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5章 肝肠寸断
    :

    浮袖说的很淡然,但从她的话中我听到了最后的底线。

    我的心隐隐的,不知道是怎么了。

    就连我看浮袖的时候,都是一直紧紧皱着眉头的。

    “浮袖!你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当年我没有杀死你真的是我的过错!你被这个妖女当初给杀了,却又被她复活了,真是可笑!”

    琼夕榕依然是说的义正言辞,好像她什么都不会怕,也什么都不会改变一样。

    就算是她做的错误,或许在她眼中看来都是对的。

    浮袖依然面色平静,轻笑了一声,冷然道:“既然如此。那就不要说那么多的废话了。”

    “你要干什么?”

    琼夕榕问的急促,想来她也是在怕着浮袖的吧。

    只见从浮袖的手掌心汇聚了蓝色的光芒,而那蓝色的光芒就像是我第一次看见浮袖时的那样。

    我觉得她宛若天人。

    她的鲛珠也是蓝色,但自从我复活她之后,浮袖的双瞳就变成了鲜红色。

    但她汇聚出来的力量却是蓝色。

    我知道,浮袖什么都没有变。

    浮袖手掌心汇聚的蓝色光芒,从浅蓝,变成了深蓝色。

    直至,我看着那些深蓝色的光芒分散。

    就像是无数根引线一样,分布在了整个南域海。

    而浮袖的手中却拉着那引线的引头,浮袖缓缓闭上了眼睛,眼睫毛都没有颤动一下。她好像是在呢喃默念着什么咒语,我听的她一声,“陷。”

    琼夕榕那边所站着的地方的沙子坍塌了下去,他们正在陷入海水之中!

    好像,那海水并不是流动的,而是汇聚在一起的。

    “你在做什么!我为什么动不了?”琼夕榕此刻都在目光如炬的盯住浮袖,质问着她。

    浮袖没有答言,抬起右手,在那根引线上面划过。

    浮袖划过的地方,都是鲜红色的。

    仔细去看,是浮袖划破的自己的手指,用鲜血来灌注着那根引线。

    “我要用我最后的一点点希望,来让你们尝尽如何溺死在海水之中。你们却无能为力,你们,即将覆灭。”

    浮袖说的很空洞,她虽是站在我的面前。

    可是。我听到的是一种灰暗的绝望并不是什么希望。

    就连一点点的希望都没有。听到她说这句话,我的心颤了一下。

    我不知道是为什么,可是我却清楚。

    这一切,总归是有始有终的。

    那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漩涡一样,让他们身陷其中。

    他们一个个的被巨大的漩涡吞噬,然后,消失……

    “不好!”席戎大喊一声。

    他抵挡着浮袖的那股力量,我看的出来,浮袖是很吃力的。

    就在我要上前帮助浮袖一把的时候,却被一只有力的手拉了回来。

    等我转头去看,竟然是菱锐。

    他也是许久不见了,今日,他来是为了南域海的吧。

    我看了看他,什么都没有说,他也对我什么都没有说。

    他拉住了我,肯定有他的道理。

    所以现下我就只有干干看着浮袖那样吃力,她额头上面的汗我真想替她擦一擦,可是我无法近身与她。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浮袖最后一句话落下,那巨大的漩涡就像是一个破洞一样,即刻合住,那全部的人都被那个破洞吞噬。

    但是在最后一刻,席戎却是拉出来了琼夕榕。

    他们两个人逃过了这样一劫,确实是有些不甘心的。

    而琼夕榕,是应该死在浮袖的手中的。

    我本以为浮袖是会有些不甘的,但是她的脸上好像不是那个样子。

    甚至就连一点点的复杂都没有,她收回了那千万根引线,风轻云淡道:“现在,那些不知死活的都死了。就剩下你们两个了,只是可惜,席戎。”

    席戎似乎是有些惊魂未定之意,他愣了愣,才答言着浮袖:“什么?”

