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41章 复杂不堪
    :

    抵达了穆崇所在泉州城的府邸之后。

    我看着红衍的侧颜,她波澜不惊。

    或许说成她整个人都没有表情才对,或许她是已经对穆崇死心了吧。

    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还继续活在这世上?

    即便是拥有了不死之人,但是,他终究也是会死的。

    “什么人?!站住!”

    只听见府内巡逻的人喊了一声,随后,便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了。

    我转头去看,竟然是雷电将那几个人全部撕碎了。

    血肉横飞,吓得我赶紧转过头了。

    方才,着实是有些诧异的。

    “走。”魔尊很淡然的一个走字。

    我便就真的抬起脚走了一步,我是跟着红衍走的。

    我虽是上一次来过,可我也并不知道路到底在哪里。

    直至,停在了一处大殿前。

    红衍才言道:“歌舞升平,看来,她的兴致也是极高的。”

    红衍的话里头尽数都是讽刺的意思,她多么的恨穆崇,她就有多么的讽刺。

    紧接着,她缓缓推开了门……

    那一刹那,大殿内如同死寂一般。

    没有一个人发出一点声响来,直至,穆崇的酒杯掉落在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所以人这才开始惊慌失措的逃了起来。

    他们逃,是因为雷电吧。

    毕竟,是那么的骇人。

    不论是谁,都是会怕的、

    惊呼声,逃跑声,在这一刻显得就像是逃灾一样。

    我居然想不到在泉州城竟然有这么多的达官贵族,真是叫我大开眼界了一番、

    而这个穆崇,一天为所欲为。

    甚至比简玉还要恐怖百倍,千倍。

    可他却还是不知道收敛,还想要得到灵心。

    匪夷所思。

    那些人逃走之后,红衍才一步一步的上前。

    我看见那穆崇的脸色都变得苍白了起来,此时此刻,她恐怕已经是酒醒了吧。

    “你,红衍?”

    穆崇问着红衍,但是红衍,没有答他。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尽管曾经爱的多么浓烈,但是穆崇背叛在先,为了红衍的灵心,不惜一切代价做出了那样的事情来,将红衍逼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谁还能够原谅他?

    没有人可以原谅的他,其实最道貌岸然的,我看就是他穆崇了吧。

    “你为什么来了?”可是他穆崇,依然在喋喋不休的问着红衍。

    不知道是畏惧,还是恐惧、

    还是说,他心中有愧。

    恐怕,是因为他真的心里头愧疚吧。

    只见红衍越离越近,那红衣突然拔出了利剑,上前一步挡住了红衍,目光如炬的盯住了红衍,冷声警告道:“站住!”

    她可真是穆崇的好仆人,都已经将穆崇护到了这份上,也不知道穆崇是给了她多少好处。

    我多有些讽刺,冷声道:“红衣,你只不过是一个鬼奴而已。有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我说是的是好话,也是在讽刺着红衣。

    这是红衍和穆崇之间的仇恨,她这么做,是真的很差劲。

    红衣突然目光如炬的又盯住了我,蹙眉问道:“你怎么会知道?!”

    “是我告诉她的。”

    这毛骨损然的一声响起,我就知道是谁来了。

    定然是阴池鬼后。

    随后,我转身去看。

    那红色的轿子就安安稳稳的停在了大殿中央。

    气度十足,可是永远都脱离不了阴森之气。

    那么。阴池鬼后又为何会来这里呢?

    难道说,穆崇还和阴池鬼后有过什么过节吗?

    “阴池鬼后!”

    恐怕最为红衣看见阴池鬼后的轿子是最恐惧的一个人了。

    她手中的利剑都已经滑落了下来,整个人“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

    她本来就是一个鬼奴,自然是要听从阴池鬼后的命令。

    可是,是她先背弃的。

    所以说,她此刻后悔已晚。

    “啊!”

    马上就听见了红衣这样一声,只见她整个人都被拖着到了轿子前。

    根本就没有人来抓她。

    可是我最为清楚,那是阴池鬼后。

    我上一次,就已经经历过了一次。

    所以这一次我也看的清楚。

    红衣确实是咎由自取,她助纣为虐,却不知悔改。

    现如今若非是阴池鬼后来了,她恐怕,还在继续护着穆崇吧、

    “穆崇,你盗走了我的黄金手。去做了那些下三滥的事情,难道现如今不应该还给我吗?”阴池鬼后的声音悠悠荡荡、

    听到我有些快要睡着了的意思。

    可是,听到黄金手竟然是阴池鬼后的东西,我瞪大了双眼,不敢相信。

    黄金手居然会是阴池鬼后的东西?

