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9章 祸不单行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转身看着他,他的脸上依旧是有些俏皮的模样,他歪着脑袋茫然看我似乎是觉得我的神色不太对劲吧。

    可是对我说,他的神色才是最不对劲的。

    我的眼神多有逃避,复杂道:“我还没有找到冥泽之剑,你说过,要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

    他似乎是一头雾水的样子,皱紧了眉头反问着我:“什么?你在说什么?什么冥泽之剑?”

    他居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会不知道呢?

    就是他亲口命令的我,要让我找回来冥泽之剑的。

    为什么他现在说不知道。

    这还就奇了怪了,到底葵兮是葵兮,还是说,现在现在我眼前头的人根本就不是葵兮呢?

    只不过是一个皮囊罢了?

    我怎么不敢去相信,沉了沉,脑子里头飞速的旋转了起来。直至我再次看向葵兮道时候,他眼底的诧异让我相信。

    他真的,就只是一个皮囊而已。

    我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也没有来回答他。究竟是怎样的一回事情,我的脑子里头很乱,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

    我强颜欢笑,对他道:“既然你不知道也就罢了。”

    “你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了?”他紧紧皱着眉头,似乎很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可是我心思已定,不会告诉他,就已经不会说了。

    “我今天要讲经。没有时间和你解释,请你回去吧。”我冷着脸,对葵兮说了这样的话。

    尽管我心中百般不想,也百般不情愿去承认那就是葵兮。

    现在我也算是相信了,人妖殊途是对的。

    我没有转过身去看葵兮的表情,因为我恐惧,我也不敢。

    回到花卉观中,我讲完经之后,便就回到了自己的房舍。

    可是进来之后,怎么感觉心隐隐的。

    我摸了摸身上,千尘铃怎么不在了?

    我着急了起来,赶紧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

    “到哪里去了呢?”

    我心中困惑不已,千尘铃是我一直就带着身上的。我只不过是放下了一会子,怎么就不见了?

    “到底在哪里呢?”我急得满头大汗,可就是找不出来千尘铃的影子。

    就在此刻,若斓一声直直打断了我,“找什么呢?”

    “千尘铃。”我有所焦虑道看了一眼她,又开始低头急急忙忙的找了起来。

    “快赶紧别找了!宋妖儿找上门来了!”若斓说着,便就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我却格外诧异,“宋妖儿?她来做什么?”

    “肯定是兴师问罪来了,不过,她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才来找你的。”若斓说的格外严肃,而她整个人脸上的表情,也是多有些认真。

    我虽然还在担心千尘铃,但此刻最重要的还是宋妖儿要说什么事情。

    我放下了找千尘铃,赶紧和若斓去见了宋妖儿。

    当我看见宋妖儿来回踱步的时候,我就知道大半肯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宋妖儿见我进来,立马就抓住了我的胳膊,沉声问道:“花玖!是不是你拿走了苏咒?!”

    “没有。”我回答的斩钉截铁。

    上一次是槐都真人帮了我渡过那个难关,如今我若是对宋妖儿说了出来就是我拿走了苏咒,岂不是浪费了槐都真人的一番好意。

    所以,尽管是我拿走了苏咒,但我的回答,一定不是。

    宋妖儿冷笑了一声,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来究竟是相信,还是不相信,她松开了我,摆了摆手,又道:“好,我现在姑且就相信你。那么,你应该知道是谁拿走了冥泽之剑吧?”

    宋妖儿的问题还真是一个比一个苛刻。

    那冥泽之剑也是我拿走的,但是我的回答,依旧是不是。

    “冥泽之剑好像是诡之者拿走的。”我面不改色的答言着宋妖儿。

    她是肯定会信我的,因为没有人会相信冥泽之剑竟然是我拿走的。

    他们都觉得,我只不过是一个小小道姑而已,根本就没有那个本事。

    是,的确如此。

    若非没有灵心的缘故,恐怕我碰一下冥泽之剑都会死的吧。

    宋妖儿盯着我,继续质问道:“那你知道诡之者在哪里?”

