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40章 后患无穷
    :

    这雨,淅淅沥沥连着下了好几天。

    观中确实是积水了,每天都在往外担水倒出去。

    这几日,就连早经都没有念过。

    所幸没有让那雨水流到经房去,不然经书被弄湿掉了,可就罪过了。

    终于,守的云开日出了。

    我这才算是放下心来了。

    还如同往常一样,去后山洗衣服。

    但走到半路,好像觉得有什么东西跟着我一样。

    绝对不会是葵兮的,我猛然转过身,看见的竟然是雷电。

    我确实是被吓得退后了好几步,雷电没有那样的凶狠。

    可是,为什么雷电会来这里呢?到底是为什么?

    只见他听话的趴了下来,似乎是要我坐上去。

    我犹豫了一阵子,半信半疑的坐了上去。

    雷电立即起身,狂奔着。

    我吓得尖叫连连,怎么会这么快!

    而且我的手中还端着衣服,还要一手抓着雷电的身子,害怕掉下去了。

    雷电一路上都在疾驰着,好像是在往最高处去。

    “悬崖!前面是悬崖啊!”

    我看见前面是悬崖,嘶声力竭着。

    但雷电似乎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而是疾驰一跃而过。

    差点吓得我魂飞魄散。

    直到我的心平了下来,雷电又是疾驰而奔走。

    就好像是在飞着一样,我后半程几乎是闭上了眼睛。

    不敢去看,但还是尖叫连连。

    而要洗的衣裳,也不知道掉落在了哪里。

    最后,我干脆就连木盆都扔了。

    一心一意的只抓着雷电,不然,掉下了万丈深渊。

    到时候可就真的结果在了这里。

    直至,雷电停了下来,它没有在动了。

    我才缓缓的从雷电身上下来,下来之后,我感觉自己的腿都在发软。

    “魔都?”

    雷电将我带到了魔都来是要做什么?

    而这一次来,比上一次要好很多。

    不,不是好很多。

    而是截然不同。

    闹市,真的就是闹事。

    鼎沸人声,还有那琳琅满目的珠宝和法器。

    看起来,魔尊的复活给魔都带来了生机。

    上一次来时,还是黄沙漫漫,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生气。就好像是整个魔都被埋葬了一样,没想到这一次来,竟变成了这样。

    的确是叫人有些匪夷所思的。

    但是呢,总觉得这就像是一个阴谋一样。

    正当我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琳琅满目的东西的身后,身边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花玖姑娘。”

    我惊了一下,转头去看,是一位拄着拐杖的老者。

    老者白发苍苍的,面露风霜,皱纹爬满了整个脸,他的眼神蒙上一层薄薄的灰白。

    我纳闷,蹙眉问他:“老者,你叫我?”

    “魔尊让我来接你。”他说话的声音却是格外硬朗。

    但是这副身子骨,就有些不见得了。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老者在前面踽踽独行,时不时的微风就吹凌了他的发丝,骨瘦如柴的手颤巍巍地握住拐杖。

    我也没有走到他前面去,他走一步,我便就走一步。

    直到,我额头都已经发汗了,这路程,恐怕连一半都没有走完。

    我继续耐着性子跟着老者走,直到,天黑了下来。

    老者才转过身来,对我道:“到了。”

    我看见他颤颤巍巍的样子,的确是有心想要扶他。

    但是我方才扶他的时候,却被他果断拒绝了。

    所以我就没有再去扶他,还是个倔强的人呢、

    “谢谢。”

    我道了声谢,便就踏入了魔尊的宫殿。

    这个地方我并不是陌生,我很熟悉。

    我上一次就是在这里找的千尘铃,这一次又来到了这里。

    进去之后,干干净净。

    犹记得上一次来时,是灰尘布满着的。

    我还翻箱倒柜的找着千尘铃,果然,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生气。

    但还是空荡荡的,难道魔尊不在吗?

    正当我迷惑之际,魔尊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来了,坐吧。”

    他的声音显得柔和淡然。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魔尊对我这么说话,有些不敢思议,也有些受宠若惊的意思。

    “魔尊,你找我来是要做什么?”

