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45章 人不人鬼不鬼
    :

    居然,槐都真人接近我只是为了复活他的旧情人?

    被蒙在鼓里的人一直就是我,亏我一直相信着槐都真人。

    原来,也不过如此。

    我敬重他,可到头来是什么呢?

    我居然换来了利用,而且是这般的真实,若非不是葵兮及时赶来亲口告诉我。恐怕,我已经傻傻的把灵心交了出去。

    从而,换来的是自己灰飞烟灭。

    而他道貌岸然的槐都真人救了他的旧情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道姑,怎会被一位仙人如此重视?

    今天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是真相大白了,要怪,就只能够怪我太傻了,也傻的可以。

    为什么言生会说槐都真人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人,也为什么葵兮一直就在阻止着我和槐都真人的任何联系。

    现在,我都清楚了。

    我心里头如同明镜一般的清楚。

    让我死,他的旧情人复活。

    槐都真人想的可真是周到,也确确实实是叫我刮目相看。

    “槐都真人,你是为了利用我,为了我的灵心。然后接近我,要复活你的旧情人是吗?”我此时此刻已经是有些站不稳了,若非是葵兮扶着我,恐怕就会一头栽倒。

    而声音里头的颤抖,更是那样的显而易见。

    “是这样没有错。”

    他,他居然就连一点点的辩驳都没有?

    也难怪,世人都说仙人的无情,今日,我也也总算是见识了一番。

    “那么玉佩呢?那么木兰花海呢?都是假的对么?”

    我紧紧攥着那枚玉佩,心就像是在滴血一样。

    他的神色已经淡定自如,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复杂,亦或者是其他的表情,他从容道:“相由心生。你太过于固执,浮想联翩了。”

    我固执?我浮想联翩?

    这些话,我不知道他是怎么说出来的。

    也确实是极尽讽刺,可笑不已。

    不愧是槐都真人,着实是让我见识了个够。

    好,真的很好。

    事到如今,我已经明白了一切,

    可是,我更想听见他的解释,他的回答。

    我知道是我自己找罪受,可是,真相就是真相。我有必要知道的清清楚楚,我的脸色也越发的苍白了起来,我多有些有气无力的问他:“那么你一次次的出现只不过是为了博得我的好感。然后让我心甘情愿的把灵心交给你是吗?”

    “自然是这个样子。”他的眼底,依旧波澜不惊。

    回答的更是淡定自如,真不愧是高高在上的仙人。

    他明明就看见了鲛人被那样的虐待,被那样的随意屠杀,可是,他却选择了袖手旁观。根本救连一个手指头都不抬一下。

    可后来为什么跟我说他要帮助鲛人?无非就是为了让我相信他,相信他不是那样子的一个人。

    到头来,他也根本就没有帮助过鲛人。

    他把戏做足了,却不染指。

    道貌岸然,这个词汇配上他是在合适不过的了。

    “那么,你究竟是想怎样?”葵兮将我虎仔身后,质问着槐都真人。

    可槐都真人的脸色依旧平静,就连一点点细微的变化都没有。

    “把灵心拿出来,复活素珉。你们便可以离开了,不然,这个地方,”他停了一下,抬头看了看四周,继续启唇风轻云淡道:“你们永远都出不去了。”

    葵兮冷笑一声,觉得槐都真人说话极其讽刺,他冷声道:“有我在这里,还没有出不去这一说!”

    我心中怒火无法平息,带着那份心寒与作茧自缚嗤笑了一声,正面看着他槐都真人,没有任何一点点的逃避,冷声道:“你原来和穆崇一样,都是要得到我的灵心。只不过,你比穆崇做的高明一些罢了。可谁知,你竟然是要救你的旧情人。那么之前,你所对我做过的一切都是我浮想联翩?都是我的幻境?我还没有至于到那个程度去!”

