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5章 重新上演
    :

    我被推到了刑车上面,看起来他们是准备游行示众了。

    但好像并不是……

    我被蒙住了脑袋,什么都看不见。

    只是觉得被人一路推着,然后手脚被绑住了,我想挣扎,可是越是去挣扎就越是对自己不利,还不如就这样算了。

    “给她摘下来。”

    这个声音我清楚,就是他锦王爷的!

    随后一只手就覆盖了上来,揭下了头罩。

    我第一眼看见的便就是那位锦王爷。

    只见他缓缓靠近了我,用扇子挑着我的下巴,轻蔑道:“你和你父亲,都是最好的替代品。不,替罪羊。”

    他说的风轻云淡,也很轻蔑。

    或许我们的命在他的眼中不算是什么,可是,不会如草芥一般。

    我没有回避任何,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必须要回避什么。

    他是锦王爷又如何?

    我手刃过他一次,我就会手刃他第二次。

    我镇定自若的答言着他:“谁生谁死还不一定呢。”

    他冷笑了一声,似乎是对我轻蔑到了极点。

    紧接着,他就转过身去,大声道:“这个人!就是妖女!”

    “妖女!烧死她!烧死她!”

    又是这样此起彼伏的声音。

    百姓的眼前是不是被蒙上了一片纱布呢?为什么他们所看见的都是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难道他们自己就没有分辨事实的眼睛吗?

    妖女。

    我听到这个词汇就觉得避讳。

    “看吧。只要我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了。”他转过身来,对我这样说。难道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吗?

    一时之快是没有什么用的。

    他们要做什么,是一个很大的秘密。

    不仅仅是为了龙冢之剑,更是为了篡位。

    他和那两个诡之者,还有巫师都是同样的令人厌恶。

    当年,杀死了他,死了巫师。就没有人知道他们当年所密谋的是什么了。有些事情,已然结果就已经猜不到什么了。

    可现在,要把他们揭穿,让世人都知道他是一个怎样的人。

    当年,他根本就没有身败名裂。

    既然还能够有一次机会,那么我就不会白白浪费的!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做出来的那些事情吗?还是说,你认为,这一切你瞒得已经是密不透风了呢?锦王爷?”我的语气依然平静,可是我说出来的话,确实字字带刺。

    他的脸色随即就沉了下来,扇了我一巴掌,冷声道:“你竟然敢去查我?”

    锦王爷还真是耐不住性子,就像是上一次夺取龙冢之剑的那样。

    他这般急切性子,只会让别人得了逞。

    但是锦王爷的心狠手辣,并不是浪得虚名。

    我笑了起来,笑的几乎近乎癫狂。我看着他磊落分明的脸庞就觉得可笑不已,都说表里如一,可他却是表里不一。

    和那个槐都是一模一样!

    想起了槐都,我都觉得心都在颤抖着。

    我知道自己的情绪已经不太对劲了,可是越是此刻就越是要镇定,我继续平静道:“我查不查你,有什么关系?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闭嘴!”锦王爷冷声呵斥着我,一把捏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眼眶已经有些通红了起来。

    他可并不是因为什么难过而通红了起来,而是因为心虚。

    他的力气很大,捏的我喘不过气来吗?

    我已经习惯了,所以我无感。

    他见我不喊不叫,眼神多有些质疑,“你为什么这么镇定?”

    锦王爷多有好奇之意的问我,只是可惜他不知道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

    他如若知道,此刻肯定是急着让我去死,哪里还能够有这么的话对我说?

    绝无可能。

    “没什么。”我继续答言着他。

    也就是这句答言触怒了他,他放开了我,即刻就命令道:“来人!烧死她!”

    我不哭不闹,欣然接受?

    我也不知道要如何去做……

    当火点起来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浓烟滚滚。

    我的眼睛都已经睁不开了,可奈何全身都被绑住,无法逃离。

    眼见着火势越来越大,火苗都烧了上来,我的衣摆突然就窜起了火焰来。可下一秒,我亲眼看着那些火苗熄灭。

    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的衣衫也都是完好无损的,这是怎么回事?

