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2章 安置花归
    :

    他们可真是见风使舵。

    罢了,现在救花归才是最紧要的。

    若斓将我带到了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看起来并不是多么的诡异。

    但感受到的,却是古怪。

    我觉得太不对劲了,看了看夜笙和姜知音,她们的神色同我一样。

    我以为是若斓要耍什么花招,即刻冷声警告着她:“若斓,我知道你。最好不要给我耍什么花招出来。”

    若斓摇了摇头,她的双眸之中几乎没有额外的杂质。

    但是,我怎么就那么不想相信若斓的话呢。

    她坦言道:“我不会。这里其实是一个鬼宅。”

    我惊了一下,目光如炬的盯住了若斓,沉声质问着她:“你来我们来鬼宅做什么?”

    “泉州城有人为你设下了陷阱。再加之你身上有妖气,很容易就会被追过来。所以我带你们来鬼宅,是为了规避。”若斓解释的的确很真,可与我而言,依旧是半信半疑。

    我也不喜欢拐弯抹角什么,我不会承若斓的情,也不会恨她。

    只要她能够把花归救出来,那么,一切都好说。

    如果救不出来花归,那也别奢望我会顾及往日情分。

    我冷声道:“你把花归的事情告诉了楼知,你现下该如何解决?”

    “你想让我怎么做?”她却是蹙眉反问着我。

    我感到好笑,盯住她,“救出来花归,我说的话你难道听不懂吗?”

    我语气已经是多有些不悦了,若斓是个明理人她应该清楚。

    激怒了我,后果自然不堪设想。

    我也不想和若斓她撕破脸皮。

    若斓见我多有不悦,也没有继续卖关子下去,对我道:“好。但是,要救出花归紧凭我一人之力是不行的。我知道花归被关在什么地方,但是救不救的出来,就说不好了。”

    我继续蹙眉问着她:“你想让谁帮你?”

    若斓扫了一眼我们几个,言道:“你们几人,还有言生。”

    她好像说的很严肃,可我为什么就这么的不相信呢?

    我多有些质疑她,反问道:“用的着这么多人吗?你是不是打算告诉楼知仙子,然后把我们全部都抓起来呢?”

    若斓脸上的神情很复杂,她依然是摇了摇头,答言着我:“你误会了。花归被关在那个地方,是重重阻碍,我的法术有限。所以,你们一起去胜算才会大一些。再加之言生有仙界的令牌,可以随时进出。”

    听了若斓的解释,我有了几分相信,但不至于全信。

    “好,那我就信了你。如果你骗我,若斓,就不要怪我了。”我冷冷盯着若斓,生害怕她做出个什么奇怪的举动来,毁了我们所有人。

    我不会原谅她,更不会原谅自己。

    商议好了计策之后,白狐才去花卉观找来了言生。

    又一次要去仙界,不知这次又该如何伪装。

    还是穿着斗篷,抵达了仙界。

    “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了。”若斓沉声叮嘱着。

    可是我们并没有隐身术,能够进来仙界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们现在防备着魔都和妖界,所以对于仙界自然就疏忽了。事情顾不得两头,何须那般仓促。”

    言生说的很是风轻云淡,他好像早就占卜好了一切一样。

    我们也没有人答话,我此刻只想救出来花归。

    可就要路过莲花池的时候,那个琼夕榕又出现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

    我每次都能够撞见她,她看见我们几个这副样子,随即就要喊人。幸亏夜笙手疾眼快,捂住了琼夕榕的嘴,将琼夕榕打昏。

    “扔过去。”

    我撇了一眼被打昏的琼夕榕。

    她在断葬山之时差点要了我的命,事到如今,我还不想让她偿还。

    因为今后偿还的日子还很多,并不急于这一时。

    到了花归被关着的地方以后,我都没有松懈下来。

    “观主!”

    花归看见我的确是很激动的,她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

    的确就像是一个监牢一样,不见天日。

    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一点点的光彩,他们对花归难道都是这个样子吗?

