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44章 原来都是谎言
    :

    槐都真人走后,我一直都是在战战兢兢着。

    但奈何,为了花卉观。

    我就不能够这般懦弱,应该要做花卉观的保护伞。

    为花卉观中的弟子遮风挡雨。

    如果连这一点点都做不到的话,还怎么继续保护花卉呢?

    我打算以身试险,亲自去一趟阴池鬼后那里。

    我就是要告诉她,我拿不到龙冢之剑,更没有被她所控制,她拿到的冰血石就是假的。

    不管结果如何,我也要大胆这一次。

    语气如此战战兢兢,不如勇敢迈出了那一步。

    我挣扎着,最终,我还是独自一个人去了乱葬岗。

    找到了通往鬼族的入口,来到了阴池鬼后这里……

    当我踏入那里的时候,就感觉到阴池鬼后的期待和喜悦。

    每每,都是如此。

    她走下台阶,兴奋问我:“是把龙冢之剑拿来了吗?”

    我扫了一眼,却发现毒药也不在这里。

    那么,毒药又是去了哪里呢?

    我心中没底,也不敢说出来。

    阴池鬼后又继续再问了一次,我才反应了过来,犹豫了一阵子,这才答言着她:“龙冢之剑没有拿到。”

    她的脸色骤变,可真是翻脸比翻书还要快。

    她冷眼盯着我,反问着我:“没有拿到龙冢之剑,那么你回来做什么?”

    我确实很不喜阴池鬼后这样的人,只是为了一味的去利用我。只是为了让我为她做事,这般苦苦为难与我。

    我不想在继续为她做这些事情了。

    我抬眼与她对视,完全没有任何一点点的退缩,大胆道:“龙冢之剑是鲛人的圣物,岂是你要就可以给你拿到的!还有。那冰血石我给你的就是假的,你根本就没有控制我!”

    “放肆!”

    阴池鬼后毫不留情的扇了我一巴掌。

    她的指甲太长,划过我的皮肤,就留下了一刀伤痕。

    我怔然看着阴池鬼后,可是此刻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清楚我是谁,更是清楚我是为了什么才站在这里。

    这样我得罪了阴池鬼后,死在了这里也好。

    起码不用那样的受罪了,人死了,便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反正我也什么都不在乎了。

    哪知道,阴池鬼后突然笑了起来,笑的那样令人战栗。

    她笑的根本就没有停下来,挑眉看向了我,一字一字道:“你以为,只有我在利用着你吗?”

    我愣了,竟然开始有了一些慌张,我蹙眉问他:“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还有你最敬重的槐都真人。你以为,他为什么要靠近你?还不是为了你的灵心。只不过,你一直就被蒙在鼓里。”阴池鬼后是一字一字又对我说了这样的话。

    我根本就不相信,不相信槐都真人是为了我的灵心才要接近我的。

    我想都没有多想,一口就否决了阴池鬼后那样的话:“不!绝对不可能!”

    完全就是荒诞无稽的,根本就不会的。

    槐都真人他可是仙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目的的来接近我这样一个小道姑。

    绝无可能!

    可阴池鬼后,一点也不着急,一直都在给我灌注着那样可怕的思想,“恐怕你现在还在挣扎吧。你只不过是道姑,但是,你却拥有灵心。是个人知道你拥有灵心,肯定都会急着往你身上贴的吧。”

    “不!就算是槐都真人为了灵心而接近于我,我也觉得并没有什么!”我答得斩钉截铁!因为对我而言,槐都真人绝对不是阴池鬼后口中所说的那样的人。

    就算是槐都真人是因为灵心而接近于我,可是和利用有什么关系?

    阴池鬼后她只不过是在胡言乱语罢了。

    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依据,只是为了让我误会槐都真人。

    阴池鬼后讪讪笑着,笑的那般诡异。她本来就是鬼后,尤其是这样无端的笑容,看的人心里头发毛,她继续启唇魅惑道““看来你是被鬼迷心窍了啊。那你知不知道,他要你的灵心是为了什么呢?”

