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8章 强人所难
    :

    阴池鬼后给了我三天的时间,的确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可惜的是,我也没有反驳的那个余地。

    阴池鬼后说三天就是三天。

    我和言生没有拖沓时间,我将那些经文装好就赶紧去了楼之仙子那里。

    哪知,我去的时候楼知仙子根本就不在楼阁内。

    难道这是天赐良机吗?

    还是说,是个陷阱?

    正当我惆怅之时,忽然有人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哆嗦了一些,的确是有些惊讶的看向了后面,居然是言生。

    刚才可是吓了我好大一跳,我顺了顺心口,小声问着他,“你怎么来了?”

    言生的神色一直都是很严肃的,他谨言道:“楼知仙子去了苏翁那里,和广元真人一起。恐怕是喝酒去了,很长时间不会过来,所以我们赶紧找到上古卷轴才是。”

    我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

    随即,我就赶紧和言生找起来了上古卷轴。

    这里很大,书籍也很复杂。

    不知道上古卷轴到底是在什么地方。

    也不知道找了多久,反正我也已经是有些筋疲力尽了起来。

    “我找到了。”

    就在言生这句话落下的时候,我忽然就听到了脚步声,我赶紧对言生招着手,让他赶紧躲起来。

    随后,我就跑了下来。

    跑下来之后,我就看见楼知仙子伏在门边上,一副酩酊大醉的架势。

    这楼之仙子到底是喝了多少酒?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楼之仙子醉了。

    我以为,楼知仙子那么好的酒量是不会醉的。

    原来,楼知仙子也会醉……

    我赶紧跑过去扶住了楼知仙子,顺着她的后背,安抚道:“仙子,我扶你去休息。”

    楼知仙子此刻的眼神或许都是有些模糊的吧,反正我看见的就是这个样子,她被我扶着,还摇摇晃晃的,“花玖?你怎么来了?”

    我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答言着楼之仙子:“我是来送经文的啊。我刚到,就看见你喝醉了。”

    她“哦”了一声,似乎是已经有些快要昏昏欲睡了。

    楼之仙子今天心情肯定是格外不错的,不然,她是根本就不会喝这么多的。

    我又扶着她上楼去,照顾着她睡下。

    看见她睡的踏实了,我才赶紧让言生带着上古卷轴离开了。

    我又把经文放在了桌上面,也是匆匆就离开了。

    不知道楼知仙子醒来之后,会不会发现上古卷轴不见了。

    也会不会是认为我拿走了上古卷轴,但此时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这毕竟是阴池鬼后要的东西,我就要替阴池鬼后拿回来。

    因为我不想受罪,脑子绞痛是在是太痛苦了。

    但是我出来之后,就没有言生那样的顺利了。

    琼夕榕挡在了我的面前,冷眼看着我,沉声质问道:“你怎么来了?”

    她的话里头是满满的讽刺和质疑。

    上一次的事情我一直记着,她琼夕榕也是死死抓着我不放了。

    我也没有必要对她低头什么,我冷笑了一声,反问着她:“我来做什么和你有关系吗?”

    “我告诉你,你休想成为掌官仙界的灵女,你没有那个本事!更没有那个资格!”琼夕榕又是冷眼指着我。

    她的话里头无一离不开这件事情。

    我也很早之前就告诉她了,我从来就没有那个意愿,更没有什么要当灵女的念头。

    但是琼夕榕一直就死死抓着不放。

    不知道她的嫉妒之心已经到了什么地步去。

    我也不想和她理论什么了,只要解释道:“我说过了,我从来就没有那个意愿当什么灵女。还有,我只是来个楼知仙子送手抄经文的。”