    她不应该接受这么多的折磨和痛苦,真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花归,我来救你!”

    说着,我就抓住了花归的手准备逃离这个地方。

    可谁知,就在刚出去,便被席戎截住。

    他身后是众多的弟子,个个持剑,似乎是要跟我们殊死一搏的模样。

    他冷眼盯着我,冷声道:“交出花归!”

    他又是在以命令的口气是吗?

    交出花归?凭什么。

    我不会让花归成为镇元鼎的替代品,更是不会让花归在继续被关在那暗无天日的地方了。

    我觉得席戎说话很可笑,一而再再而三的来阻止着我。

    每次最他的话说的冠名堂皇,可结果又是什么呢?

    记得第一次比武大会上面之时,他对我说过的那些话就好像是真的一样。

    可谁知道呢?原来都是谎言而已。

    其实他也早就知道我拥有灵心,更是利用我的第一人。

    让我帮他拿回冥泽之剑,他不停赞赏不停夸赞,确实是叫人多有些觉得自己是否是做了一件很多的事情。

    可现如今看来,是多么的愚蠢。

    我也不会给他留下情面,总是他是上仙又如何?在此刻,谁若是敢拦我,我就不会放过谁。

    “席戎。那么我也警告你。今天,你若是拦我的路,那么,我手中的冥泽之剑让你的弟子个个都灰飞烟灭。如果是不怕死的,那就来!”我已经是握紧了冥泽之剑,就等着他们尽数上来和我们对抗。

    我不会留情任何的。

    我既然曾经能够那样手刃了锦王爷,那么我现在,就可以手刃了他席戎。

    “我是不会放你走的!”席戎的话也说的很笃定,但我总觉得,他的话也未免说的太满了一些。

    “好!那就试试吧!”

    冥泽之剑出鞘,必然铸就腥风血雨。

    我毫不留情的刺向一个又一个,他们触到冥泽之剑即刻就灰飞烟灭。

    今日,我像是一个嗜血的怪物一样。

    纵使是这个样子,我也不会让他们得到花归!绝对不会!

    眼看着,席戎有些抵挡不住了。

    他额头上面的汗珠已经是清晰可见了,我压制着他,冷笑一声讽刺着他:“我曾经以为你那明亮的双眼是不会说谎话的。可是,我错了。你说过的谎话实在是太多了,包括你要我从断葬山拿回来冥泽之剑。现如今,你又想得到花归然后让花归成为镇元鼎的保护伞是吗?做梦吧。”

    就在我的冥泽之剑要刺入席戎胸膛之时,又是那样凌厉一声打断。

    “花玖!你这是在干什么?”

    这一声,是观主?

    她为何会来?

    尽管如此,我的剑依旧是没有离开席戎的胸膛。

    因为我就是要让他死。

    “花玖,你入观那么多年来到底所秉承着的是什么,你难道不清楚吗?还是说,你不知道上善若水,从善如流是什么意思?你可是花卉观中学习的榜样,现在你怎可变成这副模样呢?”

    观主的话语有些急促,更是有些颤抖的意思。

    每每都是如此,我还能够如何?

    “花玖!你难道忘了吗?你曾经是花卉观中最杰出的啊!你也是七情六欲断的最干净的啊!你如今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呢?你为何不蒙心自问呢?你究竟是否还可以变回来呢?回头是岸啊!”

    我这才抬眼看向了观主,她的神色已经不能够用复杂来形容了。

    她的手都在抖。

    我从未见过观主如此的紧张过,不知道是因为了什么。

    或许,是因为我要杀死席戎吧。

    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想的到我的胆子会这么的大。

    被逼到如此境地,我相信,她们都会和我一样做出这样的选择。

    “花玖!住手啊!你可知你杀了席戎上仙会如何吗?花玖!”她在一遍劝解着我。

    我承认,我确实是心软了。

    我将冥泽之剑缓缓移开了席戎,他并非是这么的脆弱无用。

    而是因为冥泽之剑的威力太过强大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