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7章 去求素珉
    :

    大雪连着下了好几日,我一步房门都没有迈出。

    去求素珉,我是要下很大的决心。

    第二日,第三日,第五日……

    我知道自己不能够在继续等下去了,我应该迈出那一步的。

    我打开了房门,见到了久违的阳光。

    可是大雪纷飞,依然掩盖不了那份寒气深深。

    师妹们依然在扫着雪,如若不每天清理这些积雪,恐怕不出几天整个花卉观就会被淹掉了,如若大雪在不停下来,什么时候又会是尽头呢?

    我必须去找素珉,让她把这场大雪停下来。

    我带了御寒的衣服和吃食,踏上了去溯山的路程。

    可是,还未下山,就已经摔了一跤。

    雪太后,半个膝盖都在雪中埋着,想要下山去,的确是很幸苦的一件事情。但是为了让这场大雪停下来,我只有奋不顾身的去做。

    不仅仅是为了我自己,更是为了所有的人。

    几乎一路都是滚下去的,途中还差点摔了下去。

    终于到了山下,自己却已经是狼狈不堪了。

    路上几乎一个行人都没有怄。

    犹如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恐怕此时只有我一人了吧,当我赶到泉州城海域边上的时候,行船都已经被冻在了海里头,又怎么能够指望出海呢?

    我多有惶恐,我只能够走水路的。

    现在又没有火凤凰,我该怎么去溯山?

    仿佛刚刚走出了压抑,却又陷入了难题。

    这场大雪可真是来的突然其然,既然素珉知道自己可以免去了这场大雪,为何不赶紧出来呢?

    她到底是在等什么?

    难道就是在等着我去求她吗?

    还是说,她根本就是想自己活下去。

    不想去救这些深陷于苦难之中的百姓?如果是这样,那么她和槐都就是一样的自私!

    但现下最困难的就是我该如何出海?

    “我在。”

    身后响起的一声让我多有些惊讶。

    可当我看到是菱锐的时候,心中颤了颤,可是,更多的却是惊喜。

    “菱锐,你可以帮我出海吗?”我问他。

    因为我知道菱锐是可以有办法的。

    可是呢,整个大海,也全然被冻住了。

    船是根本无法行驶的,只有让这些冰碎了,才可以安全出海。

    不然,随时都会有危险。

    他点了点头,没有应声。

    只见他微微抬手,那海面上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厚冰一点点的破碎,融化。

    怪不得海后一直和浅残说,这是属于鲛人的海域,他们想怎样就怎样。

    现如今,我明白了。

    该是属于谁的,便就是属于谁的。

    海面还是那个海面,不知何时,海面上又多出一条船来,菱锐说,“我送你到曼山,也只能够到那里了。”

    我看向菱锐,道了声,“谢谢。”

    他能够帮我至此,已经很好了。

    我去过溯山好几次,我也是认识路的。

    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会继续下去,不会放弃。

    菱锐行船,一直将我送到了曼山。

    到达曼山之时,还是黑夜了。

    黑夜更不好行路,菱锐也只能够送我到这里了。

    毕竟是鲛人,到了陆地上面是无法多待下去的。

    我目送着菱锐离开,自己才摸索着,这样的黑灯瞎火确实是让我分辨不清路。

    还没有走几步,便又被绊倒在了地上。

    吃了一嘴的雪,冷的我几乎要窒息。

    可是学还在下,就要赶紧让这场大雪停下来。

    不然如此下去,换来的结果只会是覆灭。

    我好不容易拾起身来,又栽倒了下去。

    这样子下去,我是根本无法走路的,我急的跺脚,但就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我又一次用尽所有力气拾起身来,却看见眼前一只庞然大物。

    因为太黑,根本就看不清楚。

    直到看见了那双眼睛,我就知道是谁了。

    是雷电。

    只见它俯下身来,是要送我去溯山吗?

    我也没想那么多了,坐在了雷电的身上。

    它一路疾驰,丝毫不费力气。

    但是雷电身上也是冰冷不已的,由此可见,这场大雪实在是来的太不应该了。

    雷电根本就没有歇过脚,抵达溯山时,已经是清晨了。

    天虽然还有些麻,但依然能够看的清楚。

    雷电送我到溯山之后,便就离开了。

    不知道雷电是听了魔尊的命令,还是红衍的命令。

    不管是谁,我心中都是感激不已的。

    如若我自己要一人去行路,恐怕走上三天三夜都到不了的。

    一路上多亏了菱锐和雷电,才得以顺风顺水的抵达了溯山。这一路的确是很顺利的,但是要求素珉停了这场雪灾,恐怕,是有难度的。

    而我这才发现,溯山根本就没有落雪,甚至连一点点雪的痕迹都没有。

    我还未走几步,便就已经有人冲出来拦我了。

    而带头的,就是言生的亲弟弟,溯生。

    看来他们都是知道的,不然,他们怎会拦我?

    也怪不得素珉会坐视不理,他们这些人平安,不受到影响便就是好的了。可是还有更多的人都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句话实在是说的太对了。

    “你来做什么?”溯生的问话真的很想审问犯人一样。

    我不知道溯生是怎么被那个槐都给蛊惑了心智,言生他的决定是对的,他的心态更是没有波动。

    可是溯生,简直是言生是判若两人的。

    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家世吗?还是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样惨死的?

    我相信,现在是可以揭穿一切的时候了。

    如果溯生不知道,我可以来告诉他是为什么,如果溯生知道,还这样一意孤行一下,就已经没有任何劝解的必要了。

    我紧皱眉头,问着他:“溯生,你难道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么?”他却反问起我来了。

    他究竟知不知道?

    有些陷入了僵局的意思,可我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

    我知道言生心里的痛是什么,更是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

    过去了,仇恨也就放下了、

    言生现在变成那个样子,我真的很惋惜,也很愧疚。

    “你的家世,你的父亲如何惨死你都不清楚吗?”我问的咄咄逼人了一些,我是想帮助言生,更是想让溯生明白一些。

    他这样做是会让言生越来语难过的。

    “我知道。”

    我知道?一句我知道就已经打回了我所有要说的话。

    看起来,溯生是不想。

    既然如此,那我就没有必要继续多话什么了。

    “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言生忽然拔剑指向了我,他们也都是做好了准备。

    势必要让我死在这里了吗?

    又让我死一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来找素珉。”我言语清冷,脸色即刻就僵了下来。

    没有人可以拦住我,更是没有人可以让阻止我!

    他们在这里享清闲,那么百姓怎么办?

    “你不可进去!”溯生说的直言果断,就是不想让我见素珉了。

    可我今天非得见到素珉的人!

    我随即就拔出了剑,他们也连连退后了几步。

    不知道是认为我手中拿着的剑是冥泽之剑,还是龙冢之剑。

    其实,都不是。

    曾经他们都畏惧,可现下,如若知道我手中拿着的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恐怕,没有人会畏惧我了吧。

    “住手!”

    是楼知仙子的声音,我看过去,她好像是一副很急忙的样子。

    她没有停下来脚步,径直走到了我的面前来,沉声道:“跟我来。”

    是楼知仙子的吩咐他们自然没有敢违抗什么,我也没有多问什么,跟着楼知仙子才入了溯山。

    “你应该清楚你此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素珉停了这场雪灾。但是,槐都不可能答应。至于素珉的想法是什么,我也不清楚。但是你希望你明白,我是站在一这面的的。”

    楼知边走边嘱咐着我。

    虽然我不知道楼知对我这样说有何意义,可我自己也很清楚,为了百姓,为了所有的人,就必须让素珉停止这场雪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