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42章 措手不及
    :

    时隔几日。

    我才反应了过来,我已经走到了一种水火不容的境地。

    那么,我该如何呢?

    就连每日的诵经都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起来。

    已经坠入的太深,已经无法回头了。

    我很是害怕自己变成了红衍那个样子,我不清楚自己还要如何去做。

    该怎样去弥补呢?

    我内心多么的清楚,可是,我就是不肯收手。

    我也收手不了了。

    为了花卉观,也是为了我自己。

    我似是有些倦怠的意思,再也不理了。

    就连诵经的声音都戛然而止了下来,我又到底是在做什么?

    “观主,观主。”

    忽然听得谁在叫着我观主。

    我晌久才反应过来,转头看去,原来是花归。

    我呆滞问她:“你叫我吗?”

    “门口有个青衣男子找你。”她答言。

    我纳闷:“青衣男子?”

    “是啊!就是一个青衣男子啊!”

    花归答的很天真。

    我愣了一下,赶紧起了身,向门口奔去。

    当我看到他之时,心里头就越发的愧疚了起来。

    但是。我却格外安心。

    看起来花归这个孩子是不认识槐都真人。

    他哪是什么青衣男子,他可是槐都真人啊。

    “师尊。”

    我叫了一声,他微微抿嘴笑了一下,答言着我:“今日闲来无事,便来看看你,还好吗?”

    我诧异了一下,确实是有些错愕的。

    槐都真人是特地来看我的?

    我还真是多有些不敢相信,愣了一下,才答言着他:“我很好,可是师尊,魔界的事情怎么样了?”

    “最近魔界很安分。所以无大碍。”他笑了笑,答得那样安心。

    哪是安分,而是在密谋着一个大计。

    可是我不能够说出来,说出来,我就背弃了所有。

    我此刻心中就像是被什么揪着一样。

    “那就好,那就好。”

    最后我的回答,也是如此。

    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了,毕竟,有些话我是真的不能够说出来。

    尽管是近在咫尺,但是,也毫无作用。

    “既然师尊来了,那就为观中弟子讲讲经吧!”我笑的很勉强,此刻脱开话题,也是最重要的。

    他笑靥如花的答我:“好啊。”

    我从未知道,槐都真人竟然可以笑的这般好看。

    我心中就像是被什么融化了一样。

    很想告诉他真相,可是不能。

    我就只要埋于唇齿之间,什么话都没有。

    失落开心,开心又失落。

    我不知道自己是想要做什么。

    之后,我带着槐都真人到了主殿。

    观中弟子都是格外诧异的神色,但是每个人都是以一种距离感看着槐都真人。

    的确,那样的一眼确实是很奢侈的,更是我们要敬重的仙人。

    还是和我刚胜任花卉观观主的那样,槐都真人时常会过来讲经。

    从前的确很平静,一切事情都是那样的安然。

    可是我没有想到,事情会发生成了这样。

    我看着槐都真人很认真的为大家讲经,心头蔓延起来的是迫不及待的想告诉槐都真人真相。

    尽管有愧疚之感,但是那份想要保护花卉观的欲望,就已经是压制了一切。

    所以,我选择了闭口不提。

    就连槐都真人看向我的时候,我的眼神也是有了一些躲避。

    只等到槐都真人讲完经,我才是反应了过来。

    方才槐都真人都讲了些什么,我是根本就不知道的。

    因为我已经全然呆滞了,脑子里头的东西格外复杂。

    等送他离开之时,他步履极轻的转过身来,温睐道:“花卉观的结界,我已经重新布置了,所以你安心就好。”

    我愣了一下,随后才答言着槐都真人:“结界已经修补好了吗?”

    他点点头,浅然应答:“已经修补完好。”

    “谢谢师尊。”

    我的确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恐怕现在可以进来的除了阴池鬼后,就连葵兮也都是进不来了吧。

    可是,护的了一时,却护不了一世的。

    但此刻能护的了一时,我也已经很开心了,可是我更感谢槐都真人。

    槐都真人微微皱了一下眉,问着我:“对了,你可有听说,上古卷轴丢失的事情?”