    为什么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呢?

    穆崇整个人恐怕已经是感觉自己一脚踏入了棺材之中吧,他闷不吭声。

    一句话都没有,可是他眼中的复杂,却是一眼便知。

    晌久过去,穆崇才启唇答言着阴池鬼后:“黄金手,是你的。可是它现在是我的!”

    “是吗?红衣?”

    只见红衣的目光怨怼,她整个人好像多有一些生不如死。

    “不是!”红衣几乎是声嘶力竭喊出来的。

    “我的黄金手,是用来杀人的。而不是用来挖什么灵心。难道红衣你不知道?”阴池鬼后的话像是在质问,又像是在讽刺。

    红衣连连点头称是。

    她现在整个人都是跪在地上的,可脖子,却还是被阴池鬼后紧紧勒着。

    就好像是阴池鬼后给她留了一口喘气的机会,可绝对是不会让她死的。

    “那么,你为什么要偷走我的黄金手,给了他?”阴池鬼后继续问着。

    她的声音里头,也是多了一些阴阳怪气的意思。

    红衣不语,肯定有些话,她是难以启齿的吧。

    阴池鬼后没有了话,又显得空荡了起来。

    可下一秒,阴池鬼后就放开了红衣。

    红衣就像是苟延残喘一样,顺着自己的脖子。

    她或许真的认为,刚才要被阴池鬼后给勒死了吧。

    随后,就听的阴池鬼后淡然道:“毒药。”

    “是。”

    毒药答言,就揭开了轿帘,扶着阴池鬼后下来。

    阴池鬼后的容貌依旧,这一次,我却没有看到任何的死亡布满。

    可是她方才抬手的那一刹那,她胳膊上面的彼岸花,是那样的显眼,却又是那样的诡异无比。

    不过话说回来,却要比红衣胳膊上面的好看许多。

    阴池鬼后胳膊上的彼岸花,肯定有其他用处。

    “把黄金手交出来,叫不出来,后果自负。”阴池鬼后挑眉,说的冷意冉冉。

    可是穆崇,却是不予理睬。

    他依旧我行我素,“黄金手已经成了我的东西!根本就不是你的!”

    但就在此刻,红衣突然气若游丝的劝解着穆崇,“把黄金手还给阴池鬼后吧,不然,后果真的很残忍。”

    可是穆崇没有听红衣的话,而是依旧那副模样。

    “毒药。”阴池鬼后浅然一声。

    毒药立即就拔出来剑,朝着穆崇而去,一挥,一落。

    只见穆崇整个人都还在怔然之中,那拥有黄金手的右手就被砍掉了。

    他后知后觉,疼的大叫了起来。

    确实是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黄金手拿到了,红衍。你不怪我吧?”阴池鬼后的这口气,听起来就像是和红衍是老熟人一样。

    红衍难得笑了一下,缓缓转身,看向了阴池鬼后,淡然道:“那黄金手本来就是属于你的东西。你拿走了,我自然没有任何异议。”

    “那就好。”

    阴池鬼后这句话落下,毒药便就扶着阴池鬼后上了轿子。

    鬼奴起轿,抬着阴池鬼后就离开了。

    几乎是在一瞬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穆崇此刻已经是倒在了地上,他恐怕是疼的苦不堪言吧。

    当我看向红衣的时候,她的脸上,就只有绝望和无奈。

    “没有了灵心,你就什么都不是。”

    红衍狠狠地踩在了穆崇那断掉的右胳膊上面,他疼的撕心裂肺。

    就连我看见这一幕,都不忍心闭上了眼睛。

    一下子,就从天堂坠到了地狱。

    他没有了黄金手,就什么都不是。

    而灵气,恐怕已经在消失殆净了吧。

    红衍抬起脚,没有在继续才下去。

    她多有些鄙夷,或许是觉得害怕脏了自己的脚吧,随后,她淡然道:“我不想折磨你。你拥有不死之身,但是可惜,冥泽之剑会使得你灰飞烟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