    因为琼夕榕这个人是蛮不讲理的,根本就不会在乎我说了什么。

    她自己认为是什么就是什么。

    “最好是这样。只要让我知道你有什么图谋不轨,你的命,你也就别想要了!”琼夕榕依然是指着我说的,我最讨厌的就是别人来指着我。

    但是我不想和她争论什么了。所以我选择了闭口不谈。

    琼夕榕又是对我警醒言辞,又是威胁着我,我一个字都没有。

    直到她见我面色苍白了一些,这才停住了。

    我赶紧离开了仙界,这个地方可千万不能够在多待下去。

    回到了花卉观中,言生就把上古卷轴给了我,我就赶紧交给了阴池鬼后。

    她拿到卷轴时的表情似乎是很满意的,就好像这个卷轴本来就是她的一样。

    阴池鬼后打开了卷轴,足足盯着那卷轴看了一会子,之后,她才满意的合上了卷轴,言道:“很好,你拿到了上古卷轴。”

    我没有言语,就只是听着阴池鬼后说了一番话。

    之后,我才回去了花卉观中。

    我刚回去没有多久,本来是要打算去看一趟我妹妹的。

    可刚走到门口,便就被花溪一声打断:“观主,有人找您。”

    我极度敏感,转过身问道:“是谁?”

    “是一位叫做宗轩华的人。”花溪答言。

    我“哦”了一声,很是云淡风轻。

    “过去吧。”

    “是,观主。”

    许久不曾见过面的宗轩华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情。

    或许,是为了简玉的事情而来的吧。

    毕竟他和简玉曾经情同手足,但后头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也确实叫宗轩华只好离开简玉。

    尽管劝到最后他都没有收手,但是他的下场,并不是多么的残忍。

    他走的很淡然,或许,那对他来说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只不过,从此以后灰飞烟灭。

    这世上将永无简玉这个人。

    我怀揣着的心情五味陈杂,不知道该怎样来形容。

    直至看见了宗轩华,我就全然明白了。

    他照旧意气风发,官衣加身,那双眸子之中就好像是有着星星点点一般。

    这还是我第一次看见宗轩华这个样子的。

    他以前绝对不是这个样子的,整个人甚至都有些懒散的状态。

    这样子的精神,也是我第一看见。

    那么,这官服,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他见我来,很热络的就迎了上来,言道:“花玖。”

    “怎么了?”我茫然问他。

    他忽然一把就拉住了我的手,启唇,想要开口说什么,却又全部都收了回去。

    我也没有问他什么,直到他自己说出来,“我要替简玉偿还。”

    这句话落下,他缓缓松开了我,眼神之中已经被哀愁替换了上来。

    提起简玉,他恐怕也是很心痛的吧。

    毕竟,他们情同手足。

    如今简玉死了,他却要替简玉来偿还。

    的确感动,但是,为了简玉那样的人,确实是不值得的。

    我绷着一个玩笑话的意思,来反问着他:“偿还什么?”

    没想到的是,他却认真回答了我,“偿还简玉所犯下的那些错误。对于鲛人,我心中也是愧疚的。当年,我若是早点劝解他就好了,也不至于到了今天这一步……”

    早些劝解是好的。

    但或许那个时候他们对鲛人的误解太深了。

    以至于变成了最后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现在就算是说的再多,也确实挽回不了了。

    事已至此,就算了吧。

    我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我要去汜水都了。走之前,我来和你告别。”他说的很诚挚,眼底几乎看不到任何一点点的杂质和谎言。

    我从未见过一个人的眸子现在可以变得这么清晰。

    若是简玉有宗轩华半点的觉悟就好了。

    也不至于,沦落到家破人亡。最后,还死的灰飞烟灭。

    虽然不是很难看,但是他很难再世为人。

    不,已经是不能够在为人了。

    “希望汜水都不要再重蹈覆辙了。简玉的事情是没有办法可以避免的。也希望你不要走了简玉的老路,这世间的任何事物都是相等的,从来就没有卑贱之分。虽然说人的欲望也格外真切,但是,千万不要误入歧途,不然,回头很难。”

    我虽然说的并不是多么掏心挖肺的话,但是更多的是对宗轩华的一种忠告。其实,也是对我自己的忠告。

    我已经开始觉得自己渐行渐远了起来。

    自从拿到了冥泽之剑,放走了红衍。现在又偷了卷轴,这每一样的事情足以判我死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