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4章 因爱生恨
    :

    红衍也在,可她脸上的神情并不是多么的好。

    甚至,还多了一丝恼怒。

    直至我开口,“红衍,你要杀了席戎?”

    她这才抬头看向了我,不光双瞳尽数都是对我的不悦,她冷声道:“你为什么不杀了席戎?明明有那么好的机会,你为什么就是不杀了席戎?”

    就好像是她眼神之中有毒一样,这样质问的话从红衍嘴中说出来就好像是一把利器一样。让我的回答,不知所措。

    我也没有要躲避红衍眼神的意思,我看着她的眼睛,平静回答着:“我毕竟从前是个道姑,所秉承的就是上善若水,从善如流。可我现在,做不到却要保存那点仅留着的信仰。”

    红衍走近了我一步,她多有些无可奈何的意思,却还是冷声警告着我:“可是你现在已经不是一个道姑了。你是个妖,那你为什么还要顾忌那么多?你难道不知道席戎对于拥有灵心的人是多么的恨之入骨吗?还是说你不明白你现在的境地到底是谁给你的吗?花玖,你怎可这么心软!”

    红衍又再一次提起了那样的事情,对于我而言,我是不想回忆起来的。

    可是那就是槐都给我的,他让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如今却还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甚至,背上骂名的从始至终都是我一人。而他槐都,却是高高在上的。

    想到这里,我的眼瞳又黑了一分,沉声答言着红衍:“我的确是心软。但若是席戎再继续那般,我不会有任何的手下留情。”

    “但愿如此。”红衍有所不信,也确实。

    毕竟,我不知自己何时何地就会心软,就会想起众多的往事。

    从而导致了我下不去手……

    “时辰已到,我们要约的人到了。”红颜说着,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

    紧接着,雷电一路疾驰。

    我根本就连方向都没有看清楚,不知道过了多久,红衍一声到了,雷电才停了下来。

    红衍到底是要见谁?为何要带我过来?

    只见是停在了一个府邸跟前,而这个府邸,不就是若斓家的府邸吗?

    为何红衍会带我来这里?她到底是要做什么?

    “我相信若斓你应该很清楚。这一次,我需要若斓的帮助。”红衍背对着我,可是她说的话里头尽数都是狠厉。

    看起来,这一次红衍也是按耐不住了。

    仇恨,总是会使人改变的。

    不管是谁。

    言生对于仇恨是隐忍的,红衍对于仇恨是放肆的,而我……

    几乎是一成不变的。

    我自己因何变成了这副模样?还不是拜他槐都所赐,为什么就不敢迈出去那一步?我一再忍让,可换来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你在想什么?”红衍转过身来挑眉问着我。

    我摇了摇头,答言着红衍,“没想什么。”

    “没想什么那就进来吧。”红衍阴阳怪气,总觉得她和魔尊是在布着一个局。

    但是这个局,并非就是给我布下的。

    走了没几步,我便就冷不丁的问着红衍:“你们是要得到龙冢之剑是吗?”

    “龙冢之剑?”

    红衍停下了脚步,蹙眉看着我。

    “是。”我格外笃定。

    哪知道,红衍却是放肆的笑了起来,就感觉她是在讽刺着我一样,“龙冢之剑我们拿到有什么用?那是属于鲛人的东西,我们就算是拿,拿的也只是冥泽之剑,怎么可能是龙冢之剑呢?”

    难道说红衍不知道魔尊去了南域海的事情吗?

    还是说,红衍根本就不清楚龙冢之剑的事情?

    “魔尊去了沧海,准备要盗取龙冢之剑的事情,你不知道?”我蹙眉,试探着红衍。

    她愣了一下,忽然就抓住了我的胳膊,沉声质问道:“你说什么?他竟然去了沧海?要拿到龙冢之剑?”

    看起来,红衍是真的不知道。

    也可以笃定魔尊是有心隐瞒着红衍了。

    他要得到龙冢之剑做什么?但是,他不可能得到龙冢之剑。

    因为那是鲛人的圣物。

    如若在被其他图谋不轨之人听了去,引起的又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所以,不可能让他得到。

    我也没有要打算隐瞒红衍什么,而是继续实话答言着她:“是,是我亲眼所见。”

    “该死!”

