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7章 终是虚无
    :

    一切终是虚无,终是在饥寒交迫之时看见的食物、菜肴。

    人死枉然,徒劳无获。

    万物皆有自己的命数,更有自己的命格。

    追究什么是非,追究什么爱恨。

    一直付出的人,却得不到想要的回报。

    直至所有幻境崩塌,烟消云散。

    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我也从来就没有想过冥泽之剑会毁掉,现下,没有了冥泽之剑。那我还要靠什么才能够保得住所有人周全呢?

    葵兮叹了一口气,多有些对不住的我意思,歉意道:“是我的计划不周全,没有想到这样的后果。让你丢失了冥泽之剑,你打我吧,你骂我吧。”

    冥泽之剑本就是虚无的,葵兮以为我会怪他,但我不会怪。

    我从小便就是一个道姑,对很多事情也都很的很淡然。

    虽然冥泽之剑是属于拥有灵心的人的东西,但是,变成了那个样子不要也罢。现如今冥泽之剑就成了一把普普通通的剑,并不止于去追究什么了。

    我摇了摇头,浅然回答着葵兮:“没事。冥泽之剑本该如此的。”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槐都真人他们为你设下的计策。目的,就是为了毁掉冥泽之剑。正好,你们就中了计。”

    我和葵兮纷纷看向了说话的言生。

    他难道早就知道了吗?

    “你早知道?”我问他。

    他的眸色很平静,就像是经历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

    我又何尝不是一样呢。

    “你们回来之后,我才占卜出来。没用了,用十年的寿命看见了你的现在。现如今,我自己,也要万劫不复了。”

    言生说着,干笑了几声。

    好像是要硬生生挤出那样的笑容似的,他的脸色真的很难看。

    万劫不复?

    为什么?

    “言生,你到底还对我隐瞒了什么?”我多有激动,一把抓住了言生的胳膊,我冷然盯着他,我希望他此刻就给我一个答案出来。

    立刻!马上!

    言生的笑声越来越大,也像极了最后挣扎死与活。

    我抓着言生的胳膊越来越紧了,就连声音都变得嘶哑了起来,“告诉我?!”

    他笑了笑,不语。

    我却是摇了摇头,缓缓松开了他。

    他渐渐转过身去,为何,为何他的身子变得瘦弱了?为何低了一些呢?就来本来那样合身的衣衫都变得宽大了一些。

    这是怎么回事?

    “言生,你,你怎么了?”我只见姜知音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好像是不敢去相信眼前头发生的事情一样。

    我此刻甚至都有些迷离,我看着姜知音,我问她,“怎么了?”

    姜知音看了看我,眼神之中满是惊恐和不相信,她颤抖的指着言生,结巴道:“言生,他,他变了……”

    我一把抓住了言生的胳膊,可是触及到的皮肤都不是刚才那样了,而是,松散了。

    更像是一位老者的皮肤,想树干一样。

    “言生,你转过来。”我说的格外平静。

    但是言生不语,也没有转过来。

    “言生!你转过来!”我又开始嘶吼了起来。

    我是真的很害怕,真的很害怕。

    当言生缓缓转过来之时,我竟然有些不敢面对。

    可终究,我看见了现在的言生……

    他犹如风烛残年一般,这还是言生吗?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我甚至不敢去相信我的眼睛,方才明明还是一个完好无损的人,怎么此刻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究竟是怎么了?

    我目光有些怨怼,我质问着他:“为什么?”

    他张口又合上,几次三番的欲言又止。我越发急了起来,“到底是为什么?”

    “我为你占卜之时,搭上的不仅仅是十年寿命,还有这副垂死之身。”他说话的声音怎么也变得奇奇怪怪?

