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1章 爱又是什么
    :

    我将梦里所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她们,他们每个人脸上都不是很惊讶。

    难道,他们早就知道了这一切是吗?

    还是说,槐都和素珉的事情就是人人皆知的呢?

    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的是吗?

    看起来,终究讽刺的还是我自己。

    “为什么?”我有些怨怼的看着他们,语气里头带有微微颤抖着的意思。

    梦境原来有时候也会是真。

    不,那根本就是一个幻境,哪里来的梦境。

    幻境中告诉了我一切,槐都和素珉的过往。

    他们同为仙人,但出身自然是不同。

    可我原先是一个道姑,但现在看来我却要比那个素珉出身高尚的多了。

    我并非是有着什么芥蒂,因为我就是恨。

    我恨不得他们两人一起去死。

    可只是嘴上说说罢了,终究该如何去结束这一切,我很茫然。

    “所以,我早就让你去看看槐都的过往了。但是,你没有下定决心去看。”言生的声音,都已经开始有了变化。

    我是真的不忍于心去看这言生这个样子,我沉沉叹了口气,答言着他:“我的确没有下定决心。但是这一次,我却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我说的格外冷意冉冉,他人听的也都是眉头紧皱。

    唯独言生,他一脸的平静使然。

    因为言生和我的目的是同样的,就是为了杀了槐都。

    “你昏迷之时红衍来找过你。”言生继续道。

    我愣了愣,拾起了身来,看向言生,多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他:“红衍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言生道:“她说你醒来去一趟魔都就好了,她会告诉你一切。”

    言生这么一说,我也已经猜晓了几分。

    肯定是为了席戎的事情,红衍一心一意的想要杀掉席戎。

    她的计策也很周密,而且是谋划了好久。

    她想要杀掉席戎,其实并非是什么难事。

    只不过他们的手段有时候比我们要高明的多,所以说,很难说。

    紧接着我就起了身,拿起了龙冢之剑。

    触碰的那一下就感觉是有针在扎着自己一下,但过了便就好了。

    看起来这龙冢之剑还是对我有些芥蒂的,这样的反噬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让我自己的性命栽在了龙冢之剑上面。

    但我更希望是我杀了槐都之后。

    “花玖。你要一人去魔都?”就在我离开之时,言生突然一问。

    我转身看向了他,答言:“我一人去就可。”

    言生只是看了看我,什么都没有说。

    我现在已经是什么都不怕了,也抛下了过往的种种。

    他槐都是欠我的。

    难道还想要我继续去被他利用?

    尤其是我知道了他和素珉之间的过去,我就觉得他更不可能饶恕了。

    我离开沧海,就赶去了魔都。

    这一刻,我是多有些入魔的。

    当我拿到龙冢之剑之后,我就已经发现自己很不对劲了。

    恐怕,我就是下一个红衍。

    但那些都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尽快解决这一切。

    然而越拖下下去,就很有可能不会这么快的结束。虽然我深知这一切没有那么的简单,可总归要踏出那一步的。

    不管是人,还是妖,亦或者是魔。

    我都已经无所谓了,我现在看的格外淡然。

    我是迎着火凤凰到了魔都的,魔都的光景还是一如既往。

    这副样子也多亏了魔尊,更是拜我所赐。

    如若不是我放了魔尊,还会有这一切吗?不可能。

    我自视自己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但没关系。

    我款款而萧条的到了魔尊这里,进去之后,红衍就已经在等我了。

    看来红衍也是早有预料的模样。

    “怎么了?”我开门见山的问她,没有半点废话。

    红衍挑眉,答言道:“你应该知道席戎现在已经是无法无天了。所以,我们要尽快铲除掉他才是,是不是呢?”

