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3章 并未结束
    :

    可是,事情并没有这样愉快的结束。

    一段时日是那样的风平浪静,可是我杀死了槐都,我就不会被得到原谅。

    是一种天谴,也是忏悔。

    但是我不会去忏悔。

    现下,知道我过去的人除了他们几位仙人,还有鲛人,魔尊他们……

    剩下的,就没有人知晓了。

    包括曾经的花漾,她现在就在花卉观中,她也不是广元真人的弟子了,就是花卉观中普普通通的一个道姑。

    而我的妹妹,也在孔将军那里。

    我不知道灾难离我多近,可是我清楚,越来越靠近了。

    一日一日诵经,祈福。

    我还是那个知客,观主也是那个观主。

    这几日里头,观里头讲经的道士是皆知天命的老道。

    我也知道了许多从前不知道的事情,他们讲的经格外引人注目。更多的,是其中的道理。

    直至老道讲完经,我才从蒲垫上起来。

    刚出了主殿,便就看见葵兮已经在等着我了。

    我看向他,笑笑。

    “成为一个凡人,也颇好。”葵兮也更是笑的开怀,似乎很愿意做一个凡人。

    我也愿意葵兮变成一个与世无争的凡人,而不是去做什么妖尊。

    那样,只会害了自己的。

    那个世界里头总归是布满了荆棘和艰难险阻,但总归,葵兮还是葵兮。

    我,还是我。

    我笑靥如花,对他道:“葵兮。你陪我去一趟沧海。”

    “去沧海做什么?”他蹙眉,多有些不解。

    或许在葵兮的眼中事情过去了,我就和鲛人不再有什么交集了,可是我总觉得心中隐隐的。纵使是没有了灵心,但该来的,终究还会来。

    我实言回答:“我有些事情需要言生帮我占卜。”

    葵兮眉头皱的越紧了,反问道:“言生?”

    “是,的确是言生。”我的回答也是那样的古井无波。

    经历过了那么多,我已经尝过了生与死,痛苦和欢乐。

    更是看的最透彻,一切,都只不过是过往烟云罢了。

    道姑,就是道姑。

    没有错的。

    “好,我陪你去。可是我现在,没有了法力,恐怕……”言生说着,便低下了头,眼神里头满是愧疚和无奈。

    我依然笑了笑,轻轻拍了拍葵兮的肩膀,无碍道:“纵使是你现在变成了凡人,都没有关系的。有海帝送给我的碧海之珠,再不济,我们还可以搭船出海的,都是无大概的。葵兮你也不用自责什么,如果不是你,就换不来今天的一切。”

    说着,我自己的眼眶也渐渐泛红了起来。

    毕竟呢,这一切都是葵兮用自己千年的修为和妖身换来的。

    如果不好好去珍惜,怎么对的起葵兮。

    葵兮点了点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可是我心里头清楚,葵兮心中恐怕也是不好受的吧。

    我对花漾嘱托了一些事情之后,就和葵兮出发去沧海了。

    本来打算是要搭船出海的,明明都已经和船家谈好,要上船了,却看见船头伫立着一人。

    那个人,仙风道骨,风姿卓越。

    款款青衣,似清云出岫。

    是他。

    我掉头就走,却听得他一声,“站住。”

    我愣了愣,脚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撞在了葵兮怀中。

    我抬头看着葵兮,像是做了一个很大的决定一样。

    我转过身去,与他四目相对,我没有任何要逃避的意思,冷声问他:“何事?”

    他的嘴唇似乎是有些干裂,一张一合,但是我好像没有听见他说出来一个字。

    “如果没事请不要如此荒唐!”我多有些不悦。

    说着,我就要和葵兮离开,他却又开口道:“你应该知道你的前世今生。也应该知道鲛人的记忆,我现在就是要来告诉你,素珉复活了,一切,都不是你所想的那个样子了。还有,花玖,你做过的事情需要偿还。”

    他说的可真是冠冕堂皇啊。

    他真的就像是阴魂不散一样,他既然对素珉一直有情,为何又跑来对我这样混帐话?这不是可笑是什么?

