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60章 判若两人
    :

    到了海后的鲛宫,我总是觉得安全。

    甚至还要比葵兮那里安全的多,虽然是深海,可是,总归不同。

    海后不会像葵兮一样,性子变化无常。

    “来了。”

    海后的声音依然是浅浅的,她也似乎是在等待着我来一样。

    我“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海后又继续道:“你现在打算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

    我现下还能够怎么做。

    我处在一个瓶颈之期,出了这片海,等待着我的恐怕就是他们。

    他们是一定要让我解开花归身上的结界,如果解不开,他们还会一直这样下去的。

    与其如此,我不如干脆了结了这件事情。

    但该如何了结呢?

    我顿了顿,才回答着海后:“现下我也不清楚该怎样做。花归还在他们的手中,只要花归身上的结界不被解开,他们就会一直以此来威胁我。所以说,现在无论做什么都是错的。”

    我说的很冷静,因为我知道此刻断然是不可激动的时候。

    “那你就好好在鲛宫待着。等到哪天你两全其美的办法了,那么,在跟我讲。”海后的声音依旧柔和,也清冷。

    在这里,我是宽心的。

    但是我就不知道花归在哪里如何了,不管怎么说,花归是我收留在花卉观中的。

    她若是出个什么事情来,我是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又怎么可能让花归去牺牲?去做了镇元鼎的替代品呢,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时间漫长而度过,在这鲛宫之中就好像是每每都看见了刹那芳华一样。

    但也是些许的冷清,海后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这里。

    可是这里,总安全吧。

    槐都的事情让我无法挥去,我从来没有想过他竟然是那样的一个人。

    从始至终,他都是在为了复活他的旧情人素珉。

    他对我做了这一切,可就连一个解释都没有。

    他也很早就知道了我拥有着灵心,可是他却装模作样,装作自己不知道。

    我还真的是领略了槐都真人他的谎言,竟然可以瞒得这样一丝不漏。

    我皱眉尽量不去想,可无可奈何,那一幕幕的事情就展现在我的脑子里头。就算不去想,它也会情不自禁的想起来。

    “花玖。”

    突然这样一声才让我惊醒,等都我回过神来,站在我面前的是白孀。

    我多少有些诧异,白孀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纳闷,问她:“白孀?是有什么事吗?”

    她的面色波澜不惊,就好像没有表情一样,对我道:“你应该知道若斓。”

    她虽然说的不痛不痒,可是为什么在我听起来,却有些古怪了呢?

    提到若斓,我神经也紧绷了起来,沉声问着白孀:“若斓怎么了?”

    “花归的事情,就是若斓告诉给楼知的。你现在,应该清楚了吧?”白孀挑眉看着我,她似乎和其他鲛人不同。

    她不想是鲛人,她更像人。

    可她就是鲛人,甚至还要比海后待在陆地上面的时间更长。

    所以,她知道这样的事情也没有什么惊讶的。

    却对我来说,我是一样的不敢置信。

    因为我不敢去相信,不敢去相信花归的事情竟然是若斓告诉了楼知仙子。

    可我却又不敢相信,既然连他们都不知道的事情,若斓又是怎么知道的?我蹙眉问着白孀:“她又是怎么知道的?”

    白孀依旧是挑了挑眉,似乎是对于我问出来这样的话多有些诧异,可她却淡然回答:“她是一个捉鬼师。自然对通灵的东西都是很上心的。再加上她又天赋异禀,所以说,要看出来花归是灵女,不在话下。”

    白孀说的很对。

    也怪不得当时若斓会说不要怪她。

    事到如今,我是全然知晓了结果。

    她不是出卖,而是为了自己的家人。

    她曾经也告诉过我,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家人。

    人又哪里没有什么私心呢?尽管我的妹妹对我那般,可到最后,我却还不是将我的妹妹视为掌中宝。

    若斓她做的没有错,可错了的是,她没有考虑过花归的立场如何。

    花归根本就不应该被那些人捉去,成为镇元鼎的保护伞。

    如若毁了镇元鼎,那么花归,就会灰飞烟灭。

    她保住了镇元鼎,可是她自己呢?

