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2章 规规矩矩
    :

    再次来到仙界,犹如远山朦胧之感。

    无黑夜,只有白昼。

    依稀之中记得这里过往的点点滴滴,可现如今,就只有恨了。

    红衍并没有大张旗鼓,而是单薄之身。

    我们都是为了自己而着想的,今天,我也要杀了槐都。

    他们也好像已经就在等着了一样。

    他们齐齐而站,后面跟着的都是紫衣弟子。

    “红衍。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吗?”问话的是席戎,他一脸的理所当然。

    红衍冷笑了一声,讽刺道:“悔改?我悔改什么?”

    席戎的面色一怔,哑口无言。

    “废话少说,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红衍说着,雷电就已经蓄势大发了。

    紧接着,我就听见了雷电一声怒吼,扑向了席戎。

    所有的人都还在慌张失措,我就已经看见席戎的胸膛被雷电抓出来一道血淋淋的印子。

    几乎是触目惊心的。

    席戎这才拔剑,和红衍打斗了起来。

    现下,该我了。

    我缓缓拔出了龙冢之剑,剑身上面泛着光芒,尤其是龙冢之剑身上的灵气,不愧是鲛人的圣物。

    我一步一步逼近了槐都,我听着周遭的嘶喊声,还有那最后垂死的哀求声。

    好像是隔着另外一个世纪一样。

    他也这样看着我,波澜不惊。

    他没有离开一步,就在那里站着。

    “这是你欠我的!”

    我狠狠刺入了他的胸膛,没有任何一丝的犹豫。

    他就那样温睐的看着我,就好像是我做错了一样。

    时间仿佛好像停止了一样,他看着我,恍若隔世。

    我低头看着他胸口的鲜血就好像是彼岸花的绽放一样,那样的美轮美奂。

    只是可惜,他没有还手。

    他轻笑了一声,言道:“我这一生做的最错的一件事情就是用自己的私心来欺骗了你。明明就知道拥有灵心的你,该是执掌仙界的灵女,可那一己之私,让你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是我作为一个仙人更不应该有的。对不起,花玖。”

    我此刻已经顾不得他究竟说的是谎话,还是实话了。

    我捏紧了手中的龙冢之剑,在增进了一分,他咬了咬牙,还是那样笑着,不过,他笑的很难看。

    “素珉从前是出身于烟花巷柳,我对所有的人都没有芥蒂。我唯独对她有着芥蒂!你应该清楚,是谁到底操控着谁,又是谁,在牵引着谁。槐都,我杀了你,要替我自己所犯下的愚蠢来一个了结,也要替言生来报仇。”

    我说的格外平静,波澜不惊。

    已经到了最后这样一步,我不会停手,也不会有任何的悔意。

    他笑笑,什么话都没有。

    我松开了龙冢之剑,那剑掉落在地上的声音清脆悦耳。

    就像是一只耳环掉在了地上一样,我低头,看着龙冢之剑。

    又抬头,看向了他槐都。

    四周的声音越来越惨烈,忽然感觉身后被刺入了一把剑。这把剑,是那样的冰冷如骨,“你也应该去死!”

    “不,不!”槐都嘶吼了起来。

    他为什么要嘶吼?难道是因为怜悯着我吗?

    还是说,他是真的对我有情。

    他若是真的对我有情,不至于到这个地步的。

    我也应该清醒起来了,如果继续那样下去,是没有好的结果的。

    杀我之人是席戎,我知道。

    既然如此,那我葬身在这里便是了。

    反正已经没有了任何活下去的意义,在这样死乞白赖的苟且活下去,是没有什么用的。

    我缓缓闭上了眼睛,因为我知道,我命该如此了。

    可是,我闭上眼睛看到的不是一片黑暗,而是通明如白昼一般的光明。

    我伸手去触碰,那竟然是真的,真的是光明!

    我惊讶的睁开了眼睛,四周,竟然是花卉观!

    我竟然身处在花卉观之中?

    这是梦?是幻境?是我死了?

    “花玖,你做什么呢?甘露采集好了吗?平日里头也没有见你这么出神,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说给我听听啊!”

