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1章 又是冥皇
    :

    我本想转头去看,可夜笙突然幽幽道:“是冥皇。”

    哦,我还以为是谁呢?

    原来是冥皇啊,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呢。

    方才若斓还提醒着我,没想到这么快冥皇就已经出现了。

    他们的消息也是真的灵通,可是,难道不是若斓泄露出去的吗?

    我现在看她的眼神都有些怀疑,更多的,是质疑。

    “是你?”我问出了口。

    若斓摇了摇头,答言着我:“不是我。我也不知道冥皇会将你的消息掌握的这么快。”

    我对若斓的回答半信半疑,不全信,但我对于冥皇这个人,却是有着更深的芥蒂。

    他叫那些巫师那般的对待我,现如今还心心念念着冥泽之剑是吗?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把冥泽之剑交出来!”他又再一次命令着我。

    或许是刚才我忽略了他,他有些性子急了吧。

    他那么想要得到冥泽之剑,是为了什么?难道是要和仙界对抗?

    还是说,他全然就是为了自己的私欲呢?

    不论是谁,我都不会把冥泽之剑交给他的。

    “冥泽之剑?你配吗?”我就连头都没有抬,就这样继续看着若斓问着冥皇。

    他还不至于让我起身来问他。

    “放肆!”

    即刻,面前的桌子就四分五裂了起来。

    所幸夜笙将我拉了一把,才不至于受伤。

    我冷笑了一声,抬眼看向他,他身上的衣衫好不华贵,尤其是身后还跟着商素华。

    他究竟是要得到冥泽之剑做什么?

    竟然到了这一步都还在找冥泽之剑,也看来,冥泽之剑肯定对他很大的用处。

    不然他不会追我到此。

    整个食肆里头也已经是逃的逃,躲得躲。

    就连掌柜的都不顾忌钱财了,不知道逃的什么地方去了。

    哪里都是动荡不已的,如果出现在这里的是槐都呢?

    他们又该如何呢?

    是虔诚,还是敬重呢?

    “交出来!”冥皇目光如炬的盯住我,再一次对我命令着。

    “冥泽之剑不是属于你们的。即便是交出来,也轮不到交给你。最起码,也得的红衍哪。”我方才刚想开口,可哪知,有人替我说了话。

    而这个人,便就是阴池鬼后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今天会遇到这样的立场。

    冥界,和鬼族。

    好像冥皇看见阴池鬼后脸上有了一点点的松懈,他皱眉问道:“阴池?你来这里做什么?”

    “难道你看不见花玖身上的彼岸花吗?”阴池鬼后说着,我便就觉得身后一丝凉气,随后,一双纤细如同白骨的手晃过,我的整张脸,就展露在了众人面前。

    冥皇直直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他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你脖子上面的彼岸花是那般的缠绕?你究竟是做了什么?”

    对于有些人来说,这样的彼岸花图腾或许是可怕的,可是对红衍和阴池鬼后来说,这就像是优美的画卷一样。

    是我颤栗的,应该就是阴池鬼后手臂上面的彼岸花了。

    我不知道为何,看见了阴池鬼后,总觉得自己是看见了死亡一样。

    今天,也是同样。

    可她本来就是一个死人,又何来看见死亡呢?

    “做了什么?我只不过是让被鲜血灌注的彼岸花生长在了她的脑子之中而已。而至于脖子上面的彼岸花,我就不知道了,或许,是因为情吧。”阴池鬼后说着,指尖还不停游走在我的脖颈。

    突然觉得脖子疼了一下,原来是阴池鬼后不小心划破我的脖子,她浅然道:“不小心。”

    她说的可真是风轻云淡,可是对于阴池鬼后,我却是怎样都讨厌不起来的。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她是那样的利用我。

    难道,我和阴池鬼后也有过什么交际吗?

    是不是同样被封住了记忆呢?

    但我想,同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两次的。

    “冥皇,你应该知道冥泽之剑是阴,是晦。而现在的花玖是什么样子,难道你不清楚吗?那么现在冥泽之剑你还想要吗?”