    “什么?”我依然紧皱着眉头、

    她突然停顿,好像是在想着什么。可同时,却又不像,她淡然道:“多的话我不会说。既然你不相信,那就算了吧。”

    “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我也说的一字一顿,对于槐都真人,我永远都是最敬重的。更不会因为她阴池鬼后几句话,就真的去相信了。

    那么做,真的就愧对与槐都真人了。

    阴池鬼后缓缓转过身去,她一袭红色的衣衫,总是那般的渗人,她又继续言道:“反正我已经告诉了你,他就是为了你的灵心才故意接近你的,之后,如果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我冷笑了一声,讽刺道:“那我就谢谢你了!阴池鬼后!”

    “不送。”

    这两个字悄然落下,我便就赶紧疾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竟然没有想到那样的话是阴池鬼后说出来的,她居然会是一个挑拨离间的人?

    我到了乱葬岗,居然没有一点点的怕。

    不知道是因为心中怨气太深了,还是怎么一回事。

    总是感觉自己心里头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要发泄出来。

    可惜的是,找不到发泄的方式。

    就只好这样一直受着,我虽然也不明白阴池鬼后为何说了那样的话。

    但我依然可以肯定,槐都真人绝对不会是那样的人。

    直至我回到了花卉观中,都一直在想着这件事情。

    既然槐都真人要我的灵心,那我给他就是了。

    我没有一点点的犹豫,就急匆匆的又赶去了仙界。

    而我对谁都没有说。

    槐都真人帮我太多了,纵使是真的要我的灵心,也没有任何关系。

    我没有了灵心,或许还会过的比现在好些。

    等我到了之时,槐都真人正在写着什么东西。

    这个书房,是我最熟悉的,更是我最怀念的。

    想起和槐都真人在一起的日子,总是觉得亲切。

    但我也深深的知道,我和他之间是有着一定距离的。

    所以,我有自知之明。

    “师尊。”

    我唤了一声他,他停下了手中正在做的事情。

    抬起头看着我,他似乎是有些诧异,问道:“花玖?你怎么来了?”

    “师尊,你是要我的灵心吗?”我傻傻的问出了这样的话。

    因为,我知道。

    灵心这个东西,本来就不应该是我的。

    即便是槐都真人拿走了,我也觉得没有什么。

    “灵心?”他蹙眉。

    似乎是有些纳闷的意思,我也知道,我这般的唐突肯定会让槐都真人误会什么的。

    “师尊,如果你需要我的灵心,你就拿去吧!”我说的斩钉截铁,几乎没有一点点的犹豫。

    并非是我慷慨大方,亦或者是其他原因。

    而是觉得我没有了灵心,就应该脱离了这一切吧。

    他突然如沐春风的笑了一下,走了出来,看向我平静道:“你跟我来。”

    “好。”

    我应了一声,便就跟他走着。

    直到停在了一处花棺跟前,周围是铺满着的木兰花。

    槐都真人,带我来到这里是要做什么呢?

    “在这花棺之中躺着的是我的一位故人。更是一位受人敬重的仙人,她需要灵心才可以复活。所以,我一直苦苦寻觅灵心,就是为了可以复活她。可是我接近你,是根本就没有目的的,花玖,你相信吗?”

    他的眼神一直就停在那花棺的身上,表情也是我从未见过的哀伤与凄凉。

    在这里,虽然有木兰花铺满。

    可是,依旧是满目凄凉的模样。

    我点了点头,十分肯定:“师尊说的话我都相信!”

    “那你可愿意用你的灵心来复活这个受人敬重的仙人?”他转头这样问我,目光里的热枕和苍凉几乎已经融在了一起。

    我也从来就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槐都真人。

    我自己也有所感触,被槐都真人这般感染,点了点头,答言着他:“嗯,我愿意用我的灵心来复活这位仙人。”

    “不可!”

    这样一声的确是让我如梦初醒。

    我赶紧转身去看,看到的竟然是一只张着血盆大口的黑蟒袭来。

    可我在细下一想,那个声音的确就是葵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