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9章 寸步难行
    :

    不知道经过了多少个漫漫长夜,我才终于等到了那一天。

    这一天,终究是会来的。

    看着海后菱鲛唤出幽怨之源,我再次知道自己将会陷入痛苦和折磨的境地。

    我看着幽怨之源一点点的显现,不禁上扬上扬了唇角,笑了笑,自喃自语道:“这一次不会错了。”

    我虽然不知道得到龙冢之剑会发生什么,但我的预感不是很好。

    “幽怨之源开启了。”海后菱鲛这样威严一声落下,里面却夹杂了一些无奈的意思。

    不知是在为我而担忧,亦或者是其他什么。

    现下,都已经不重要了。

    我与海后四目相对,可是我没有要逃避的意思。我点点头,言道:“那就进去吧。”

    就在我要进入幽怨之源的时候,却被一只手拉住,紧接着我就听见了一声呵斥:“你这个样子要拿到龙冢之剑是找死吗?!”

    怎么来的如此莫名其妙,我就连来人都没有看是谁,便就甩开了手,冷声道:“既然是我已经做了的选择,我就不会后悔。”

    “你这样,会死的!”可那人似乎还是不肯死心的拉住了我,继续劝解着我。

    这个人到底是谁?为何要多管闲事?

    我转过身去看,竟然是云唤!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又是怎么知道龙冢之剑这件事情的?

    他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云唤,不该你管的事情就不要管!”我说的疾声厉色,就是在训斥着云唤。

    虽然一切都是那么的突然,但我想,云唤也并非是随随便便就得知的。

    “花玖!纵使你变成这个样子你还是花玖!但是要拿到龙冢之剑,你会死的啊!”云唤情急真切。

    他是个不会说谎话的人,事到如今他说出来这样的话。

    我不知道应该是高兴还是难过。

    就在我犹豫之时,浅残突然一把推开了云唤,冷声道:“这事情,你还管不着。”

    只见云唤向后踉跄了几步,继续不停劝解着我:“花玖,你真的会死的!”

    死不死都已经不重要了,我自认为我是不会死在这里的。

    起码,我要死在槐都的后面。

    不然,我也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言生不是吗?

    “住嘴!”浅残又厉声呵斥着云唤。

    但云唤依旧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又是一把握住了我的胳膊,神色复杂,蹙眉道:“花玖!你可不能用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啊!”

    “滚。”

    浅残恶语相加,如果在这样下去云唤肯定是要被浅残杀死的。

    我推开了他,极具芥蒂道:“你走吧。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我了。”

    “花玖!你还真是个倔强的姑子!你的命不要就不要了,可是你顾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这……这一声是宋妖儿的声音?

    就算我分辨不出来别人的声音,可是对宋妖儿的声音我却是分辨的很清楚。

    她浑身戾气,丝毫未变。

    她秀眉蹙起,好像是真的为我很担心。

    宋妖儿和云唤来了,难道就是为了阻止我吗?

    随后就见宋妖儿急匆匆的疾步走到了我面前来,警告道:“花玖,你今天若是入了幽怨之源,便就是九死一生了,你还想进去吗?”

    宋妖儿虽然是警告,但是话里面难得有了一丝柔和。

    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宋妖儿这般说,我笑笑,答言着她:“即便是九死一生,我也要试一试的。我相信我花玖还不至于死在幽怨之源,因为我还要拿到龙冢之剑啊。”

    我不知道自己说出来这样的话是不是疯了。

    宋妖儿嗤笑了着,多有讽刺的意思,“花玖,你是疯了是吗?你难道不清楚你现在的身子吗?”

    “那么你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呢?”浅残忽然冰冷质问着宋妖儿。

    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是我知道浅残是很在乎的,她也是有些急促的。

    不然,方才就不会那样催着我了。

    宋妖儿上前几步来,几乎是站在了浅残的面前,冷笑了一声,答言着浅残:“我们当然知道了。有些事情终究是会被人所知的,更何况,花玖曾经是和我们一起同行的同道中人。那份情谊还是在的,绝对不会让花玖死在这里!”

