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47章 一切都变了
    :

    自从我成了妖后,一切都变了。

    不管是我身边的人,还是曾经和我亲近的人。

    都在远离着我,因为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

    我心彻凉,但这就是现实。

    鸿雁高飞,听说这是一个很好的兆头。

    可是对我来说,究竟是不是呢?

    “恭喜你。”

    这一生恭喜,让我彻底知道我身处在现实之中。

    这个声音除了言生的,还有谁呢?

    我苦笑一声,反问着他:“何来恭喜?”

    我转头看着他,可他却是负手而立,淡然道:“你终于不再依靠着别人的保护而活。你也认清楚了那个道貌岸然的槐都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仙人,不是好事吗?你又何乐而不为呢?”

    何乐而不为?

    我又何来什么乐子?

    言生看的太极端了一些,可是现在的我,不是和言生一样吗?

    一样的极端,一样的想要杀死那个道貌岸然的槐都真人。

    “你想做什么?”我问他。

    我知道他是话中有话,我也敢肯定,他肯定是有着自己的那一套计划,不然,他是肯定不会对我说出来这样稀奇古怪的话。

    虽说言生说了很多这样稀奇古怪的话,可是对我而言,他是因为仇恨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可是并没有走火入魔,我的确是很钦佩着言生的。

    他的计划是什么,我倒是很想听听。

    “仙界的镇元鼎你应该知道。”他看着我,波澜不惊的说出了这句话。

    难道说,言生也是打算要对镇元鼎动手?

    我蹙眉问他:“你要怎么做?”

    “仙界如果没有了镇元鼎,就像是你没有了呼吸一样。从前,没有了镇元鼎,还有拥有灵心的灵女。可是现在,只要镇元鼎一旦被毁,那么,整个仙界就算是完了。所以,我要毁了镇元鼎,让槐都陷入永世的愧疚与自责之中!”

    言生说的咬牙切齿,他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的拖沓。

    他对槐都的恨或许,比我还要深。

    他这么多年,等的就是那么一天。

    就是为了亲眼看见槐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

    可是怎么说,槐都毕竟是仙人。

    就算下场在残忍,也残忍不到哪里去。所以,就只有杀了他。

    这样,才能解除我的心头大患。更能够让他灰飞烟灭。

    可惜,言生并不是这么想的。

    我也没有多话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海风徐徐吹过,总觉的一切都是那般的陌生。

    我准备要离开之时,看见那礁石上面坐了一个鲛人。

    而这个鲛人,就是浮袖。

    她怎么会来到了泉州城呢?

    难道是因为什么急事而赶过来的吗?

    我走近了她,问:“浮袖。你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就连我自己都听不出来了。

    我的言语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点的情感,完全变得不像我自己了。

    原来,可以改变的这么多。

    后悔已晚的话我是信的,可是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

    “你知道,南域海最近要有大动作了。”浮袖多有些说的事不关己的意思,可是她用漠然的神色掩盖了那复杂。

    听浮袖的口气并不是很好,我也尽力勉强着问她:“南域海要有大动作了?是因为什么?”

    “琼夕榕。”

    浮袖的回答没有一点生息,她的表情,更是漠然至极。

    “她?”我诧异。

    怎么又是琼夕榕?她上一次伤了浮袖,难道这一次还要毁了整个南域海?

    她既然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就不要自己去作死了。

    免得到头来毁了自己,还搭上了别人。

    我痛恨琼夕榕,她的嫉妒之心让我一次次崩溃。

    可最后,是槐都。

    但是,他们两人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枉我当时那般的信任他槐都,可换来的结果……

    是什么呢?

