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6章 大雪纷飞
    :

    又来到了乱葬岗,这个地方以前我是很怕的。

    可现在,也就那样吧。

    有些事情稀松平常了,便就觉得没有什么了。

    但阴池鬼后没有继续要走的意思,她转身,看向了我,淡然道:“你知道为什么这一切会重蹈覆辙吗?”

    我愣了一下,怔然看着阴池鬼后,隔了隔,才问着她:“为什么?是葵兮?”

    “的确是葵兮。他用自己的修为和妖身让一切恢复了初始。但是这样的初始是错的,有的不该,有的应该。所以,需要让这一切赶快结束,不然,后患无穷。就像这乱葬岗的尸体一样,前几天,都在腐烂发臭,可是,没过几日,便就成了孤魂野鬼。”

    不知又是什么时候,阴池鬼后的手指又轻轻划过我的皮肤、

    我稍感刺痛,不自觉的摸了摸脸庞。低头看,竟然是鲜血。

    阴池鬼后这么做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如果结束,我会死,槐都也会死,这一切,就会恢复原来的平静。

    葵兮也不用这般自责,但是,办法又是什么呢?

    “那该如何做?”我蹙眉问着阴池鬼后。

    她笑了,笑的那般诡异,轻声道:“杀了素珉。”

    她的声音如同薄雾一般,轻而细,没有任何拖沓,就好像她在我耳边轻柔细语一般。

    可是,杀了素珉,难道不是阴池鬼后自己心里头的想法吗?

    我多有疑惑,质问着她:“你说的是真是假?你是为了一己之私,还是真的杀了素珉一切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她看着我,脸色由铁青变成了苍白,冷声道:“你还以为我爱着槐都吗?你以为我要杀了素珉完全是为了我自己?他槐都,还配不上。”

    从阴池鬼后的脸色中我就已经看了出来,她,是真的不屑。

    她字句都肯定,看起来现下只有杀了素珉了。

    可是,又怎样才能够杀了素珉呢?

    我若是杀了素珉,那么,槐都肯定是要与我为敌。

    哦。我们现在本来就是敌人。

    为了一切不再重蹈覆辙,所以我要杀了素珉!

    “是。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我的回答多有些有气无力,可是我的内心,却是无比的坚定。

    我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这般的坚定。

    离开了乱葬岗之后,我就回到了花卉观。

    我在想,该如何杀死素珉。

    现在的我确确实实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如果我想要杀素珉,就必须仰仗着别人的权势。

    魔尊?红衍?

    对,他们!

    我已下定决定,要去魔都找一次魔尊和红衍。

    事到如今,我已没有别的办法。

    可隔天醒过来,推开门,“吱呀吱呀”的声音,就像是腐朽了一般。

    可眼前的光景,却已经是大学铺满地。

    怪不得昨夜是越睡越冷,原来,已经是下过了大雪。

    院子里头已经有几位小师妹在扫雪了,看那雪,也十分的厚。

    我又哆嗦的跑回自己房舍,赶紧换了身冬衣,这才觉得暖和了一些。

    可是,不对劲啊。

    现在才是七月盛夏,怎么可能下起了大雪呢?

    我怔在原地,手中拿着的扫帚从我手中脱落,掉在了雪地上。

    完了,这不是重蹈覆辙,这是已经篡改了什么……

    我从来没有想过事情的后果居然会这么的严重,越往后,我越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师姐!你快进屋去吧!我们来扫就好了!”

    这一声才将我的思绪唤醒,只见她捡起了扫帚,还不停的嘱咐着我。

    我的手冻得发白,可是却一步都不想离开。

    我抬头看着还在飞雪的天空,我就知道不会这么快结束。

    “七月盛夏,怎么可能会有飞雪呢?真是可笑。”我多有些自嘲着自己的意思,因为我确实该自嘲我自己。

    铸就了这一切的到底是谁?

    是我?是葵兮?还是说是所有的人?