    阴池鬼后的话咄咄逼人,而冥皇,似乎是没有任何要收手的意思,继续笃定道:“只要把冥泽之剑交出来,一切事情都烟消云散,如果交不出来,那就别怪我不留情面给你了!”

    冥皇还是和那个穆崇一样的不死心,这样的不死心只会害了自己。

    就在我准备幻化出冥泽之剑要和他们殊死一搏之时,忽然就听见了冥皇嘶哑的声音,“阴池!你对我做了什么?”

    我反应过来之时,阴池鬼后已经掐住了冥皇的脖颈。

    她是来帮我的?

    可是,为何我不敢去相信呢。

    “你难道不知道,花玖是我的人?你如此对我我的人,你想想,我会放过你吗?”阴池鬼后说的不留任何情面。

    可及时是这样,我都不敢松懈半分。

    我知道冥皇的实力也不差,阴池鬼后现在所使的有可能是权宜之计。

    “退后一步。”夜笙突然对我说了这样一句话,可我却还愣着,最后是被夜笙抓了一把硬生生的退后了几步。

    我不知道夜笙这样做是为何,可接下来,夜笙却是站在我的面前,护住了我。

    而姜知音,也站在了我的右侧。

    他们两人,是在保护着我?

    忽然,阴池鬼后和冥皇打斗了起来,我就知道是权宜之计。

    可此刻,一只强劲有力的手忽然握住了冥泽之剑。

    就在我以为冥泽之剑要被夺去的时候,我就听见了一声惨叫。

    “啊!”

    那人被弹出去了,地上血迹斑驳。

    等我仔细去看,原来要夺走我冥泽之剑的人是商素华。

    他们拿到冥泽之剑是没有用的,只会被反噬。

    商素华他自己是作茧自缚,怪不得别人。

    “冥泽之剑是会反噬的。如果你想死,那就继续来拿。”我说的很平静,因为冥泽之剑就是如此。

    上一次,槐都恐怕是用自己的功力压制了冥泽之剑吧。

    他不会被反噬,可是,商素华就说不定了。

    他现在就连起都起不来,捂住自己的胸口。

    方才我都觉得自己的手被震了一下,何况他商素华呢?

    他是个不幸的人,我不想害他。

    我将目光投向了冥皇, 冷声警告着他:“如果你想尝尝冥泽之剑的滋味如何,那你就过来,亲手从我的手中拿走冥泽之剑。不然,这辈子你都别想得到冥泽之剑。”

    冥皇有些犹豫,阴池鬼后的手上血迹斑斑。

    我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可是冥皇和阴池鬼后两个人,都是相差不了多少的吧。

    “谢谢。”

    我是对阴池鬼后说了声谢谢,不管她是因为了什么。

    可我此时看向她之时,她的眼神里头却是有些闪躲的意思。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阴池鬼后这般,但是无论如何,我都要让冥皇知道冥泽之剑根本就不是他想得到就可以得到的。

    “我现在就将冥泽之剑放在这里,你过来拿,只要你能够拿走。那冥泽之剑就是你的了。”我说着,便向前走了几步,将冥泽之剑放在了地上。

    轻轻的碰撞声也显得格外动听,但是,冥泽之剑周身都是红色,犹如鲜血一般的红。

    我不知道冥泽之剑在红衍的手中经历了什么,但是冥泽之剑身上的晦气是怎样都想不到的,可是威力,却是前所未有的。

    或许,可以和冥泽之剑抗衡的就只有龙冢之剑了。

    我现在也隐隐是觉得,魔尊到底是要做什么了……

    “拿吧。”我说的风轻云淡,就好像是和我无关紧要一样。

    冥皇看了一眼还在地上拾不起身的商素华,他眼神里头多少有些犹豫之意。

    可是呢,更令人吃惊的是冥皇没有收手,而是疾步走了过来,一把就拿起了冥泽之剑。

    但冥泽之剑似乎没有反噬冥皇,我开始慌了。

    我甚至都能够感受到自己浑身冷汗竖起,而冥皇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冥泽之剑从现在开始就是属于我的了!”

    我此刻已经开始后悔了起来,我还是低估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