    我知道,自己的情绪不能够太过激了。

    越是在这样的时刻,就越是要平静镇定下来。

    我坦然笑了笑,警告着他:“槐都,所有的事情本来都不是我所想的那个样子。素珉复活了和我有何关系?麻烦看清楚了,我现在没有灵心,我只不过是一个道姑而已。纵使我现在没有了龙冢之剑和灵心护身,但是你别忘了,我既然能够杀你一次,我就能够杀你第二次。”

    “葵兮,我们走。”

    我牵住了葵兮的手,就离开了这里。

    就连银子钱我都没有让船夫退回来。

    碰到这样的人,我真是觉得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灵心果真是个坏东西!

    可走着走着,葵兮的脚步却慢了下来。我也情不自禁的停住了脚,转身看着葵兮,问他:“怎么了?为何停住了?”

    “花玖。你嫁给我的事情还算数吗?”葵兮眼神真切,问的像个孩子一样。

    我嫁给他的事情,还算数吗?

    真的还算数吗?

    既然,我是一个道姑,就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凡尘俗世。

    我只好对葵兮说抱歉了……

    “葵兮。你应该知晓从一开始我就是一个道姑,如今,我也是。所以,是一个道姑就应该摈弃七情六欲,古井无波。婚事,就当作是一场幻境吧。”说出来这样的话的确是对葵兮的伤害很大。

    可是我自己也很愧疚,毕竟,是葵兮扭转了这样一切。

    但是在取舍之间,我还是会选择舍得。

    舍得抛弃,舍得说出来那样漠然的话。

    “嗯。”

    嗯?葵兮只是浅然嗯了一声?

    我以为他还是会和从前一样,赌气而离开的呢。

    没想到葵兮的性子也是变了这么多。

    “对不起……”

    沉思好久,我才说出了这样一句对不起来。

    是我的不对,也是我的无可奈何。

    我曾经强大到反噬自己,可是该保护的人,还是没有保护得了。

    过于强大,也并非是好事。

    与其那样战战兢兢,还不如安于现状。

    这世上有很多相反的东西,也有很多相反的词汇。

    每个人选择的方式不同,得到的也都不同。

    但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躺在棺材之中,什么也都不知道了。

    又何必去斤斤计较那么多。

    我已经看的很淡然了,尽管他槐都还是不肯死心,我也从容面对。

    和葵兮又是几番周折,才找了一艘货船。

    可这船,是驶向南域海的。

    沧海,他们也是进不去的。到时候估计需要找海后帮忙了,我也是凡人,葵兮也是凡人,还是进不去沧海的。

    总算是安心上了船,还没喘口气过来,便就被一把剑抵住了脖颈,“说,谁派你们来的?!”

    我抬眼看向眼前用剑抵着我脖颈的人,他蒙着面,看不清楚是谁。

    但是,他像是一个刺客。

    好像,他是认错了。

    “我们是要去南域海,你为何会说出来这样的话?”我好言与他理论。

    可葵兮,确实冷声警告道:“放开她!不然,我就把你扔进海里去喂鱼!”

    “是不是那个锦王爷派你们来跟踪我的?”

    锦王爷?他又活了?

    不。

    应该说是葵兮扭转了这个局面,所以有些人,也活了过来……

    天哪!

    这样的恶性循环会导致什么?导致从前的事情又会发生一遍是吗?这么一想,实在是过于可怕了。

    不行!绝对不能够让那样的事情发生!

    我直言否决了他:“我和锦王爷有仇,怎么可能跟踪你呢?”

    我反问着他,他的眼睛里头似乎有了一些躲闪的意思。

    紧接着,他又放下了剑,转过身去。

    可是他再次转过来的时候,我震惊了。

    这不是,不是顾崖吗?

    他怎么变成了一个刺客?难道说,有的会改变,有的不会改变?

    葵兮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我敢肯定,顾崖已经记不得那个时候是发生了什么。

    不然,他肯定是不会剑指与我的。

    “锦王爷在泉州城?我为什么不知道?”我蹙眉问着他。

    他沉沉叹了口气,才答言着我:“锦王爷打算对龙冢动手。他和那两个诡之者商议了事情,被我听见了,所以他们现在要来追杀我。我以为你们两个乔装打扮也是来追杀我的,误会了,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