    我摇了摇头,答言她:“我不是很清楚。”

    她沉沉叹了口气,转过身就风风火火的离开了。

    那么宋妖儿到底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是试探?还是为了要找到冥泽之剑?

    但是我看宋妖儿,她好像不是为了个人要得到冥泽之剑。

    或许,是其他人?

    那么,那个人又是谁?

    又是谁能够让宋妖儿这么的重视。

    这其中,也必然有着什么样的联系。

    我和若斓对视看了一眼,也是多有些无奈。

    还以为宋妖儿风风火火的是有什么事情,原来,是因为了冥泽之剑而来。

    可是现在冥泽之剑就在我的手中,我心里头五味陈杂,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

    “不好了!不好了!”

    这一声着实是让我惊了一下,紧接着,我就听见了花溪的声音,“观主!着火了!着火了!”

    “赶紧救火!”

    我没有多想什么,此刻救火才是最紧要的。

    着火的是后院,差点就连厨房都烧掉了。

    所幸的是大家都没有太慌,赶紧扑灭了火,才没有引起来更严重的事故。

    无缘无故的怎么就着火了呢?

    今天的事情还真是层出不穷。

    入夜之时,我便去看了妹妹。

    她对着镜子,顾影自怜。

    或许,她是真的后悔了。

    可是后悔已经没有用了,她已经入了花卉观,就已经是一位道姑了。

    想要退观,那就只有铸下错误把她逐出去。

    但我不忍于心,其实做一个道姑真的很好。

    可那仅仅只是我的想法罢了,并不是我妹妹想要的。

    我耐着性子劝慰她:“不管怎么说,你现在已经成了道姑。就应该遵守花卉观的清规戒律,不论你是否是我的妹妹,都是和大家一样的。”

    她不答言,没有话。

    我叹息,“看你吧。”

    我没有过多的停留,出来便就关上了门。

    显得自己倒是有些苍白无力了起来。

    “怎么了?”言生问我。

    我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回答着他:“她肯定心中杂念未退。或许,她根本就不想当一个道姑。当时,只不过是被吓怕了而已。现在的这个样子,真是叫人感到心疼,也感到无可奈何。”

    但言生的神色一如既往,他静静看着我,问道:“那么你呢?”

    “我?”

    我诧异,不明白言生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言生转过身,冷声道:“你自己已经走到了那样的一个地步。你也已经无法收手了,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你的下场。”

    言生的这句话就像是刀子一样,刺进了我的心。

    下场?是啊。

    我已经做了这么多离经叛道的事情,想来,是永远无法被原谅的吧。

    可我却很是淡然的回答了言生,“下场无论是怎样我都会接受。”

    说这样的话,我并不羞愧。

    而愧疚的恐怕就是我无法去直视着自己的心如何。

    因为我无法了解槐都真人对我的情感如何。

    可是我自己心里明白,我是一个道姑,我就不能够有任何的七情六欲。

    或许,槐都真人也是一样的吧。

    言生沉默了一阵子,我看着他的背影,有些模糊。

    晌久,他才转过身来,那双眼睛里头除了漠然,就只有漠然,他冷声道:“但愿你今天说过的话不要后悔。”

    他的话像是在警告着我,又并不像是。

    我反倒是觉得言生话里头有话,皱眉质问他:“言生,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言生顿了一下,忽然笑了一下。

    笑的那样莫名其妙,说道:“意思,都是一样的。最后,你会后悔的。我知道你心里面想的是什么,我也清楚,你的情感是怎样的。”

    我也由不得苦笑了一下,觉得十分尴尬。

    难道言生的占卜之术已经到了那个地步吗?

    竟然可以窥探人心了吗?

    也着实是叫人惊了一下。

    “言生。我是一个道姑,我就不会有任何的感情,你多想了。”我答言的如此斩钉截铁,或许,还是有些心虚的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