    我就知道,宋妖儿谁都不会怕。

    除了那一次钱家的事情,宋妖儿,好像是真的没有怕过什么。

    浅残看着宋妖儿笑了一下,淡然道:“很好。不愧是莒国的公主莒时。”

    浅残知道?浅残居然知道?

    紧接着,浅残就看向了我,提醒道:“再耗下去你就进不去幽怨之源。”

    我惊了一下,顾不得他们的劝说了,一步不停的进入了幽怨之源。

    我似乎听见了一声谁的不要。

    但已经没有用了,我已经进入了幽怨之源了。

    海后菱鲛是同我们一起进来的,因为海后实属是不放心我的安全。

    也有可能,我的命就会结果在了这里。

    但是我根本就不会相信的,毕竟所发生的这一切都是那样的真切。

    根本就不是梦境,是真实的。

    既然是真实的就要全力以赴。

    还是那个样子,可是这一次的寒气深深就像是腐蚀着我的身体一样。

    我每走一步,都觉得格外吃力。

    就好像是有千斤重的东西压在我身上一样,让我寸步难行。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反噬吗?

    可是依然强撑着,不让他们看见我眼底的复杂和吃力。

    我依旧是风轻云淡的模样,不奇怪,也不吃力的。

    直到看见了龙冢之剑,我才觉得轻松了一些。

    可当我看到那熠熠生辉的龙冢之剑之时,我不幸倒地。

    霎时间,感觉胸口就溢出来了鲜血。

    姜知音和夜笙赶紧扶起了我,关切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你胸口的鲜血……”姜知音又一次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我却站起了身来,摆了摆手,道了声没事,又继续向前走着。

    可就在此刻,海后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冷声道:“如果不行就不要继续了。我不想你为了龙冢之剑付出自己的性命。”

    海后的话暖人心,但是我要杀了槐都,我就是要拿到龙冢之剑。

    我甩开了海后的手,什么都没有回答。

    继续一步一步的逼近龙冢之剑。

    可就在我的手要触碰到龙冢之剑之时,四周又如白昼一般通明,将我包裹其中。

    没有灰暗,只有光明。

    只听见叹息一声,道:“这个世界上不公平的事情多的去了,生死也不公平的去了。可你又为何一次一次的这么做?你明知道你自己拿了龙冢之剑,如果不死活下来也很困难。甚至体内的灵气会被吸干。是这样,你也想继续下去吗?”

    我听出来了,这个声音是海帝的。

    在这样的时刻他又为我编织了一场幻境,是真实,也是幻觉。

    我知道海帝说的头头是道,可他最终还是无可奈何叹息一声。

    我干笑了几声,看着负手而立的海帝。

    他总是这般,不知是善良,还是海帝本性如此。

    但他的传奇,我却是了解的很透彻。

    我也深深的知道海帝有心劝解与我,但好多的话都是不方便说的。

    我答言:“海帝。我知道你是想要劝解我。可是,我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什么都不会怕了,更何况得到了龙冢之剑,一切都会结束。”

    海帝蹙眉,眼神复杂,道:“可冥泽之剑和龙冢之剑不同。你要知道龙冢之剑是鲛人的圣物,剑身没有隐晦之气,更是没有那样的怨怼。龙冢之剑是用灵气灌注的,所以你现在的灵心是和龙冢之剑相克的。如若换了从前,还可以。但是现在呢?你却是要搭上性命的。”

    我知道海帝的意思,是想让我收手。

    因为……

    我如若拿到了龙冢之剑很可能会死。

    这一次我才知道了原来那么多人都并不希望我死。

    可是,我相信这不是我的命格。

    我的命还不至于了解在这里,我就如此的相信,就是如此的不畏惧。

    纵使拿到了龙冢之剑我会千疮百孔,我会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