    上古卷轴……

    我愣了一下,但随即连山就恢复了茫然,反问着槐都真人:“上古卷轴?没有听说过。”

    他又继续问着:“那么冥泽之剑呢?”

    “冥泽之剑丢失的事情我知道。”我没有否认,因为如果我回答这件事情我都不知道的话,那么破绽,就已经是显而易见得了。

    可是我总感觉槐都真人是在怀疑着我。

    他是不是,也有些话里有话的意思?

    他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有说,便就离开了。

    那笑容,多有古怪,他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是在怀疑我了?是这个样子吗?

    正当我困惑之余,花归突然揪着我的衣袖,天真问道:“观主,那真的是槐都真人吗?”

    我转过身去,答言着她:“确实是槐都真人。”

    “我见到仙人了啊!我真的见到仙人了啊!”她高兴的手舞足蹈,真的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我摸了摸她的脸,做了个“嘘”的口势,叮咛着她:“可千万不要声张什么。”

    她点了点头,会意了我的意思,“恩恩!观主!我不会的!”

    “好了,做你该做的事情去吧。”

    她点头离开,看她的步子轻盈,也的确很开心。

    可是我,却已经像是半死不活了。

    还是一如既往的在观中,花归这孩子就连衣裳都不会洗。

    而我妹妹,也同样。

    我只好去一趟后山,帮她们把衣裳先洗了。

    可是我洗完衣裳之后,葵兮忽然就站在了我的身后。

    我没有惊讶,而是波澜不惊。

    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如此,所以觉得并没有什么。

    我漠然问他:“怎么了?是又要让我做什么?”

    “很抱歉,花玖……”

    他竟然在跟我抱歉?他有什么好抱歉的呢?

    我只不过是一个被利用的对象罢了,抱歉了,可真是可笑。

    我冷笑一声,多有讽刺之意的反问着他:“你有什么好抱歉的呢?”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是真的很抱歉。冥泽之剑我也不要了,我只要你。”他说着,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眼神似乎是很热切。

    可是此刻,我什么都不相信了。

    我看了一眼他,多有些鄙夷和讽刺的意思,继续漠然答言着他:“你可是妖尊哪,你的身份多么的尊贵。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道姑而已,我们之间,没有关系。所谓人妖殊途,也请你记住。”

    我就是要和他保持着距离,因为人妖殊途这句话,是没有任何错的。

    从前我不相信,可是现在我信的格外真切。

    “花玖!我知道是我的错!但是有些时候我也无法控制我自己!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对你做了怎样的事情,我现在把真相告诉你,就是想得到你的原谅,可以吗?”他的眼神里头没有任何一丝杂质。

    而多的,真的就是诚挚和笃定。

    可是,我又该怎么答呢?

    葵兮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今后还会变成那样子的。

    我如果现在又和他这般亲密,我如果在继续去依靠着他的话。

    那么,我就是真的在重蹈覆辙了。

    “不可以。”我回答的果断决绝。

    我的内心如同针扎着一样,曾经在危难之时,都是葵兮在危急关头帮助我。

    可是,自从得知了他是妖尊之后。

    我就感觉,我和他之间已经是天壤之别了。

    怪不得他会知道那么多,也怪不得他要接近我。

    恐怕,一切都是已经计划好的吧。

    “花玖,我是真的不想骗你的!那样的事情也不是我想做的!”他握着我的手越紧了一些。

    可是与我而言,不管是怎么了,我都不会再继续重蹈覆辙了。

    “我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我是人,而你是妖,所以,我们就连朋友都做不了,从此之后,你别来扰我,我也不烦你。”

    话罢,我就甩开了葵兮的手。

    可是他似乎还是不肯,又继续挡在了我的面前,继续说着那些乞求我原谅他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