    红衍说着,这才放开了我。

    不过,她看我的眼神此刻多有些意味深长。

    她没有在继续问什么,我也没有在继续说什么。

    我也根本就不会添油加醋对红衍去告发些什么,因为没有必要。

    上了阁楼,便就看见若斓和白狐在等着了。

    若澜见我和红衍过来,放下了手中端着的水杯,站起身来,言道:“席戎打算去南域海。”

    我冷然,往前走了几步,质问着若斓:“他去南域海做什么?”

    若斓想了一会子,似乎是有些犹豫,但好像又是真的在想着什么。

    过了半会子,她才答言着我:“好像,是要得到龙冢之剑。”

    我才刚刚觉得不会,可谁知道竟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多有些不悦,冷声问着若斓:“他们要得到龙冢之剑做什么?”

    若斓摇摇头,答言道:“具体的事情我不是很知道,这件事情我也是我千辛万苦才知道的。所以着急让你们赶过来,快点去南域海。”

    若斓的神色虽是复杂,也有些紧张。可在我眼中看来,有些像是装出来的,我多有些不相信。

    很可能,这又是一个阴谋。

    我站在若斓面前,冷笑了一声,问着她:“这是不是你出的幺蛾子?”

    “不是。”

    她的答言依旧是那样的信誓旦旦,好,这次为了鲛人我就信了她。

    “我们赶紧去南域海。”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雷电很快,没过多久就到了南域海。

    我和红衍到时,看见的便就是席戎和海后的对峙。

    他们永远都不可能知道龙冢之剑被封在了沧海。

    他们想要得到龙冢之剑,肯定是对他们有用处的。

    不然,他们还不会移步来到南域海呢。

    “你们可真是大驾光临啊!”我是冲着席戎说的。

    我看现在走火入魔的人应该是他席戎,而不是红衍了。

    起码,红衍还是有一点点理智的。可是席戎,他作为一个上仙的风度荡然无存。

    也有可能是关于镇元鼎的事情,如若镇元鼎没有了,还要那份气度做什么呢?

    他们既然受百姓所敬重,那就要为百姓办实事。

    如果镇元鼎毁了,害到的不仅仅是他们,还要无辜的百姓。

    所以席戎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才要不顾一切的去保护镇元鼎。

    可若是他没有那份妒忌之心,事情,也不至于变成这个样子。

    “你们怎么来了?”席戎一脸的不可置信看着我和红衍。

    若斓确实没有骗我们,可是她这个样子,不就更是像个两面三刀的人一样吗?

    就在我多愁之感之时,忽然感觉有人握住了我的手,那手就如同寒冰一般。等我抬起头去看,竟然是海后菱鲛。

    她这是要做什么?

    紧接着,我就听见她言道:“你们所有的人都知道花玖拥有灵心。她本应该是执掌仙界的灵女,可是因为你们那一己之私,将事情衍变成了这样。这一切,是本可以避免的。也是可以没有发生的。但是你们却忘记了,灵心,可以一念得道,也可以一念成魔。”

    海后说的中规中矩,她蔚蓝色的双瞳之中是清澈,是明亮。

    她说出来的话也并不假,一己之私多么的可怕。

    席戎和琼夕榕为何这般相像?究竟是师徒这么的想,还是说,他们两人心中有鬼。

    海后的话落下,他们每个人的神色都是多有些逃避和闪躲。

    甚至,有人自动退后了一步。

    既然贵为师长,更是仙人,就应该做到大爱无私,根本就不需要有这么多的杂念和心烦意乱,甚至是嫉妒之心。

    我从未嫉妒过别人,可我却太过于天真了。

    我没有七情六欲,但现在却是因爱生恨。

    变成了这样,我也认了。

    我不会为自己找任何的借口,可是他们呢?

    每一件事情都在为自己找着借口,找着理由。他想护的仙界周全,我也想护的我身边人的周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