    “火灭了,继续点!”锦王爷依旧命令着。

    他可能还没有发生这其中的不对劲,是什么?到底是谁?

    火再次被点着,可是又被熄灭了。

    “真的是妖女啊!大家快跑啊!”

    不知道人群中谁的一声,他们便就四散逃离。

    而锦王爷,这才注意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他急冲冲的冲了上来,又捏住了我下巴,冷声质问道:“是不是你捣的鬼?你真的是妖女?”

    不知道该说成是锦王爷愚蠢,还是其他。

    别人说什么,他也会信?

    我怎么就不相信他是周密计划了该如何去拿到龙冢之剑的人呢?

    亦或者是……他身边的那个巫师?

    “不是。”我答言了他。

    可是却又引来了他的不满,他突然嗤笑了起来,道:“既然烧不死你,那我就杀了你!”

    “把剑给我!”

    他浑身颤抖,就像是在确定一个机会一样。

    锦王爷,他已经入魔了。

    可是我为何,又在他的脸上看见了死亡布满呢?

    我不是已经没有灵心?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是我。”

    幽幽响起来的突然一声让我打了个寒颤。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而且,就好像是在我耳边说着一样。

    锦王爷转过身去,我才看见了。

    我情不自禁的轻笑了起来,原来是阴池鬼后。

    红色的轿子用远都是那样的引人注目,那样的显眼。

    而我,也看见了毒药。

    “你又是谁?”锦王爷手中握紧了剑,可是他此刻有些犹豫了起来。

    或许,是因为了阴池鬼后到来的缘故。

    “我是谁你无需知道。可是你有必要明白,想要杀花玖,你还没有那个资格。”阴池鬼后说的极具威严。

    纵使是轻轻淡淡的一句话,但从阴池鬼后嘴中说出来,就是别样的。

    鬼族的鬼后,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窥探的,只有忌惮。

    “我今天就要杀了她!如何?”锦王爷不知是气的浑身发抖,还是怕的浑身发抖。

    我看不到他的正面,可是我却清楚,他的面目十分狰狞,更是多有些孤注一掷的意思。就像是上一次龙冢之剑的事情一样,他就像是入魔了一样。

    “你试试。”

    阴池鬼后的声音似乎又变得悠远了起来。

    但其中并不乏冰冷之意。

    我最怕的一个人,莫过于阴池鬼后了。

    即便我拥有了冥泽之剑,成为了妖后,但我依然很怕阴池鬼后。

    到现在,我都不知道是因为了什么原因。

    锦王爷忽然转过身来,拔出剑就要刺向我,可当他的剑离我胸口只有一点点距离的时候,他好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子,无法动弹,就连手中的剑也掉落在了地上。

    他似乎是挣扎着想要说出一句话来,但只是启唇闭合,一个字都没有。

    我知道是谁了,是阴池鬼后。

    第一次我被阴池鬼后这般时,就是这副模样。

    不过,可要比他好受的多了。

    锦王爷,他自己也是作茧自缚了吧。

    “现在还想杀花玖吗?”

    锦王爷脖子似乎是一松,即刻就跪在了地上,沉声喘着气,就像是刚才从鬼门关回来了一样。

    的确如此,阴池鬼后就是一个鬼门关。

    在一眨眼,阴池鬼后已经到了我的面前。

    而锦王爷一抬头,他看见的自然是阴池鬼后。

    我看见他整个人都愣住了,连连退后了好几步,结巴道:“你,你是谁?”

    “想知道吗?”阴池鬼后真的是邪魅勾唇一笑。

    这抹笑容,我还从来就没有见过。

    锦王爷已经开始有了一些不耐烦的意思,大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问你,人死了会变成什么呢?”阴池鬼后居高临下,锦王爷就像是鬼奴一样。

    他站在阴池鬼后什么,就什么都不是。

    “鬼……”

    “你是鬼!”锦王爷眼睛都睁大了。

    他确实是不敢相信,好像,他什么又都不怕。

    可为何,会对阴池鬼后这么畏惧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