    浮袖渐渐起来,走到了我面前来,漠然道:“是,就是那个席戎上仙的首席徒弟,琼夕榕。她扬言要屠了我们南域海所有的鲛人。当然,这并不是她说了就可以算的。而是经过了他师父席戎上仙的命令,所以说,那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我听的出来浮袖话中的那份清冷,还有她骨子里头透出来的鄙夷。

    那样的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他们若非是因为了仙人的那个身份,恐怕,就像是锦王爷和简玉一样了。那样的恶果,终究要他们自己去尝。

    他们若没有这个身份,没有人会敬重他们,更是没有人会对他们手下留情什么。

    我赞同浮袖所说的,也并非是因为要偏袒她什么。

    只因浮袖她说的就是对的。

    “我会帮鲛人。”我虽神情淡漠,可是我却回答的斩钉截铁。

    仿佛阿娘的声音就在耳边,那样的喃喃自语告诉我一切。

    可是槐都封了我的那些记忆,到底是为什么?

    难道,这其中还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浮袖说了一句多谢,我这才反应了过来。

    直至看见浮袖潜入海中,摆动鱼尾而离开,我才觉得自己应该要回去了。

    但就在我转身之际,我却听见了忽远忽近的脚步声。

    等我回过头去看,竟然是雷电。

    可它上面坐着的人并不是魔尊,而是红衍。

    我已经没有了原先任何的惊讶,还要那惊慌失措,反而是格外平静的问她:“何事?”

    “我今天来,就是有一事要告诉你。”

    雷电很安分,似乎很听红衍的话。

    可是当我看见红衍额头上的那朵彼岸花不见之时,我的心就像是在促使着什么一样,

    有些痛,也有些难受。

    可是我却强撑着这样的难受,继续云淡风轻的问着她:“什么事?”

    “你应该知道槐都身上有股木兰花的香味。但你可能不知道槐都身上的那股木兰花香味究竟是怎么来的。”

    红衍说着,还摸了摸雷电的额头。

    雷电也温顺乖巧,在红衍这里,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动物一样,完全没有了凶神恶煞的模样。

    可是最令我吃惊的,那就是红衍刚才所说的那番话了。

    槐都身上的那股木兰花香味究竟是怎么来的?难道不是因为他喜欢木兰花吗?

    红衍为何又会这样说?

    “难道不是因为槐都自己喜欢?”我多有些试探的口气问着红衍。

    可她却勾唇一笑,一副我大错特错的样子。

    “那是因为他的旧情人素珉喜欢木兰花的缘故。当他的旧情人因为被冰血石中枪,所以需要灵心来复活。现在,你也应该清楚了一些东西吧。”

    怪不得方才红衍用那个样子的眼神看着我。

    还有,那木兰花居然还有这样的一个故事。

    他槐都可真是会装,让我一次又一次的掉入了他的圈套。到最后,变成了这样的无法自拔,槐都,可真是有一套。

    是仙人又如何?

    难道就可以用欺瞒,谎言来利用?

    还是说,他们永远都可以得到世人的原谅?

    现在看起来,的确是这个样子。

    我已经被骂的千疮百孔了,槐都没有做错,错的都是我。

    想想也不免觉得讽刺,居然那么轻而易举的就相信了。

    一个巴掌拍不响,如果当时我没有那么的好奇,不去接受那个玉佩也不会有今天的事情了。

    那个巫师死了之后,我与槐都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就越来越重了。

    而风言风语里头说的就是我因为心虚,所以我才要杀了那个巫师来灭口。

    他死的可真是恰当,居然在这个关头冒了出来。

    可也不得不说,这个巫师真是衷心。

    为了锦王爷,做到了这份上,也的确是他有心了。

    但我对槐都,就从来没有怜悯过什么。

    “很好,他槐都居然对我隐瞒了一切。就是为了博取我的好心然后得到我的灵心,这样下作的事情他也做的出来,真的是叫我刮目相看,亏我从前那么的敬重他,那么的憧憬他,可到头来,我什么都没有换来,而是背上了这么多的骂名。”

    我紧握着拳头,恨不得让画个图此刻就灰飞烟灭。

    可是想要杀他,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