    说着,我就拿出了那块玉佩,狠狠的摔在地上。

    清脆的响声就像是冰刃一样划过我的皮肤,而那玉佩,也四分五裂。

    他看了一眼地上四分五裂的玉佩,继续浅然道:“本来就不是个贵重物件,摔碎了就摔碎了。”

    还真是冷血,还真是那么的高高在上。

    我这辈子,最受不了就是背叛。

    可是,槐都真人想要得到我的灵心就算了。可为何,还要用灵心来复活他的旧情人?这一点,我可是没有听说过。

    我笑的癫狂,几乎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与他辩驳着,“摔碎了自然就摔碎了,我心里高兴。再者说了,那也根本就不是我的东西,所以我也根本就不稀罕它是好是坏。”

    “你是一个道姑,就应该以潜心修道为生。不能动了丝毫的情感,你本无七情六欲,可现在,你看看你,变成了什么样子。”可他说出来的话反倒就像是一个长者一样,以批评的口气对我说出了这样的话。

    但事实呢?

    我坚持住了自己的最后一道底线。

    因为我是一个道姑,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触犯门规的事情我还并没有那样光明正大的做出来。

    可是这一次,我心寒到底了。

    既然他这么说,那么我就做给他看。

    我的眼神就没有离开过他。从前看他一眼觉得奢侈,感觉自己像是在犯罪,宁可让自己的寿命折煞,也要多看他几眼。

    可现在,我宁可戳瞎自己的双眼。

    觉得自己当时真的是太过于愚蠢了一些,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道貌岸然的槐都真人,不愧啊。说出来这样的话,你自己居然没有一点点的羞愧。真是让我觉得,这世上竟然还有你这般的人。我讽刺你,格外讽刺!”

    果里那因。

    我已经钻的太深,将所有的情感都付诸了这样的一个人。

    就是他槐都真人。

    可惜,换来的结果是什么呢?

    “你恨我也好,不恨我也罢。”他依然端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就好像我们这等凡人与他说不上一句话一样。

    不是说不上,而是不配。

    他一袭款款青衣,曾经施施然而来。

    可事到如今,我只是觉得。

    那一切就像是一场幻影一般,一触就碰。

    我犯了一个大家都会犯的错误,那就是动了情。

    现如今,我不怪谁。

    我只怪自己太过愚蠢了,愚蠢到犯了那样的错误,竟然还一错再错。

    到最后如果不是葵兮站出来说了那样的话,我恐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葵兮,我们走!”

    我拉着葵兮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根本就没有出不去这一说。

    只不过又是他的谎言罢了。

    他的谎话可真是多,我也不知道他究竟还说了多少的谎话。

    是不是字字句句都是假的呢?

    追究那么多,会很累。

    但是槐都真人竟然要用我的灵心来复活他的旧情人,我接受不了。

    我永远都接受不了。

    回到了花卉观之后,我心中难掩那样的气氛和压抑。

    最后,掩面失声。

    葵兮安慰着我,可是,这样的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在我身上呢?

    我动了情没有错,可是我原先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就是一个小小道姑,若非他染指了我的事情,一次一次的博取我的亲切,也不至于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爱是什么?恨又是什么呢?

    我如今,已经全然体会到了。

    曾经的红衍是怎样,现在的我就是怎样。

    虽是同样的重蹈覆辙了,可是,我没有像红衍一样失去灵心。

    曾经千遍万遍的告诉自己,自己是绝对不会重蹈覆辙的。

    可现在,我只想笑。

    “花玖,不哭了。”

    葵兮安慰的声音在我头顶想起来,可是我渐渐发觉自己的脑袋里面好像是在绞痛一般。

    疼的我无法呼吸,疼的我好像五脏俱碎了一样。

    我开始胡乱砸起了东西来,直到把那面镜子也砸落,我看着那碎落镜片之中的自己,额头上面的那朵彼岸花,竟然是那样的妖艳。

    而不是若影若现,是已经长在了我的身体里面。

    整张面孔,就好像让我变得不认识了一样。

    可其实,那就是我。

    是真真切切的我,可是我,并没有入魔。

    我还没有到红衍那个地步去。

    只不过是表情变得令人不认识了一些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