    “我不屑对你动手。而琼夕榕,她今天势必要死在这里。”浮袖话落下,便就看见琼夕榕被人勒住了脖子,而勒住她脖子的就是浮袖。

    那跟引线勒着琼夕榕,只要琼夕榕不听话,大喊大叫一声。那么,她的脖子随即就会断裂。

    所以琼夕榕也知道,她并没有大喊大叫。

    她随着那跟引线慢慢走到了浮袖面前,想来,琼夕榕也是很不想死的吧。

    “你是要做什么!”席戎在后面气得跳脚,他和琼夕榕之间非比寻常的关系又落定了一步。

    这都是他们自己自找的,根本就怨不得别人。

    “杀了她。”浮袖依然是回答的无比自然。

    她淡定自若的神情的确很让我佩服,尽管方才是那样的吃力,可此刻,却在她的脸上看不到一点点的倦意和吃力。

    “琼夕榕。上次你将我困在陆地,不知我身上的那道伤疤你可记得?”浮袖是笑着问琼夕榕的,可琼夕榕,此刻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

    因为她也不敢说一句话,说一个字都是死,那么,接下来的话还能够说出来吗?

    浮袖轻笑一声,缓缓收回了那根引线。

    琼夕榕的脖子就是一道红色的勒痕,就在我们都以为琼夕榕又要瘫倒在地上的时候。却被浮袖一把扶住,她就那样镇定自若的扶着琼夕榕,可琼夕榕的目光就只有怨怼和冷然。

    在众人面前被自己的敌手这般凌辱,换做了谁,谁都会心不甘情不愿的吧。

    那道伤疤,该有多么的深……

    尽管浮袖变成了鲛珠,但鲛珠上面的那道伤疤都是清晰可见的。

    琼夕榕她该是多么的狠心。

    现如今浮袖提起来,她琼夕榕不会心愧。但是,她狠辣无比。

    这件事情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我几次没有杀她是对的。

    因为浮袖要手刃了她,这样才能够让琼夕榕来偿还一切。

    “琼夕榕,你应该偿还一切了。”浮袖的声音我为何听起来越来越虚无缥缈了呢?

    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好像是我有时在阴池鬼后脸上看见的死亡一样。

    有时,我却看不见。

    但为什么这一次的浮袖,会变了呢?

    我不明白是哪里变了,可是我总是在为浮袖而担心。

    “应该死的人是你!是你这个作恶多端的鲛人!你们和这个鲛人生养的妖女一样,都应该去死!都应该灰飞烟灭!”

    愣是琼夕榕这样像疯子的一声把我惊醒。

    她琼夕榕,看起来是一辈子都不会忏悔了。

    算起来,她比那个简玉还要过分,即便是过分也不知道收手是什么。

    或许琼夕榕都没有花卉中的一个弟子知道上善若水,从善如流是什么意思。还亏得她是大弟子,在我看来,她就什么都不是。

    浮袖没有在说什么,她手中多了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

    琼夕榕一看,顿时就惊了,大吼了起来,“浮袖!你这是要做什么?你还真的想要杀了我?”

    浮袖摇了摇头,我不明白浮袖是何意思。

    而就在琼夕榕要松懈的时候,浮袖似笑非笑道:“不是杀你。而是你应该偿还的。”

    “偿还?偿还什么?”琼夕榕她一脸的不解,可是我们所有的人都知道她应该偿还什么。

    席戎似乎也是见着气氛不太对劲了,他开始劝说起来了浮袖,“救人一命甚造七级浮啊!你虽是鲛人,但也应该有人性的啊!千万不要做出什么傻事来!”

    他们说话还都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浮袖,似乎根本就没有把席戎的话放在眼中。

    “我们鲛人,也不想成为人。是你们太过于自大傲慢了一些。我们在还海中生活的很好,可是你们却要来阻挠,要杀害。难道就不是涂炭生灵了吗?那样的大道理,你们都不用说了,没有用的。”

    浮袖话落,她的那般匕首就狠狠刺入了琼夕榕的胸膛。

    鲜血,沾染在了浮袖的那把匕首上头。

    席戎似疯了一样的喊了一声不。

    但没有人怜悯他,也没有人去可怜琼夕榕。

    我们都是冷眼旁观,这一切,终究是顺理成章的。

    就在我看见浮袖展露笑颜,缓缓放下了琼夕榕之时,她转过身来。

    双瞳似清溪河流一般清澈,她笑了笑,看着我浅然道:“花玖,谢谢你复活了我。我现在,心愿以了,也是时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