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70章 到底是什么
    :

    当我拿起来龙冢之剑的时候,我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胸中好像是堆积了鲜血一样,只要我一个不慎,我就会吐血身亡。

    “啊!”

    龙冢之剑周身的光芒,的确是让我措不及防。

    我痛的喊出了声音,恍若听见谁在唤着我的名字,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我已经拿到了冥泽之剑,我就不会放手了。

    直至龙冢之剑在我的手中了,我才觉得安心了一些。

    终于,终于……

    我没有吐血身亡,而是被龙冢之剑反噬的差不多了。

    也差一点点就要失去了我的性命,可不管怎么说,我总归是拿到了冥泽之剑。

    我醒来,身边边却是跪着一个粗布麻衣的姑娘。

    “小姐!我求你帮帮我!帮帮我!”她眼泛泪花,面色复杂。

    我也只能够惋惜地看了她一眼,我连自己都帮不了,还怎么去帮助别人呢?

    “很抱歉,我帮不了你。”我实言答她。

    因为我是谁都帮不了。

    她的目光有些怨怼,我仔细去看了看,这个姑娘不就是当日我和云唤救下的那个姑娘吗?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可是这里又是哪里?

    可我又在此刻看见了槐都,他站在了船头上。

    那徐徐风,温柔而过,带动着衣角翻飞,白色的,像是织女做出来白云,洁白无暇,确实遥不可及的,那一双眸子熠熠生辉,眉如墨画,唇如梅花。

    那人正是槐都,他矗立在船头,遥遥独立。

    就是那么一刹那之间,我轻轻看他一眼,只感觉整个心间儿都是一颤一颤的,像是有着蛊虫一样,慢慢啃食着自己的心,那么不沉迷。

    然而,他或许永远也不知道,有一个人,就是因为这么一眼,而情根深重,以至于无法自拔。

    我是对槐都暗生了情愫。

    如果他没有出现我的世界里头,或许,我不是这个样子。

    可是一眨眼,又不见了……

    难道,我又是坠入了幻境之中?

    不可能啊,我怎么感觉是那样的真切。

    那船还是冉冉而去,直我在也看不见槐都的身影。

    不知是谁,站在我身边,我已然发觉。

    当我侧目去看,竟然是楼知,她有些怪异,突然噗嗤一笑,看着我一蹙眉,问道:“你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吗?”

    我多有些不悦,她这是什么意思?

    我顿了顿,才说道:“楼知,你为何会在这里?”

    我反问着她,因为我要弄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楼知听见我这么一反问她,又是惊讶,又是怪异,突然她笑了笑,答言道:“难道你不知道吗?”

    她居然还反问起我来了,还真是给我留了一手呢。

    “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这样凌厉一声,我知道是谁的,就是宋妖儿的。

    可是楼知看了看宋妖儿,也就是这么一看,瞬间让宋妖儿羞怯的通红,如同朝阳晚霞似的,方才那嚣张气焰,消失殆尽了。

    看着宋妖儿这个样子,就知道她是有多么的憧憬着楼知仙子了。

    我突然觉得好笑了起来,竟然调侃着宋妖儿道:“你看看你,明明方才还是那样的狠厉无比,怎么此刻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宋妖儿听到以后,白了一眼我。

    但我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竟然又到了船上。

    竟然还迷迷糊糊的跟着宋妖儿一同下船,还没有走多久,就可以听见那楼阁之中的歌声袅袅,好似被一阵风吹来,悄然而至。

    还没有走进楼阁,就可以闻见阵阵酒香,缥缈而来。

    远远地看过去,还可以看见一群歌女窈窕生姿,各个貌美如花似锦。

    放眼看过去,的确是如此,看衣服服饰,都是雍容华贵的,在灯火阑珊之处,那衣服都可以反射出来流光溢彩。

    走进几步,突然有一个人上前而来,问到:“你是花玖?”

