。

    因为我就是要这样逼她,逼她赶紧把这场无缘无故的雪灾停下来。

    “我,”她一时之间似乎哑然了。

    可很快,槐都就接过了话去,“今天这一切是你一手铸就的,你难道不知道?还是说,你不想偿还什么?”

    他问的可真是精彩,我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从容应答:“若不是葵兮用自己千年的修为和妖身,换来了今天。你们,谁还能活?”

    槐都启唇又闭,他似乎是很想去反驳我,但是,他无话可反驳。

    我的错?我就笑了。

    这件事情又跟我有什么关系?

    槐都也不知是多么的勇气才说出了这样的话来,确实叫人刮目相看呢。

    “既然无话可说,就赶紧让这场雪灾停下来!”我几乎是以一种命令的口气吩咐着素珉,和在场的所有人。

    可是,槐都却站起身来,和我争执,“你知道素珉让这场雪灾停下来她会怎样吗?你知道素珉的后果是什么吗?”

    原来只不过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旧情人而已。

    难道,就要去牺牲无辜的百姓了吗?

    这么做,未免有些太过分了。

    我冷笑了一声,讽刺道:“百姓在受着痛苦,你们呢?事不关己,高高在上吗?还是说,你们都是瞎了眼睛,难道看不见事情发生了吗?还是说,你们已经高枕无忧了,就不用再去管百姓的死活了呢?那还要你们这些仙人做什么?牺牲素珉又算什么?”

    “啪!”

    他是径直走下来扇了我一巴掌,这一巴掌,下手可这是狠。

    我只感觉到自己的右脸已经泛红了起来,而且还有些痛感,就觉得右脸都不能够动了。

    槐都他为了自己的旧情人可真是豁的出去。

    可即使如此,我也要继续说下去。因为,我不是为了我自己而来,而是为了百姓。

    我也明白我不能够再去激怒槐都了、

    我要求的人是素珉,而不是他槐都。

    我“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目光并不怨怼,而是看着素珉,言道:“无辜的百姓是不应该承受这些的。素珉仙子,希望你可以让百姓安生一些。”

    我的话也已经说的很明了了,就是要让她停了这场雪灾。

    至于停不停,那就是她的事情了。

    她从台阶上下来,一手扶住了我,是要把我扶起来的意思。可是,她身上的木兰花香味更是浓重。

    “你起来吧。我停。”她的声音无比温柔,就好像绵延着一样。

    我依然是不依不挠,答言着她:“你停了我在起来。”

    “好,我马上就停。”她说着,便带起自己的衣摆,要去停了这场雪灾。

    但是,紧接着我就听见了槐都的一声,“不准!”

    我即刻觉得漠然,他要护她到什么时候?

    本来就是一个死人,又何必浪费了那么多人的性命去挽救素珉?如果是值得,可以。但如果是不值得,就已经没有了任何意思。

    “让开。”素珉这样清清亮一声,着实让我对她刮目相看。

    大义凛然的做法我是钦佩的,可槐都,就像是一个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人一样。

    他百般劝解阻挠,最终素珉还是做了自己的选择。

    以至于槐都现在看我的眼神都是有些怨怼的,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怨怼我什么。

    素珉停了这场雪灾,我才起身来。

    方才跪倒在地,都快觉得双腿不是双腿了。

    没有知觉的时候我是多有担心的,可总算能够自己踉跄站起身来,也算是好事一桩了。

    离开之时,我看见素珉身子完好。

    是槐都他自己多有焦虑罢了。

    “谢谢素珉仙子。”我虔诚对她道谢,可槐都却是跳出来说话,“如若素珉出了什么事情,我饶不了你!”

    情终究是会害人的,而槐都也是因为情才会从始至终的骗我。

    我也是因为情,曾经铸下了大错。

    现在倒是古井无波了,可是有些事情必然是忘不了的。

    我也深知自己是活不了多久的,这样荒谬的一切也是应该结束的。

    我明明都已经要离开了,可槐都的这番话确实是让我不爱听了,我冷声提醒着他:“你饶不了我?到底是谁饶不了谁呢?槐都,你不要以为这一切就可以按照你所想的这么下去了。是怎样就是怎样,我不会让葵兮没有了千年修为,没有了妖身。这一切,总是该回去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