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53章 过于可怕
    :

    我没有回去妖界,而是跟着红衍到了魔都。

    她找我商议镇元鼎之时,我却心不在焉。

    他们护的是仙界周全,更是百姓的安全。

    可于我而言,我的仇恨就应该牵扯到无辜的百姓吗?

    究竟是恨?还是不甘?

    以至于红衍说了些什么,我丝毫未听进去。

    “花玖,你在听我说话吗?”红衍的声音就悬在我的头顶,我这才是反应了过来。

    我茫然看向了红衍,目光之中没有任何的焦距。

    我摇摇头,答言着她:“没有。”

    我这样一答,红衍倒是着急了起来,她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冷声质问道:“你难道就不想杀了槐都?就不想毁了镇元鼎吗?!”

    我从未见过如此的红衍。

    看来一个人入魔了,被蛊惑了心智,那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而她的脑子里面,恐怕剩下的就只有仇恨了吧。

    “可是槐都一人的性命抵不过百姓。他死了,无关紧要。可是毁了镇元鼎,百姓就会无故遭殃,这样做,难道理所当然吗?”这一刻,我回答的多有些惆怅和焦虑、

    也是全然因为了槐都的那句话,我一直所秉承着的就是上善若水,从善如流。

    如若真的变成了一个嗜血狂魔,那么,和入魔有什么区别呢?

    我修道多年,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因为一个情字,而背叛了所有,变成了这副样子。

    但是槐都的背叛,是我无法忍受的。

    我要他死,可是百姓不能够被搭进去。

    可是红衍呢?她一心想要毁了整个仙界,才不会去管百姓的死活。

    我放了她,是一个悔,也是一个承诺。

    红衍抓住我的手越来越紧了,感觉有些生疼,她的口气也是越发冷冽了一些:“啰嗦!你现在已经变成了妖了,你已经成了妖了,你为什么还要在意那么多和你无关的事情?”

    我与她四目相对,没有任何逃避,道:“百姓是无辜的,可是杀死槐都,可以杀死你恨的人。但是,百姓没有错。”

    红衍冷笑一声,松开了我的手。

    她缓缓转过身去,幽幽道:“那么那些百姓扬言要烧死你之时,他们可又曾替你想过什么呢?你还是太天真了。”

    红衍确实戳中了我的痛处,那些百姓叫我妖女,要用火把烧死我之时,又有谁替我想过什么呢?

    我冷冷道:“触犯了我的底线,我一个都不会饶过的。”

    “这才是你。入了妖道的人,就不应该有任何的同情之心。”红衍是在我耳畔轻轻淡淡的说出了这句话来。

    可实则,我心中依然有底线。

    尽管入了妖道,但不至于被蛊惑了心智。

    “魔尊!就是她拿走了苏咒!”

    这样突如其来的一声的确是让我有些诧异。

    拿走苏咒不是已经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吗?怎么现在还会有人来追究呢?

    魔尊?再者说了,他也是知道我要去拿苏咒的。

    “魔尊!赶紧把苏咒夺回来啊!”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多有些熟悉,肯定是莒国的那个妃子。

    也就是逃走的诡之者,宋妖儿一心想杀死的两个人。

    现如今,他们完好无损的在魔尊这里,宋妖儿肯定是已经急疯了吧。

    我侧目去看,还真是那俩个诡之者。

    而站在她们面前的便就是魔尊了,只见他微微抬了一下手,那两个人随即就闭嘴了。

    紧接着,那两个人便齐齐瞪了我一眼。

    或许是没有拿到苏咒,而有些心愧,也有些嫉妒的吧。

    但是他们的事情,和我无关。

    “什么事?”我挑眉问着魔尊。

    既然红衍带我来这里,那么肯定就是有事情要商议的。

    魔尊走近了我,那眼瞳之中尽数都是蔓延着的黑暗,我看的真切。就好像是我可以看见死亡蔓延在阴池鬼后的整张脸上面一样,尽管有些可怖,但我还是直视着魔尊,听他道:“你应该知道过不了几天,便就是对泉州城一个大的祭祀之日。到时候,花卉观,莲花观都会去的,”