    但槐都,看起来很开心。

    因为他的旧情人素珉复活了,所以他根本就不会去顾忌别人的感受,我也不会让他得逞的!绝对不会的!

    手都快嵌进皮肤之中,我甚至都感觉到了血液的停止。

    一点点的冷下来,一点点没有了温度。

    鲛人浑身的血液都是冰冷的,看来,现在我也是了。

    “花玖,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赶紧回屋去啊。这雪来的匆忙,突然,这炭还要过会子才能运上来呢。恐怕整个泉州城都是这个样子了,我们花卉观还算是好的了,能够早日取暖。不然啊,这可要冻着了。”

    花漾撇眉看着我,似乎是对我现在这个样子有些不满。

    她对于师妹们,好也不好。

    我们确实应该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但是花漾不会。

    早日取暖做什么?

    得赶紧让这大雪停了才是!

    我回到房舍中,关上了房门。

    我不想出去,我要找到解决的办法才是。

    不能够让百姓深陷于水火之中。我原本以为一切重来就可以结束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变成了这样。

    我深知这一切来的荒谬,更是可怕。

    不能够在继续这样下去了,绝对不可以!

    我静坐着,时间缓缓过去,可是我一个计策都想不出来。

    “咚咚!咚咚!”

    门口响起来的敲门声才让我回过了神来,我扶着桌沿才坐了起来,多有些魂不守舍的去打开了门。

    而门口站着的人,竟然是若斓。

    她风尘仆仆,头发上,肩上落下来的都是雪。

    我没有多话,她进来,轻轻关上了门。

    我知道,若斓也是清楚的。

    她是一同经历过那些事情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晓呢?

    “你来,所谓何事。”我说的不痛不痒,像是一个疑问,又像是一句格外平常的话。

    我又继续坐了下来,我甚至感觉每走一步,都会觉得吃力,说句话,也感觉似飘渺一般,浮浮沉沉。

    都不清楚究竟是不是从我的嘴中说出来的话了。

    “你想要停了这场大雪是吗?”

    她问我,难道她是来给我雪中送炭的吗?

    可是,听她的口气怎么多有些不想呢。

    “你认为呢?”我反问她。

    自己的口气是多有些刻薄的,我从来就不是这样一个人,可是若斓当初骗我,她骗了我,我无法原谅。

    花归的事情我依旧是耿耿于怀的。

    “你想让这场大雪停了,就必须去求素珉。她可以让这场大雪停止,不然,这场大雪就会永无止境的一直这样下去。所有的人到最后……结果,你应该清楚的。”

    果然,她不是来为我雪中送炭的。

    要让我求素珉?这样,可能吗?

    我会去求素珉吗?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吗?”问这句话的时候,我多有些天真。但却就连眼皮都没有抬一下。

    依然像是一个死人一样在那里坐着。

    我的心很沉,很沉。

    我也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

    她无言……

    我就已经知道了。

    果然,老天还是给我开了玩笑哪。我要去求素珉?我是要杀了她的,让我去求她,果真是无比的可笑。

    “好,好,我知道了。”

    渐渐的,觉得自己眼前一片模糊,后来,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可是再次醒过来,眼前站着的人还是若斓。

    “你心里压力过大,需要好好休息。”她是转过脸对我说的,我知道,若斓是心中有愧。她从前就不是这样的一个人。

    而我们谁,又都不是心中有愧的呢?

    休息。何谈休息。

    现在的局面是怎样的?难道若斓不清楚吗?还是说,我不清楚。

    我越想,就觉得心里越沉了起来,我忽然感觉喘不上来气,一把抓住了若斓的袖子,可一会我手上就没有了一点力气。

    “放轻松!放轻松!”

    若斓一直在顺着我的后背,让我放轻松,让我不要想那么多。

    最终,我掩面失声。

    到最后竟然哭的泣不成声了起来。哭过一场之后,才算是觉得好了一些。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是我清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