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8章 可真是讽刺
    :

    缓了几日,才觉得自己身子差不多要好了。

    现在的这副身子的确是不及我从前。

    或许是因为灵心要被摧毁的缘故,也或许是因为我成了妖。

    可不管怎么说,既然是我所选择的不论前方如何,都要走下去。

    “再一次打开幽怨之源你要想好了。这一次,可是不同以往的。”姜知音侧身提醒着我,我知道她也是心有余悸的。

    毕竟幽怨之源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打开的。

    但是这一次为了和他们抗衡,我就必须拿到龙冢之剑。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龙冢之剑居然是我自己解封的。

    尘封之时,我以为龙冢之剑会永远尘封在幽怨之源。

    没想到现下却要我亲手拿走龙冢之剑。

    我脑中思绪很多,但却是笑了笑,答言着姜知音:“我没事的。”

    姜知音微微叹了口气,她的眼神似乎是多有些伤感之意。她转过身去,是不想让我看见她眼底的悲伤吧。

    也可以说夜笙和姜知音是一步一步看见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走吧。”

    浅残这样一声落下,我就知道这一次我又要付出痛苦了。

    尽管自己承受不了,可是非要去承受。

    我就不相信我受不了这一切,不管是豺狼虎豹,还是像找冰血石那般的恐怖。我都已经不在乎了,我在乎的只是尽快结束这一切。

    我的结果怎样,我都已经不在乎了。

    我只求得我身边的人安稳,这样就已经足够。

    我站在沧海的海域边上,看着潮涨潮落。

    此刻那虽然不是最致命的,甚至还觉得是美妙的。

    可等一下,就是要命的利器了。

    “唤出来吧。”浅残就像是和这件事无关一样,说出来的话都是那样的具有芥蒂。

    我知道,浅残就是这个性子。

    她在我的身边,我方得安心。

    但是言生,他真的已经不能够在帮我更多的。

    我甚至都不知道言生什么时候就和离开我,他为了这个仇恨已经隐忍了这么多年。我如若不去替他完成,不替自己完成。

    那么,我真的就是白白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没想多少,点了点头。

    我双手合十,默念咒语。

    在我的掌心汇聚出来的光芒是浅蓝,是鲛人的象征,更是要唤出来幽怨之源。

    直到那光芒彻底要吞噬掉我自己,我才开始感觉到了不对劲。

    我头脑剧痛,难道又是彼岸花在作祟吗?

    我想停下来,可是无论怎样我都停不下来了。

    直至我看见了幽怨之源显现出的一角,我找到了继续下去的理由。

    可是脑子里头真的就像是有什么在作祟着一样,好像就是在阻止着我不要去那样做。

    “是生是死,你难道不知道吗?”

    这是谁的声音?谁的声音?

    我脑子里头的这个声音……是,阴池鬼后?

    “你今天付诸一切,你就会死在这里。你当初尘封幽怨之源之时你的灵心是有着灵气的。更是正义的,可现下,你觉得你的灵气还是那样吗?这样下去,你的内力会耗光,还没开启幽怨之源,你就会死。”

    阴池鬼后好像就是在我身边一样,可是我现在根本就停不下来了。

    我感觉自己嘴唇发白,面若素白,内力好像一点点的被吸走。

    这样下去,真的就会想阴池鬼后所说的一样。

    幽怨之源还没有开启,我便就要死在了这里。

    可我无法停止,我就继续下去。

    我硬生生的强撑着,而脑子的剧痛就像是要炸开一样。

    “住手!”

    忽然一道光芒打开了我,我顿然倒地,口吐鲜血。

    这是我第一次这个样子,这般的狼狈不堪。

    我看着手中的鲜血,实在是不敢相信。

    原来灵心有时也是这么的脆弱,这么的不堪一击。

    我若是在继续相信下去,恐怕我没有杀了槐都,就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手中。

    多么的可笑,多么的讽刺。

    我干笑了几声,想拿出手帕抬手去擦掉嘴角的鲜血,可是没有用。我就连手都抬不起来了,恐怕,我也打不开幽怨之源了。

    “浅残!你知道你这么做是在让花玖死吗?!”