    他的声音沧桑了,也变得沙哑了。

    我就知道一切不会那么的简单。

    言生。他本是不可以走到这一步的。

    但终究,却因为我的缘故而走到了这一步。

    可无论怎么说,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谁的身上都会崩溃。

    可言生,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其实他早就猜到了这一切,他是一个占卜师。

    这样的结果,或许在他的意料之中,但并不是我所想的那般。

    “言生,你不该如此的。”我松开了他的手,的确是觉得有所怜惜。

    他现在如此,将来该如何?

    那知,言生突然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警醒道:“别忘了,你是要做什么的!”

    我波澜不惊的看着言生,答言着他:“我知道。”

    “永远不要忘记。”言生此刻的声音是那般的浑厚响亮。

    因为他和我的目的一样,都是为了杀了槐都。

    他现在不能够完成的,我替他完成。

    我的决心早早就定下了,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不会忘记。”我再一次答言了言生,因为我要让他相信,我没有反悔。

    因为我一直记着槐都对我做过的一切,不管是封存了我的记忆,还是从一开始就有目的的接近于我。

    多只不过是为了我的灵心,而去复活他的旧情人。

    这一切都显得是那样的可笑,可我还被蒙在鼓里,那才是最愚钝的。

    可是……现下没有了冥泽之剑我该如何?

    我该如何去对付那些人?

    我多有失望和惆怅,沉沉叹了口气。

    “没有了冥泽之剑,还有龙冢之剑。”

    这样乍然响起的一声让我惊了惊,等我转过身去看,竟然是黑鲮鲛人浅残。

    她来到沧海是要做什么?

    “浅残?”我纳闷问她。

    我不知道她话里面究竟是什么意思,可我总觉得浅残是在密谋着什么。

    “龙冢之剑。”浅残再一次重复了一遍。

    我真的觉得很吃惊,我看向了姜知音和夜笙。

    他们两人的表情似乎是很淡定,就我一人的表情是那般的着急和质疑。

    紧接着,我又看向了浅残。

    她脸上也是那样的波澜不惊,继续对我道:“龙冢之剑封住,就是为了这样一天。花玖,解封龙冢之剑,唯你所用。”

    龙冢之剑封住是为我所用?不太可能的吧。

    毕竟。

    那是属于鲛人的圣物,怎么可能会是唯我所用的。

    我不会信,我也不敢信。

    “我知道你现在不会相信,但是有海帝说话,一切你自然会清楚。”浅残说完,便就退后了几步。

    之后我就看见了海帝。

    他才是最仙风道骨的人,他始终都是负手而立的模样。

    他与我对视,我好像又一次跌入了那个海帝为我编织的幻境之中去。

    “任何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格和命数。而你,却是偏移了。我相信菱鲛很早之前就告诉过了你,灵心可助你一念得道,也可以一念成魔。就像是红衍一样,她坠入了魔道。而你,虽然没有坠入魔道,却做了一个你一辈子都会后悔的事情。”

    他就像是在平静诉说着一个故事一样,却整合出来了我和红衍的各自。

    我和红衍,的确相同。

    相同的就是灵心,而相同的,还有彼此的重蹈覆辙。

    尽管我知道这一切都是那样的难以置信,可事实亦是如此。

    纵然葵兮现在就站在我的身边,他也知道海帝说的是什么。但是我此刻并没有什么避讳之心,更多的是想快点结束这荒谬的一切。

    “海帝。亦是如此,我该如何?”我是一种无知去问着海帝的,因为我知道海帝会给我正确的答案。

    海帝浅然道:“拿到龙冢之剑,做你应该做的事情。你的命格已经刻在了这里,想要去改变已经不可能了,你就只有顺着走完。”

    其实谁人都不清楚我自己的命数,只有我自己才是最清楚的。

    走到了这一步,我早就应该明白解决这一切了。

    我微微叹了口气,看着手上的冥泽之剑。

    它上面的纹理那样的细致,我爱不释手。

    虽然冥泽之剑被红衍所用,沾染了那晦气,和怨气,将剑身都染成了血红色的。可现如今,冥泽之剑又变回了原来的面貌,它的结局,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