    这是花漾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我就像是如梦初醒了一般。

    我愣愣看着她,她的面貌和模样,都是那个时候的样子。

    我回来了?

    我正在诧异之时,花漾又弹了一下我的脑袋,道:“不说就算了!我也不与你离间什么了,我要去和师妹们玩了!”

    这个对话,多有些熟悉啊……

    就在花漾转身离开之时,我却叫住了她,“花漾!”

    她秀眉蹙起,多有些不解之意,问道:“何事?”

    “是不是过几日是仙人带着接班人过来呢?”我几乎是绷着神经问着花漾的,生怕下一秒,这些东西就会烟消云散了。

    花漾似乎是觉得好笑,哈哈大笑了几声,指着我道:“花玖!你是不是睡糊涂了啊?什么仙人来我们这里啊!仙人是不可能来的,是你自己多想了啊!”

    花漾摆摆手,要离开,但她忽然又转过身来对我道:“是哦。听观主说好像仙人是要来的,不过不是为了什么接班人的事情,而是为了一个叫做花溪的孩子。她身上好像有什么灵心,是什么灵女。”

    花漾挠了挠头,望了望天空,自己嘴里头还在嘀咕着,就这样离去了。

    我回来了?我真的回来了?

    可是为什么,花溪成了拥有灵心的灵女呢?

    那么我呢?就只是一个平凡的道姑了。

    这样最好,我一直以来的心愿就是做一个平平凡凡的道姑。

    可是我为什么又回到了彼时呢?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不是亲手杀了槐都?槐都不是也死了吗?可为何……

    我很不明白这一切,好想一切都是那样的糊里糊涂。

    入夜,晨起。

    花卉观中的钟声又一次敲响了起来,第一声,遵花卉观五戒六训。第二声,晨起,练剑,诵经,第三声,清心正意,摒弃七情六欲。

    日子还是日复一日,可是我却觉得越来越奇怪。

    直至一日,槐都来花卉观中带走花溪。

    我才清楚,原来都是真的。

    这一次,他看了我,我却一眼都没有去看他。

    因为我已经觉得没有任何必要了,该恨的也恨了,那么,该过去的也该过去了。

    他依旧是仙风道骨的模样,可是没有人知道他的过去如何……

    只是希望花溪不要在和我一样了,他们,也不要在怀有什么芥蒂之心了。

    “你叫什么名字?”他问我,他又开始问我了。

    真是讽刺啊。

    “花玖。”我答得没有任何情感,就连头都未曾抬一下,因为我不想看见他出现在我的眼前头。

    之后他什么都没有说,或许是因为我的言语太刻薄了一些吧。

    他带着花溪走了,我看着花溪懵懵懂懂的样子就像为她祈福。

    一日,我回到房中。

    那桌上面放着一块晶莹剔透的贝壳。

    这块贝壳,就好像勾起了我所有的回忆一样。

    鲛人,仙界,冥界,还有葵兮……

    包括阴池鬼后对我的利用,还有魔尊他们。

    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现如今,却是在也经历不到了,我也不想再去经历什么了。

    傍晚之时,我去了一趟泉州城的海域边上。

    海风习习,吹气我的发丝。

    我看着手中的这块贝壳,是姜知音送我的。

    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欢迎回来。”

    “浅残?”

    她从海水中走了出来,身上的鳞片流光溢彩,好像比原先更加的漂亮好看了。

    我笑了笑,真的是有些开心,我唤道:“浅残。”

    “葵兮用自己千年的修为和妖身换来了一切的初始。他自己,却变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他受到了千疮百孔的痛苦,换了我们所有人的初始。花玖,葵兮对你有情是真,今后,也希望你好好走下去。”

    什么?是葵兮?

    “葵兮用自己千年的妖身换来了一切的初始?他为什么要那么做?他自己会失去所有的……”我有些黯然伤感。

    我从来都不知葵兮的默默无闻竟然衍变成了这样。

    我虽不后悔,但是对于葵兮,我却是心怀感激和愧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