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56章 死缠烂打
    :

    到了花婆婆这里之后,我就坐了下来。

    目光很平静,这里面也是灯火通明的模样。

    好像,上一次来时已经很遥远了。

    没有想到这一次来竟然是为了阻止魔尊拿走龙冢之剑。

    “你们其实早就知道了是吗?”我挑眉问着夜笙。

    他点了点头,答言道:“但凡是沧海有任何一点点的动静,我们都会察觉到。更何况是有人企图想唤出幽怨之源,这么大的动静怎能不知晓。”

    夜笙带着半张鳞片面具,而隐藏在面具之下的眼睛,却是那般的明亮。

    确实是可惜了。

    “他既然想要得到龙冢之剑,肯定是有什么缘故的。但是,他不可能得到龙冢之剑的。那样的拼尽全力去保护,怎么可能让他得到。”我说的有些怒气,魔尊和葵兮都是不守信用的人,亏我当初还那般的相信他们。

    现在想来,也不过如此。

    “花玖,你应该知道葵兮吧?”姜知音突然悄悄插入了一个话题。

    她以为我没察觉到,其实,我早就明白了。

    但我心中还是有些纳闷的,蹙眉反问着她:“怎么了?”

    姜知音来到我身旁,执起我的手道:“那个幻境你还记得吗?”

    她似乎是多有一些迫切的意思,我点了点头,答言着她:“记得。”

    “那么,你愿意和我们在一起回到那个幻境之中去吗?”姜知音眼含热泪,似乎多有些急促的意思。

    而我将目光投向夜笙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启齿的意思。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姜知音和夜笙这个样子,我多有纳闷,却更是诧异,我此刻竟然多有些慌张的问着她:“是,怎么了?”

    “你去了就知道了。”姜知音似乎是在强忍着泪水。

    难道说,在那个幻境之中还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上一次我所看见的真的,可是,我没有看见过的呢?

    那又是什么呢?

    紧接着,就看见夜笙打开了那个虚幻之门。

    而我将要再一次,踏进那个幻境之中。

    还是一样的场景,没有丝毫的改变。

    这里,黄沙漫漫,但是少了夜笙和姜知音。

    全部都是逃难的人,黄褐色眼珠的老人,依旧在蹒跚的走着。

    他们已经年逾古稀,却还在逃离。

    该是多生,有着多么的希望。

    可奈何,全部都葬生在了那场逃灾和妖的控制之中,遇见洪水,然后尽数死亡。我也不知姜知音和夜笙到底是皮囊,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了。

    尘土席卷而来,我赶紧堵住眼睛。

    风呼啸而过,总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死亡之谷一样。

    “洪水来了!洪水来了!”

    这一声就像是划破了苍穹一样,像是在撕裂般一样。

    那人,几乎是扯着嗓子喊出来的。

    紧接着,我就听见了又有人喊道:“是妖!是妖啊!”

    我抬头看去,一条巨大的黑蟒压制着人群,它张着血盆大口。可为何,会这般的熟悉呢?

    “葵兮?”

    我不禁疑惑出了声音。

    “他就是葵兮。”夜笙在我身旁提醒着我。

    他终究,还是妖……

    总归是脱离不了妖的属性。

    当我看到那些逃离的百姓被洪水吞噬之时,我心颤了颤。

    这究竟是怎样的仇恨?至于到这个地步吗?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当年,伤害他们的人就是葵兮。

    可是他又为何做到风轻云淡,和一脸自在的呢?

    那又为何,姜知音和夜笙没有早点告诉我呢?

    我身处其中,却无法伸出援手去救她们,的确是有些伤感的。可是转眼一想,已经过了那么久了,这个幻境却是重复上演。

    到底为的是什么?

    可当我看见槐都真人仙风道骨的御剑停在那里之时,我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当时既然在场,为什么不去救他们呢?

    我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姜知音,沉声问着她:“槐都真人当时也在是吗?”