    我没有坐下来,而是转过身问着魔尊。

    他依旧是一身华服,显得精神奕奕。

    可是,我怎么没有看见红衍呢?

    他挑眉看向了我,淡然道:“你应该知道葵兮是妖尊的这件事情吧。”

    我先是怔了一下,随后点了点头,回答着他:“是。我知道。”

    “那你应该也知道,妖界要毁掉仙界镇元鼎的这件事情吧?”魔尊问着,便就走近了我。

    他身上的那股子清冷气质,让我觉得他好像有事要说。

    绝对不会仅仅限制于此。

    就像他刚才那样柔和的话语一样,他是绝对不可能对我一个道姑那般。

    绝对,是有着什么事情被他隐瞒了。

    亦或者,他还是要说。

    我没有任何否认的答言着他:“是,我知道。”

    “所以,我们魔界也要动手了。”他平静的眸子里头几乎是没有任何一点点的生息。

    听到他的这句话,我即刻就慌了,紧皱眉头反着着他:“动手什么?你不是说过会答应我不做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的吗?”

    可是他,似乎格外平静,波澜不惊的答言着我:“是,我的确是说过。但是,红衍已经被你救出来了,所以就没有那个必要在继续遵守承诺了。”

    我有些怒气,他们曾经说的那样信誓旦旦。

    说过不会做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亏我还傻傻的相信了。

    到头来,居然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的。

    我难掩心中怒气,沉声质问着他:“你们怎么都是这样子的人?难道你们说过的话都是假话吗?你答应过我的!”

    “你以为那些仙人都是怎样的?高高在上,觉得自己独一无二。受万人所敬仰,可是,你却往往忽略掉了,他们所犯下的错误究竟是怎样的。”

    这样凌厉的一段话,绝对不会是魔尊说的。

    而是,红衍……

    只见她缓缓走到了我面前,一身红衣,显得越发诡异了起来。

    她额头上的彼岸花,更是烙印在了她的身上。

    我知道,红衍心中断然是有着仇恨的。

    我也听说过,若非是仙界有人一直逼着红衍,也不至于让红衍落到了如此地步。

    果然,嫉妒之心是人人都有的。

    仙界也是不例外的。

    就好比那琼夕榕,无缘无故,莫名其妙的嫉妒之心。

    这一切,都是那样的阴差阳错。

    却又叫人无法躲得过,红衍落到今天,和他们确实是脱不了关系的。

    我看了看红衍,她脸上的神色依旧,看不出来有什么样的表情。我沉了沉,开口问着她:“那么,是你要毁了仙界的镇元鼎吗?”

    “是,我是要毁了整个仙界。”红衍答得没有任何一丝的犹豫。

    可见,她已经憎恨厌恶到了一种极点。

    我蹙眉反问她:“为什么?”

    红衍见我这么问,极具讽刺的冷笑了一声,回答道:“为什么?那是你没有见识过那些人的道貌岸然。你也没有体会过那些人给你布下陷阱,就等着你往里头钻。到最后,他们收网,而你,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就好比我,我想,你应该看的真真切切了吧。”

    我听得出来,红衍的话里头字字句句都是在嘲讽着。

    我虽然知道槐都真人无情,但是,槐都真人应该没有这么大的嫉妒之心吧?

    我几番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样去劝解她。

    可最终,我还是好心好意劝解着,“红衍。有些事情或许是谁都料想不到的。你那么做了,受到伤害的可就是无辜的百姓了啊!百姓是无辜的,”我还未完,红衍便就打断,“不要跟我讲那么多!”

    “红衍!”

    可是她不听,冷声警告着我:“你给我住嘴!你是一个修道之人,应该知道因果循环。所以我现在就是在做那样的事情。不过,对他们的报复,还尚早。可那个穆崇,留不得了。”

    我睁大了眼睛看着红衍,问她:“穆崇?”

    “是。我找你来,就是为了杀死穆崇。让他赶紧去死,早点灰飞烟灭,今后,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