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57章 也不过如此
    :

    “先让我看看花归。”我说的平静使然。

    我要看看花归是否安然无恙。

    他们这些人狠起来,还要比妖更狠的吧。

    为了保护镇元鼎,不惜牺牲掉花归。而且是让花归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做的也太过分了一些。

    花归也确实是太善良了,太天真了。

    我不禁叹了口气,垂下了眼眸,有些多愁善感。

    “观主!”

    花归说着就往过来扑,可奈何,她被束缚着。

    “花归……”我多有些不忍于心看见她这个样子。

    就像是当年我看见花溪磕头的那般,明明不用磕的那么重,却还要一个响头接一个的磕,把自己的头都磕青了,还在笑嘻嘻的。

    这般的单纯,为何就得不到好的结果呢?

    我蹙眉看向花归,一时之间哑然,竟然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已经带过来了,解开吧。”席戎说的风轻云淡,甚至有了一些命令的口气。

    我犹豫了一下,因为我要把花归带走。

    绝对是不可能把花归交到他们手中的,只要花归离近了我,我即刻就抱起花归离开这个地方。

    我似笑非笑,淡然道:“好,把花归放开。”

    席戎抬了一下手,那两个弟子就放开了花归。

    花归被放开之后,她就朝我扑来,一把就抱住了我,哭诉道:“观主!我不要跟他们走!我要跟你走!”

    花归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她是不会和他们走的。

    所以,我更要带走花归。

    “做梦吧。”

    我抱起花归,就准备离开。

    却被一剑击落,怦然到底。

    可我依旧是护着花归,等我抬头去看,竟然是槐都。

    左不过还是依旧道貌岸然,说的那些话也只不过是为了直直我罢了。

    他划破了我的衣衫,方才,那一剑是那般的冰冷。

    我看着他剑韧上的鲜血,就知道那是我的。

    他更是一脸清冷的盯着我,冷声道:“我劝你这么多,你还是不肯悔改吗?”

    悔改?我不肯悔改?

    事到如今,是谁逼的我落得今天如此下场?

    还不是他槐都!

    他当时欺骗我之时,怎么不说一个字?

    我质问他时,他装的那般清高,那般的事不关己。

    现如今,是终于忍不了吗?

    是终于等不及要杀了我吗?他还真的是挺会高高挂起的。

    我冷笑,觉得他说的话怎么都是那样的讽刺呢?

    他一而再再而三的装出一副老好人的样子,为了劝解我?当时我就信了,可现在,我只是觉得我是真的瞎了眼睛。

    从始至终,我就瞎了眼睛,看错了人。

    “那你为何会一次又一次的欺骗我?欺骗我,利用我,只是为了复活你的旧情人素珉,你为何不说?从始至终,这就是一个圈套,是你为我编织的一张网,而这张网,更是将我死死的困在了里面。”

    他哑言,他是无言以对。

    因为他根本就说不出来半个分毫来。

    他解释不出来,就是因为他心虚!

    “那是因为灵心本来就不该属于你这样的人。”这样清清淡淡的一句话,足以让我感受到千疮百孔。

    就像是千万根刺扎在我的心上面一样。

    想不到,槐都竟然回答了这样的话。

    看起来,依然是我错看了他。

    我的错信,却还要搭上那么多的人。

    事到如今我不怨谁,我怨恨我自己。

    是我自己动了那份心思,可比起情,那种背叛,更是让我痛彻心扉的。

    所以我怨恨,既然怨恨,才更是要手刃了槐都!

    当我幻化冥泽之剑的时候,却被人一脚踩住,夺走了冥泽之剑,而那人,就是花漾……

    “你,为何?”

    我不敢置信的盯着花漾,她竟然从我手中夺走了冥泽之剑?

    为什么?

    “冥泽之剑对于我们这些凡人来说,是可以拿的起放得下的。所以,你不用诧异过多。”她就连说话,都是那样的冷冰冰。

    在仙界呆久了,原来什么都是会变的。

    终究,是我错看了他们每一个人。

    “带走!囚禁在断葬山!”

    断葬山?断葬山?