    姜知音一直紧皱着眉头,此刻也没有松开,一脸紧张的回答着我:“是,槐都真人当时也在。我求他,可是,他就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并没有高抬贵手。就这样,所有的人都死在了那场洪水之中。若非是海后救了我和夜笙,我们两个,或许也就变成了孤魂野鬼吧。”

    听着姜知音的话,为何会那班的伤感。

    既然他是仙人,那就应该去救那些无辜的百姓,而不是袖手旁观。

    怪不得葵兮一直说让我远离他,原来,他就早就知道了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我冷笑一声,讽刺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也确实是狠心。”

    姜知音沉沉叹了口气,拉着我的手,眼神真挚的对我道:“我希望,你能替我们讨回一个公道,他作为仙人为什么不救。”

    姜知音的眸子里头好像什么都没有一般,就像是眼睛没有了呼吸一般。

    这样的事情,提起来也难免沉重。

    我没有犹豫答言着她:“好。”

    “谢谢。”

    离开了幻境,姜知音对我说。

    没想到她用贝壳占卜出来的东西,竟然是真的。

    那么,我注定是做不了人的。

    所以呢,我就变成了妖?

    占卜是对,而姜知音无意之中的一次占卜,也算对了。

    原来这么多人早就知道了,也为我铺下了这条路。

    可我却天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做一辈子的道姑,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

    可是,那个槐都,不可原谅。

    夜笙和姜知音是同我一起随行回到了泉州城。

    刚刚抵达了泉州城海域边上,便就有众多的士兵将我们围了起来。

    又是谁?

    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站住!”

    我们才刚走了一步,便就被这样一声呵斥。

    我停下了脚,抬头看向了那个人,居然是孔将军。

    他来泉州城做什么?是特地等着我回来?还是说,又是为了我妹妹的事情?

    他要死缠烂打,我还没有那个功夫。

    “让开。”我说的格外清冷。

    可是他似乎没有想要退让的地步,继续沉声以命令的口气道:“交出沈莲,你就可以离开了!”

    我冷笑一声,觉得讽刺,“沈莲就在花卉观,你若是想要去找,那么你去花卉观就是。又何必找我来要?”

    “花卉观现在是全部戒严了!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捣的鬼!”他依然是一副信誓旦旦的模样,果然,习武之人不懂的睿智是什么。

    可是花卉观?全部戒严?

    谁做的?

    不可能是官府的人,那么就只有仙界的人。

    我在花归身上设下了结界,他们如若要靠近带走花归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就封锁了花卉观是吗?

    这一招是等着我自己送上门去解开花归身上的结界。

    看起来,他们都是有备而来。

    “我最后再说一次让开。如若,不让开,那就是你们所有的人咎由自取,那么,咎由自取的结果就怨不得别人了。”

    我冷意盯着那个孔将军,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如果还不让开,那就真的怪不得我了。

    “休想!”

    听见这两个字,我就知道他不会收手了。

    我从未想过他竟然对我妹妹的执念这么的深,或许这就是情。

    也或许,这就是爱吧。

    但是这样的爱未免也太牵强了一样。

    既然一人不愿,又何必这么做呢。

    冥泽之剑早就在我手中,既然剑已经出鞘,那么,活下来的是没有几个人的,就在我要挥剑刺去的时候,夜笙突然拦住了我,“做什么?”

    夜笙似乎是有所着急的模样,急促道:“这些人都是无辜的。冥泽之剑会让他们灰飞烟灭的。花玖你赶紧去花卉观,我和姜知音在这里就可以了。”

    他说的也是,其中有些人的确无辜。

    仅仅只是冥泽之剑触碰一下,他们也根本就活不过今天。

    “好,你们解决完了,就马上到花卉观来。”

    话罢,我就赶紧离开了这里,赶往了花卉观。

    可当我抵达花卉观之时,便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今天怎么一个香客都没有呢?

    既然是结界,那么,应该是具有灵气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