    真的是多有不值得,可他们用花归来威胁我。

    我就没有办法做出下一步的动作,为今之计,就只有等一个机会。

    我忽然脑子里头萌生了一个念头,若斓她可以救花归吗?

    我突然就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白孀的胳膊,沉声问着她:“那么我现在去找若斓,她是不是就可以帮我把花归救回来了?”

    白孀神色依然淡然,答言道:“解铃还须系铃人,这句话我想你应该听过。所以说,你找若斓并非是一件坏事。”

    “好,我现在就去找若斓。”话罢,我就要离开鲛宫。

    身后又响起了白孀的警告:“若斓她现在就在泉州城。你若是去了泉州城,那就是自投罗网。我劝你,还是找个人陪你一起去吧。”

    白孀的这句话落下,我就看见了夜笙和姜知音。

    “夜笙?姜知音?”我格外诧异。

    我以为自己的事情连累到了他们两个人,没想到他们两人安然无恙。

    看见他们两人安然无恙,我是放心的。

    “我们来陪你一起去。”姜知音说着,就跑到了我身边来,她拉起了我的手,将一块贝壳放在了我的手上,夸赞道:“这块贝壳可是我这么些年来捡到过最好看的一块了,今天我就送给你了!保你的平安!”

    “谢谢。”

    我唯有道了声谢,因为姜知音是真的很喜欢贝壳。

    从我第一次见到她时,她就在南域海边上捡着贝壳,如今又把她捡到的贝壳送给了我。

    确确实实对于我而言,是姜知音的心意。

    她虽然颠沛流离,但现在终换来了安逸,但却又不是那样的安逸。

    好像和我在一起的人,没有几个人会过的平静。

    “我们走吧。”

    走之前,我好像看见了白孀是满脸的复杂。

    我没有问她,因为我也不清楚她是因何而复杂的。

    如若多问了一句错话,也难免尴尬。

    出了南域海,没有一刻的停留就抵达了泉州城。

    我直奔着那个食肆而去,因为害怕别人认出我来,我就穿了一件斗篷,将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

    大家也只会认为我是诡之者,不是花玖。

    虽然诡之者也是被大家嗤之以鼻的,但总比妖女宽容的多了。

    我也不知为何自己就沦落到了如此地步。

    从前不管是做什么,都会有人尊称。

    可现在,就像是一只过街老鼠一样,人人喊打。

    这是他槐都亲手铸就的,我也要让他变成和我一样!

    到了食肆之后,我就看见了若斓和白狐。

    白狐耸拉着个耳朵,而若斓的脸上忧心忡忡。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一定是有什么难事困扰着她们。

    不然白狐那样的开朗,又怎么会耸拉着个耳朵呢?

    我随即就搬了个凳子,坐在了若斓的对面,她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抬起头看着我,诧异道:“你?”

    看起来若斓是已经认出我来了。

    不愧是捉鬼师,我就算将自己包裹的这么严实,他依旧可以认得出来。

    对我来说,不知是该视为一种幸运,还是说是可笑亦或者是又是讽刺。

    “如何?”我的口气也是多了一丝不悦的意思。

    紧接着,夜笙和姜知音就坐在了若斓的左右边,就是要把若斓困住的意思。

    现下,我谁都要防。

    我从前那般的去相信他们,可是换来的结果又是什么呢?

    是让我自己面目全非,还是说也波及到了我身边的人呢?

    那么做,确实有些可怕。

    “冥皇在找你,你现在回来泉州城就是自投罗网啊!”若斓压低了声音,好像是在提醒着我,又像是在警告着我。

    可是,若斓真的会有那么好心吗?

    经历过了那样的事情,我就真的不敢去相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