    他话还未完,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即刻蹙眉质问着他:“你到底是想做什么?不要卖关子。”

    他勾唇淡然笑了一下,笑虽笑,却是那般的诡异,“到时候,我们会去到那个祭祀的地方,然后,将所有的人都困起来。让席戎交出红衍所丢失的灵气,如果他交不出来,那么那些人,便就只有死了。”

    “牵扯到花卉观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我回答的斩钉截铁,果然,魔就是魔。

    妖就是妖,可我还不至于。

    魔尊听见我的答言,脸上的不悦之意很快就浮现了出来,冷声道:“你不做,你还是会被世人所唾弃,所嗤之以鼻的。你以为你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花卉观观主吗?你错了。”

    我冷笑一声,转眼之际就捏住了他的脖子,冷声警告着他:“我不是魔,我没有被蛊惑心智。如若你执意要那么去做的话,就不要怪我了。”

    魔尊知道我拥有什么,他也是有几分避讳。

    我松开了他,他才答言:“那好,我给你一步退路。如果席戎不出现,那我也不会伤到到任何一个人,如何?”

    “好,但愿你说到做到。如果有任何的背弃,就不要怪我手中的冥泽之剑不留情了。”我答言的格外冷意冉冉。

    因为与我而言,冥泽之剑是最重要的东西,灵心也是、

    但是花卉观的所有是值得让我去守护的,我怎可看见花卉观毁于一旦呢?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和魔尊商议好之后,我就回去了、

    去了一趟花卉观,看看花归是否安然无恙。

    我用自己的鲜血为花归布置了一个结界,如若有人想要带走花归,那是绝对都带不走的。而且还会反噬那个人。

    只有我能够解开,因为,那是灵血。

    这样一来,我就越是放心了起来。

    眼看着,那个日子也到了……

    我知道,我肯定要再一次接受那样的嗤之以鼻了。

    不过没有关系,只要能够护的花卉观周全。做什么,我都无所谓。

    不知为什么,魔尊把那两个诡之者交给了我,让我带在身边来保护我,恐怕是别有用心吧。

    那两人的神色一直都是闪闪躲躲的,一看就没安什么好心。

    他既然让我先来,那么,他肯定是为自己和红衍留好了退路,既然如此,那魔界,也是不会留下任何一个活口的。

    恨意的滋生,并不全然因为槐都。

    而一点点蔓延的,就是他们那些所谓的计划。

    最后,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这个祭祀台是那般的熟悉,是我曾经每年都会做祭祀的地方。

    可现如今,没有那个机会了。

    当我看见带领着大家的人是花漾之时,总觉得心中刺痛。

    明明就是自己葬送了所有,却还要感慨。

    没有什么可感慨的,就是如此。

    该是哪一步,就是哪一步。

    “布置结界。”我命令。

    “是。”

    那两个诡之者听从了命令,就好像很得意一般。

    因为诡之者最擅长的就是诡之术和布置出来的诡结界了。

    他们,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道姑。

    这样一来,谁都逃不出去。

    骤然之间,天空中就布满了朵朵黑云,就好像是大雨要来临一样。

    可有风,却无雨。

    她们也都以为是雨要来了,赶紧抬头看着,有的人甚至起了身要准备离开。

    但花漾似乎是反应了过来,赶紧吼道:“是结界!快跑!”

    她话落下,就已经是迟了。

    没有一个人可以逃的出去,那两个诡之者是那般的自信,怎么可能放过她们呢?

    他们两人,还要在魔尊那里表功劳呢。

    她们在结界内胡乱跑着,就是逃不出去。

    这一幕,也确实让我想到了席戎那个卑鄙的人为我所设下的结界,差一点,就害死了花归,毫无怜悯之心。

    正在我神经紧绷之余,花漾凌厉的眼神就那样盯住了我,吼道:“你疯了吗?!你想做什么?!”

    声音有些忽远忽近,我听的也有些不太真切。

    但大致意思,我是明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