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48章 你在干什么
    :

    泉州城的事情,层出不穷。

    顾崖的父亲在京都为官,被佞臣陷害逃亡此处,这里的人都不认识这样丰厚功绩的老人,而因为无知,附和着官府,冷嘲热讽。

    那样年迈、顾及颜面的老人,为官清廉,救济百姓,用这样屈辱的姿态挂在城墙,被曾经爱戴的百姓辱骂。

    这样的事情,我也曾经经历过。

    只不过,死的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

    也是我的父亲。

    可是顾崖的父亲却是为官多年,出了这样的事情,他来求过我。

    可是,我无能为力。

    我又怎么能够染指朝堂之事呢?

    而顾崖的父亲,就被吊在了城墙之上。

    所幸的是顾崖避免了这一次的灾难,他和他的母亲完好无损。

    可是顾崖的父亲……便就很难说了。

    官府是以老人为诱饵,引蛇出洞。

    四周角落埋伏官差,只要有人出手救人就顺势捉拿。

    顾崖自己是心知肚明的,老人原本也活不了多久,这样遥遥无期的逃亡,与顽疾缠身,老人早就是弥留之际,全凭着意念支撑残缺的身体。

    可是顾崖却为自己编了一个最好的谎言,这个谎言如他所愿的欺骗着自己。

    天下间没有做儿子的,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在自己的面前死去,而置若罔闻,即便那是一个陷阱。

    顾崖的手,紧紧攥住,因为太过用力而颤抖。

    我看着他慢慢从人群中向着老人的方向而去,为了不引人注目,他行走的即缓慢而沉稳。

    老人绝望看着自己唯一的儿子顾崖,不顾一切向着火坑里跳,老人突然发出凄凉笑声:“老夫,顾上史,为官多载,一身忠于朝廷,却落得私通敌国,卖国之罪,真当是笑话。”

    虽是垂死之人,也声如洪钟,这声音传到每一个人的耳中。

    人群中不知是谁说出一句话。

    “顾上史,散尽家财的顾上史啊!”

    顿时犹如一石子,坠落平静的湖面,卷起千层的涟漪。

    当年饥馑荐臻,路有饿莩,人皆易子而食,官府克扣赈灾粮食,是顾上史的大人散尽家财救助,又上书朝廷,皇帝震怒,查出贿赂克扣十余人,使得昏官锒铛入狱,而顾上史的福泽连绵千里。

    “放了顾大人……”

    人声此起彼伏,人群攒动。

    可惜,没有用了……

    老人已逝,顾崖的所有期许和盼望,全然落空。

    他为了不让自己的母亲知道,将她远远送离了泉州城。

    他自己一人承受,也未免有些太残忍了。

    同样的经历,却已经是不同样的心情了。

    依稀之中,我看见了他眼角的泪水。

    是那样的显而易见,可恨的是,我没能够帮助他。

    就像是槐都一样,每次帮助与我,都是为了利用我。

    而顾崖的这件事情也让我清楚,恨意是会浸到血肉之中的。

    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带着深深的恨意。

    我步履极轻的走近了他,轻轻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安稳道:“越是这般的隐忍,就越不会得到应该有的东西。你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犯了错。那么既然犯了错,就应该要偿还,就算是睚眦必报,他们也得偿还他们所犯的过错。”

    我就是在故意怂恿着顾崖,要让他的双眼也被仇恨蒙蔽。

    他的脸色都已经有些僵了,和一个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怎么能够平静的下来呢?

    又该如何去平静。

    我再走近了他,在他耳畔浅声道:“去吧,杀了他们。他们应该为自己所犯的过错而偿还。”

    正当顾崖拾起刀,要听从我的吩咐。

    去杀了那些狼狈为奸的人,突然就响起了一个声来:“花玖!你在干什么?!”

    这个声音可真是碍事,我转眼去看,就是那个多管闲事的槐都。

    “怎么了?仙人来此地有何贵干?”