    红衍反问我,我笑笑,笑的多有些诡异,但依旧风轻云淡的答言着她:“席戎。是个祸害。但是比起槐都来又算什么呢?我看,他们每个人都是那样的道貌岸然。琼夕榕被浮袖杀了之后,席戎就是一直怀恨在心的。”

    “那么呢?那么你想怎么做呢?”红衍继续追问着我,她波澜不惊。

    我依然是似笑非笑的模样,继续答言着她:“他想要杀害鲛人没有可能。他的那个好徒儿本来就不是什么善累,她死的其所。只不过,有些人可不那么认为。所以红衍你觉得我会怎么做?”

    红衍皮笑肉不笑,“杀了他。”

    红衍说出了她的目的,而她本来的目的不就是如此吗?

    “所以,你需要我来帮你是吗?”我挑眉阴阳怪气的问她。

    她笑了笑,只见她身后慢慢走出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就是阴池鬼后。

    红衍什么时候和阴池鬼后有了关系?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红衍这又是什么意思?

    “你们?”我有些惊讶的问了出来。

    阴池鬼后勾唇笑了笑,浅然回答着我:“合作关系。”

    可我听出来的却是阴池鬼后的阴森和幽幽。

    她永远都是那个样子,世事无关,却每件事情都把握的很好。

    我相信她和红衍合作,肯定是出于了其他的原因。也肯定是对她有利的,不然,她是不会和红衍合作的。

    我试探问道:“你们都想杀了席戎是吗?”

    阴池鬼后微微摇了摇头,她烈焰红唇的模样真是叫人害怕,多少是有些畏惧的。紧接着,便就听见她言道:“不。我是为了席戎炼的丹药。”

    哦,是啊。

    席戎之前可是一位炼丹师。

    如今成了上仙,但始终都没有放弃过炼丹。

    据说,他所炼制的丹药有助人起死回生。

    可惜的,他炼制的丹药也复活不了素珉,只有我的灵心才可以。

    如果他炼制的丹药可以复活素珉的话,也不至于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有些心寒,只是“哦。”了一声,再无他话。

    可随后阴池鬼后不知道又什么时候走到我的面前来,当她的指甲划过我脸颊的时候,我就知道阴池鬼后又要对我警告什么了。

    “记住。我曾经对槐都暗生过情愫。可惜,他的心上只有那个素珉。可这之后,我却发现还有更多的人值得去喜欢,不是吗?”阴池鬼后的问的阴阳怪气,她的意思是什么?难道是在影射着我对槐都有情?

    可显然,并没有那么的有情。

    我打开了阴池鬼后的手,笃定道:“槐都是槐都,我是我。我们之间没有可能,可是我接受不了从头到尾的背叛。而且,浮袖也是因他而死,我不会原谅他的!”

    但阴池鬼后依然风轻云淡,她继续淡然道:“是与不是。也只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不是吗?”

    我选择了回避,我撇过脸去,没有再看阴池鬼后。

    “今天晚上我们就动身去仙界。席戎,他活不过今晚了。”我在红衍的眼底根本就看不见任何一丝的情感,只有冷漠。

    还有,更多的仇恨。

    红衍虽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了席戎,但是,席戎死不死还又是另外一会事情。

    他毕竟是上仙。

    “好。”我没有犹豫的答应了红衍。

    因为我也很想让席戎去死。

    我也不知自己何时变得这样嫉恶如仇了。

    但当我答言完,红衍的神色却是有些复杂了起来,她蹙眉担忧道:“可是,你的冥泽之剑毁了。该如何?”

    我得意一笑,多有些轻蔑的意思,我一字一字答言着她:“可我还有龙冢之剑。”

    当我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阴池鬼后的表情很诡异,有些迷之微笑的意思。

    但是她没有启唇说什么。

    “龙冢之剑?你是不要命了吗?”阴池鬼后是知道我是要拿龙冢之剑的,但是她好像没有告诉过红衍。也难怪红衍会这么的诧异了。

    “命我可以不要。但我花玖的命还不至于了解在幽怨之源。”我说的格外冷然,也多了几分无奈的意思。

    想要得到某些重要的东西,就必须有付出。

    尤其是龙冢之剑,龙冢之剑是属于鲛人的圣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