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55章 他拿不走
    :

    “花玖!”

    宋妖儿喊了我这样一声,我就越是惆怅了起来。

    “何事?”我漠然问她。

    “告诉我,那两个诡之者的下落!”宋妖儿好像是以一种命令的口气。

    诡之者的下落?

    看起来宋妖儿是势必要杀死那两个诡之者了。

    死两个诡之者,没有什么可惜的。

    但是,这两个人会是此刻很好的帮手,所以此刻死了,是有点可惜的。

    我答言着她:“诡之者没有下落,因为我也不知道。”

    而此刻,云唤突然走近了我,真挚看着我问道:“花玖,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呢?不是说好要一起潜行修道的吗?”

    潜心修道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我早就已经不是道姑了,现下,我只不过是个妖。

    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云唤,冷笑了一声,漠然答言着他:“你好好修道便是,不用扯上我。”

    我的话里头充斥着芥蒂和讽刺。

    就算是修道一辈子,也不可能会成仙。

    而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为了成仙而修道的。

    “花玖,你肯定是被别人利用了是不是?”云唤依然情真意切的看着我问。

    他还是太单纯了一些,甚至比我还要天真。

    我似笑非笑,多有些苦闷之意,但答言云唤之时,我却是那般的招人嫌:“利用?何来利用?这是我自己心甘情愿的。”

    “好了!你不用跟她说了!”宋妖儿说着,就一把拉过了云唤。

    紧接着,我就看见宋妖儿过来推了我一把,冷声道:“你还是不是花玖!你现在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宋妖儿永远都是那个样子,无所畏惧。

    纵使我变成这样,在她心中,或许就是那个样子的吧。

    “有些人并未是她自己要变成这样。你们为何都不去过问那个道貌岸然的槐都真人呢?”

    这一声来的并不稀奇,因为是言生的。

    我似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转过身看向了言生。

    只见他缓步走了过来,宋妖儿是一脸的茫然和质疑,她蹙眉道:“你又是什么意思?”

    “看起来,你们并不了解那个槐都真人的过往了。”言生说着就走近了我,站到了我的边上,继续道:“如果你们不了解,可以去仙界楼知仙子那里看看,有一杯记载了仙界的书,那里面,会告诉你们槐都真人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怎样的道貌岸然。”

    言生的恨意持续到了今天,也不是不无道理的。

    可从始至终,我却没有听见言生亲口说出来,那是怎样的一种恨。

    此刻,我竟然有些怜悯起了言生。

    宋妖儿微微点了点头,竟然答言着言生:“好,我倒是要看看,你们说的是什么。”

    话罢,她就拉起云唤离开,走到途中,却回头对我道:“下一次,我会自己找到那两个诡之者的下落!”

    其实,他们就在魔都。

    告诉她们,是让他们去送死。

    他们这般就好了,也根本就找不到诡之者在哪里,起码,很安全。

    红衍的性子又是那样的变化无常,在别说魔尊了。

    他爱红衍,还有什么,是可以抵得过爱的呢?

    宋妖儿和云唤走了之后,言生看向了我,冷言道:“你知道,有的人已经窥探你的灵心很久了吧。”

    我淡然回答:“是槐都对吧。”

    “确实如此。”他微微蹙了一下眉头。

    我不知言生为何这般问我,但是我敢肯定,言生早就知道了这一切。

    因为他用自己十年的寿命看见了我的未来。

    可想而知,他怎么会不知道呢?

    只是可惜他的过去,我不知道。

    但我今天,就要问个清楚。

    “又一次去苏翁那里拿酒之时,我听见两个弟子谈论槐都。其中就谈到了你。你,姓葛?”我是抱着一种试问的口气问着他。

    或许从我方才提起来,他的神色就已经有些不对劲了。

    他怔了怔,面色阴沉:“谁说的?”