    我问的言笑晏晏,几乎没有一点要把他当成仇敌的意思。

    而是把他当成了一个骗子。

    一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你到底是要做什么?回头是岸啊!你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有机会可以从新来过的啊!”他还是一袭青衣,救如同我刚见他时的那样。

    可是他的双眸之中不在干净,也不在那般的清风剪水。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谎言。

    我现在就连他所说的一个字都不敢去相信了。

    因为太可怕了,这样的人,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呢?

    不论是从我看他的第一眼,还是他所说的那些话,那些动作,那些事情,全部,都是假的!

    现如今又跑过来假惺惺的问我?

    问我什么?

    是劝解我回头是岸了之后,然后,让我把灵心在恭恭敬敬的交给他吗?

    我所有的憧憬都被他毁了,毁的一干二净,彻彻底底!

    我冷眼盯着他,缓缓拔出了冥泽之剑,这剑上面的怨气似乎是积攒依旧了,那怨灵早就覆盖了剑气。

    而包裹在周围的就是冥,是晦。

    “你不要跟我说一些你的大道理。根本就没有用,你别想继续劝解我回头是岸。我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是因为了谁?又是如何变成这个样子的?你难道不清楚?还是说,仙人您的计划太过于缜密,你自己也入戏其中了呢?”

    冥泽之剑就是要指着他,我也没有任何一丝的逃避。

    从前看他的双眼我都避讳着,觉得是大不敬,如今,我只想挖了他的这双眼睛!

    他额头上似乎是起了细密的汗珠,多有些着急之意,紧迫道:“花玖!回头是岸啊!你早就知道我的心意了,我对你并非是做戏,日久见人心的道理你应该知道。那木兰花虽说是素珉喜欢的,但是,”

    他突然停顿了,恐怕,是想不起来背好的话了吧、

    “但是什么?”我挑眉问着他。

    如果他答不出来,那么就是假的。如果他答出来了,我也不会相信。

    “我,我……”

    他结巴,欲言又止。

    真是装的一手好戏。

    “够了!我不想在继续听你废话下去!顾崖,去杀了他们!杀了那些守卫!”我以命令的口气吩咐着顾崖。

    他没有被蛊惑心智,而是不公。

    “住手!”

    就在顾崖挥剑刺去的时候,槐都一把夺过了顾崖的剑。

    霎时间,周围的眼光都朝这里而来。

    那一双双眼睛里头都是恐惧,当然,也有讽刺。

    很快,就有人认出了槐都真人来。

    立马,开始四散。

    “妖女啊!妖女来了!”

    “快!烧死她!烧死这个妖女!”

    “不能让她玷污了泉州城,快烧死她!”

    烧死我?

    做梦。

    我可不是什么妖女,我是妖后。

    “回头吧。”他的话语之中有了一些恳求的意思、

    可在他的眼睛里头,我什么都看不见。

    我笑的讽刺,冷声问他:“槐都,看起来是你故意要让我难堪,是吗?”

    他摇了摇头,答言着我:“不是。”

    我笑了。他不是是什么?

    在他心中或许最重要的人就是那个素珉了吧。

    他这般靠近我,博取我的好感,全然就是为了得到我的灵心然后去复活那个素珉。

    他也很长情,但这样的长情却令人厌恶。

    “烧死她!烧死她!”

    “扔!快扔啊!”

    听着那些百姓鄙夷的声音,我就知道一个人从天堂坠到地狱的感觉是什么了。

    一个一个火把像箭一样落在了我的脚下,我的周围。

    随即,火花熊熊了起来。

    那刺鼻的烟味就像是要往嗓子里头钻一样。

    就在此刻,顾崖突然挡在了我面前,把就近的火把捡起来扔到了远的地方。

    让我感激,也让我觉得那个槐都可真是高高在上,根本就不会高抬贵手任何。

    就在我如癫狂之时,要杀掉所有的人。

    忽然,狂风袭来,我差点一个不稳就摔在了地上。

    随即,蔓延过来的是海水。

    海水沾染了我的衣衫,而那些火把也全部都灭掉了、

    只是感觉一只手抓了我一下,紧接着我便就在海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