    看到这个人之后,我的脸色都变成了铁青。

    这个人不是穆崇吗?他不是死了吗?而且是灰飞烟灭了,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没有答他,因为我已经呆滞了,可随后就听见他笑道:“我知道你是花玖,进来吧。”

    随后,几个下人对着我是点头哈腰,神情越发的恭敬,带着我和宋妖儿来了一个雅间儿。

    那雅间儿是由着一层纱曼给遮盖住。

    那层纱也是奇妙非凡的,外头的人看不进来,可是里面的人却可以清清楚楚看到外头。

    我看着人群嘈杂一片,却是在千人万人之中,看见了一个身影,那竟然是又是槐都。

    他怎么又会在这里?

    我自己心中想着,也不自觉说出来:“槐都?”

    我愣了愣,怔然看向了穆崇。

    他也是看了一眼我,又顺着我方才的的目光看过去,正好就看见了槐都。

    他似乎是多有些疑惑的意思,皱眉问我:“你是惊讶他怎么会来吧!这里可不是作乐显摆的地方,也多有文人诗客。而槐都,来这里恐怕是为了其他的事情吧。”

    他多有些套我话的意思。

    可是穆崇不是死了吗?他说话也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难道,是我死了?

    但我依旧保持着那份已经融入进来了的心情,我点了点头,目光终于从穆崇的身上移开,笑问道:“那你呢!是为了雅致,还是享乐?亦或者,是为了其他的事情而来?”

    他听到我的话,哈哈地笑道:“你说呢!应该是全部都有吧!”

    穆崇究竟是变了个性子,还是说他根本就不是穆崇呢?是一个皮囊?

    而我们说话之间,那高台之上,帷幕虽然轻薄,可是在隐约之处,可以看一个娉婷的身影,绰约之间,还可以看见那个人抱着琴弦。

    我看的有些入了眼,穆崇言道:“别看这个姑娘出身烟花巷柳,可是才名远播,弹得一手好琵琶!叫做素珉,这名字也确实清雅。”

    素珉?

    她是素珉?

    那么槐都,就是为了素珉而来?

    她既然出身于烟花巷柳,那么为何又变成了仙人?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情?

    这其中究竟还有我多少不知道的事情?

    我听了素珉的出身,的确是很惊讶的,我也有些不敢置信的看向了穆崇,说道:“青楼女子在此,怕是不妥的吧。”

    我是有些试探着穆崇的意思,他摆了摆手,解释说道:“有什么不妥的,世人对于人的偏见,还不是随波逐流的,一个人不在意,没有人理会,可是一百个人在意,那原本在意的人,也就不在意了!更何况,那素珉听说可是灵根深重呢,那槐都真人今日来就是为了那素珉,你可想而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指甲都快要嵌进血肉之中一样,我恨,我好恨。

    我没有理会他,可他却继续喋喋不休的说着。

    他说着,说着,就变了味道:“你倒是厉害,拥有灵心,可是要被重视起来的!”

    我冷笑了一声,目光如炬的盯住了他,质问道:“难道说,你是为了我的灵心吗?是吗?”

    我说的极其古怪,他看我的眼神也越来越胆怯了。

    我起身,走到他面前,狠狠捏住了他的脖子,冷声道:“穆崇,你还以为你是那个穆崇吗?还是说,你觉得现在你就可以致我于死地了呢?”

    “没有,我没有……”他此刻就像是一个孩子一样,无辜。

    究竟是怎么了?这到底是幻境,还是现实呢?

    为何?为何?

    我又到底是怎么了?这一切又是怎么了?

    “穆崇,你不要在我眼前头装模作样了,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要得到我的灵心,是不是?!”我近乎于嘶吼。

    可他却是在苦苦哀求着,一直说他没有,他没有。

    可是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你永远都别想得到我的灵心!你们想都不要想!”就好像是压抑了好久的愤怒一下子发泄了一样。

    我用了自己所有的力气,就是要捏死穆崇。

    但就在此时,我却感到后背冰凉,像是被一把利器穿透了一下。

    我怔然,低头去看,是一把剑,那把剑竟然穿透了我的身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