    听到这三个字,就像是如雷灌顶一般。

    我终究,还是踏上了红衍曾走过的那条路。

    但花归,却挺身而出,“你们这些仙人!原来也不过如此!放了观主!放了观主!”

    可是我,为何会觉得眼前头越来越模糊呢?

    虽然说,我有些想要对花归道谢,但撑不到那个时候了。

    我闭上眼,什么都听不到了,什么也都看不见了。

    我似是做了一个梦,梦很长很长……

    可当我醒来,一切幻觉都破灭了。

    我就在这冷冰冰的断葬山,没有了冥泽之剑,我就什么都不是了。

    可笑啊,可笑。

    我竟然落到了今天如此的地步?

    我逃?我如何逃?

    我想死,可我又不甘心。

    那个人还好端端的活着,我怎可能先死呢。

    要死,也是他先死。

    “你只要解开花归身上的结界,我就放了你。”

    这样冷冽的一声响起,我才感觉自己像是如梦初醒了一般。

    我放眼望去,就是那位受人尊敬的槐都真人。

    我看了他一眼,就觉得讽刺。他虽是仙风道骨,可是,有些人犯了错就连凡人都比不上,更别提仙人了,我冷言答他:“结界?做梦吧。”

    “你愿意待在断葬山吗?你不死也会疯。”他依然就像是一个师长一样的教训着我,话语里似乎还真是有那么几分意思。

    可是我宁愿疯,都不会死。

    因为,我要亲手杀了他。

    “我很愿意待在断葬山,没有了世俗纷扰,多好。我又何乐而不为呢?”我说的平淡如水,波澜不惊。

    纵使是沦落到了这个地步,也不能够被他们小瞧了去。

    他依旧的冷眼看着我,漠然道:“可你心中无法平静,走到哪里都是世俗的纷扰!”

    他的话可真是像极了斥责,但是怎么说,他左不过为的还是保护镇元鼎,保护仙界。

    而我却在捍卫着我要保护的人。

    这样,谁都没有错。

    但私人恩怨,却是谁都错了。

    可我没有想过收手任何的。

    “与你无关!”我几乎是吼出来的。

    他这么做,这么说,难道就不觉得有任何的心愧吗?

    事已至此他考虑的是什么?依然是让花归牺牲。

    我更是不会答应任何的。

    “那你有没有想过全天下百姓的死活?!你帮助了那些为非所歹的人,让全天下的百姓都陷入了什么地步?你难道不清楚?你修道多年所秉承着的又是什么呢?”他就像是一位大智慧家一样的点评着我,督促着我。

    甚至,还觉得我应该去忏悔。

    就像是简玉那般,已知死亡,都不会去忏悔任何。

    我也不会忏悔分毫。

    我冷笑道:“你们可是受万人敬仰着的仙人哪,你们不去救助那些生活与水火之中的百姓,难道还要让妖去救吗?如果妖去救了,那你们是什么?”

    他被我气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最后却冷声警告道:“你好好想清楚了,你现在到底是在做些什么!不要到忏悔的时候都觉得晚了!”

    他拂袖离去,剩我一人在这清冷的宫殿之中、

    他总是把话说的那般道貌岸然,到最后,打他脸的是谁,是他自己,不是别人。

    我多有些无力,我上了他们的当。

    被逼到了这一步,我相信,他们的囚禁应该过不了很长时间的。

    因为,会有人来救我的。

    我清楚有人需要我,需要我去帮助他们。

    一个断葬山又能够如何呢?

    我当初还不是轻而易举的就进来了,现在出去又有何难?

    “不难。”

    “是谁在说话?!”我站起了身,看着四周。

    竟然没有一个人,那么,是谁在说话?

    是千尘铃吗?

    “是我。”

    她竟然可以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从我找到千尘铃之后,就一直带在了身上。

    没想到她居然已经随我到了断葬山这里了。

    等到我要拿千尘铃的时候,她又变成了一位亭亭玉立的女子站在了我的面前,含笑看我道:“我已经告诉魔尊了,想必过不了多久魔尊就会来救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