    看起来,确实如此了。

    那么既然不是谣言,槐都就肯定做过对不起言生的事情。

    而那两个弟子所说,有真也有假的吧。

    “谁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槐都对你做过什么?”我看着言生,他的眼神反倒是有了一些逃避的意思。

    他撇过脸去,道:“那个人所犯下的错误,是今生今世都不可能被原谅的!”

    言生话罢,拂袖离开。

    看起来,槐都和言生的过节的确很大。

    也难怪言生的仇恨会蔓延至今,而且还毫无一点点的收手。

    现在看来,言生是想借助我的手,来杀掉槐都。

    我也并不笨,有些事情还是会猜出来几分。

    夜幕降临,整个泉州城就好像陷进了黑暗之中一样。

    这样的黑暗,有些阴森和古怪。

    我抬头看了看,就连那月亮,都显得格外可怖。

    今晚,难道是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吗?

    离开了妖界,自己就像是一个孤魂野鬼一样。

    但终究是自己所选择的,就要去受着。

    忽地,一声吼叫。

    这一声,不就是雷电的吗?

    难道是……要动手了?

    情急之下,我赶紧唤来了火凤凰。

    紧跟在雷电的身后,但雷电背上驮着着的人并不是红衍,而是魔尊。

    魔尊?

    我心中多有些焦虑,如若真的是魔尊。那么就有可能不是去仙界的。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雷电停在了一处海域边上。

    而这里,不就是,沧海吗?

    怎么又到了沧海呢?

    只见魔尊从雷电身上下来,一步一步的走着。

    他一袭黑色斗篷,似乎是要和整个黑夜融为一体。

    但沧海的海面上被月色映照着,显得明亮了起来。

    而我转身,便就看见了两盏灯笼高高挂起。

    这个地方是花婆婆这里?

    那么眼前头,便就是龙冢之剑所在的地方。

    魔尊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我赶紧跟了上去,紧接着就看见魔尊手心里头反着黑色的雷电之光,他,是试图要打开幽怨之渊?

    绝对不可能!

    那样千辛万苦的封住了龙冢之剑,怎可他说打开就打开的呢?

    我冷声道:“住手!”

    他稍微愣了一下,收回了那黑色的雷电之光,转头看向了我,“花玖?你怎么在这里?”

    他的语气里头是满满的质疑和纳闷、

    我多有不悦答言着他:“你又为何在这里?”

    “我是来取龙冢之剑的。”他竟然没有任何一丝的避讳。

    看起来,他应该是不知道我和鲛人之间的关系,更是不清楚龙冢之剑就是被我封住的。

    尽管他是魔尊又如何?龙冢之剑是属于鲛人的圣物,他是魔尊,他也拿不走的。

    我义正言辞的答言着他:“龙冢之剑是属于鲛人的圣物。你是魔尊,不应该这般盗取龙冢之剑,你也拿不走。”

    他一脸的茫然,情绪似乎是有些波动,蹙眉问道:“你为何这么说?”

    “因为龙冢之剑就是我封住的。”我也没有打算要逃避什么,是我封住的,那便就是我封住的。

    而魔尊要拿走龙冢之剑,肯定是为了与仙界的争夺吧、

    不管怎么说,龙冢之剑是绝对不可能让他拿走的。

    魔尊愕然,不敢相信的看着我。

    晌久过去,就听的“吱呀”一声,随即,整个沧海被碧海之珠点亮。

    就如同白昼一般的明亮,随后便就看见那扇门被打开,走出来的是花婆婆,还有夜笙和姜知音。

    其实,刚才的那番动静他们应该早就听到了,只不过迟迟还没有出来罢了。

    因为方才我扫了一眼,里面已经是燃起了蜡烛。

    他们等待的,只不过是一个时机罢了。

    魔尊似乎是有些惧光,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因为碧海之珠过于明亮了。

    之后,花婆婆被姜知音和夜笙扶着走了过来,停在了我的面前,还未等到花婆婆开口,姜知音便就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过了一会子,姜知音才将手放下来,问道:“花,花玖,你的脸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的脖子,那上面是什么?”

    “是彼岸花。”回答姜知音的是花婆婆,不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