    “那又何妨?我这是在帮她。”

    “胡言乱语!”

    是海后刚才救了我,现在海后和浅残争执。

    夜笙和姜知音扶起了我,我多有踉跄,根本就站不稳。

    或许要人一直扶着,我才能够站的稳吧。

    从前有言生在身边他是第一个会来扶我的人,现在他自己走路都是那样的颤颤巍巍。

    究竟是言生作茧自缚,还是说,他是为了我?

    总觉得一切都是那样不可信。

    浅残的狠,是真狠。

    “幽怨之源除了我,其他人若是想要去打开。那就是死。更何况,现在的你还能够打开龙冢之剑吗?还有你,浅残,你难道不知道吗?”海后的口气里头尽数都是责怪之意。

    我也知道对我而言我什么都不知道。

    到现在我还是愚蠢的,别人叫我去做什么我就去做什么。

    恐怕这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了……

    突然就感觉有人紧紧抓住了我的胳膊,然后扶住了我,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耳畔那阴森幽幽的声音:“你要知道,在你身边一直帮着你的人是我。我会永远站在你这一面,不要忘了我,我是阴池鬼后。”

    这究竟是幻觉?还是真的?

    “阴池,鬼后?”我多有些试探的意思。

    当她的只见掠过我脖颈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她是阴池鬼后。

    手臂上面彼岸花的图腾的怎样都不会改变的。

    更何况阴池鬼后来去自如,不论做什么都是那样的阴森。我又怎么能够猜到阴池鬼后何时来的,又是想要做什么。

    到为止,我已经不怕任何了。

    “阴池鬼后,你来沧海是要做什么?”我蹙眉问她。

    阴池鬼后笑了一声,答言着我:“我若是不来,你就死了。你以为呢?”

    我为何会觉得阴池鬼后最后的疑问有些别有用心的意思。

    我已经感觉自己撑不了多久了,还未等我回答阴池鬼后,便就觉得眼前头一片茫然,黑沉沉的……

    我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梦见我为了龙冢之剑而牺牲了自己。

    没有得到龙冢之剑,我却搭上了自己的性命。

    多有些不值得。

    可等我再次醒来,我还活着。

    那只不过是幻觉而已,是一个梦。

    夜笙看见我醒来之后,赶紧为我倒了杯水,安慰了几句。

    可紧接着,夜笙的面色就有些复杂,他坦言道:“海后已经答应了帮我们开启幽怨之源。但龙冢之剑还是需要你自己来解封,可是你的身子现在根本就不行,看来又要缓些时日了。”

    我有些自嘲,干笑了几声,答言着言生:“我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这副身子有何用。我也从来没有想过会被逼到如此的境地来,真是讽刺啊。”

    我抬头,目光有些怨怼。

    可不知道什么时候泪水就从脸颊滑落了。

    流泪?

    我原来也是会流泪的啊。只不过这样的眼泪多有些不情不愿。

    因为我没有拿到龙冢之剑,没有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我恨,我也愧对言生。

    “花玖。你不要难过。我们谁都想不到会走到了今天这一步。鲛人,也很难活的……”姜知音说着,便有些难过的低下了头。。

    是啊,鲛人也很难活的。

    可是,谁人又好过呢?

    我深知这其中的一切,因为,我从前是一个修道之人。

    尽管现在已经改变了这么多,但有些道理我始终记得。

    “你和阴池鬼后关系匪浅呢?”浅残突然这样的问我,她话里面的意思很深重。

    我不恨她,我对鲛人就是恨不起来。

    尤其是发生了浮袖那样的事情,我就更加觉得我愧对与鲛人。

    浅残就坐在那里,还是一副什么都和自己无关的事情。我也如实回答着浅残:“是阴池鬼后在我脑子中种下了彼岸花。她利用我,蛊惑我的心智。事到如今,我都不知道阴池鬼后是正是邪。”

    “亦正亦邪。阴池鬼后这个人你不要把她想的太好了。总有一天,她会亲手杀了你的。你难道不知道阴池鬼后之前是为了什么让毒药去监视你的吗?”浅残凌厉的目光突然看向了我,她眼底什么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