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7章 怨不得别人
    :

    他一脸的不自在,就好像我是在说着什么玩笑话一样,他讽刺一笑,道:“忏悔?我并未犯错,何来忏悔?”

    “事到如今,你都不想悔改吗?”我还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我想要去劝解他,让他知道自己是错在了哪里。

    他现在虽然补偿来不及了,但是,我想让清楚。

    鲛人。并非是见人就杀。

    他从一开始就错了,而且到最后错的彻彻底底。

    我也并非是杀人狂魔,但主要还是要看简玉他自己。

    “我并未犯错,何来悔改!”简玉的眼神就好像是要吃掉我一样。

    可相比而言,我的眼神却是格外平静。

    “好。既然你不想悔改,那就不要怪我。”我说着,便就拔出了剑。

    但此刻,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冷气袭来。

    只看见被一团水珠包裹着,渐渐的,若影若现了起来。

    而那水珠中包裹着的人就是诛言的妹妹。

    看来,我是猜对了。

    我是不可亲手杀死简玉的,因为, 有人更应该手刃了简玉。

    简玉虽是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可是问出来的话却是那样没有任何的情感,“你,你怎么会来?”

    她面无表情,越发显得清冷了起来。

    鲛人的血液本来都是冷的,而她这般摸样,只会觉得渗人。

    “我来取你性命。”她说的平静无奇。

    或许,因爱生恨。

    但是对于她来说,其实是并不是的。

    她亲眼看着简玉是怎么屠杀掉自己的族人,又把自己关进了水牢之中,随意虐待。

    她当年救他,谁又能够想到会是今天这样的结果呢?

    更何况,她心软。

    以至于到现在她才想要取了简玉的性命。

    若非是心中还有点念想,不然,身为黑鲮鲛人,必然是睚眦必报。

    而简玉整个人似乎还有了一些诧异的意思,其实他早就应该猜到了。可他却反问着她:“取我性命?你为什么要取我性命?”

    她还是平淡无奇的站着,眼底不起任何波澜的答言着简玉:“理由你已经知道的太多了,我再说起来,也就没有意思了。”

    “我的家破人亡都是你们害的,你们还有资格说来杀我吗?凭什么?”简玉是不服气的,他觉得黑鲮鲛人毁得他家破人亡,他早就应该还清了。

    也或许,他从始至终就没有觉得自己欠着鲛人什么。

    她冷笑了一声,这样笑起来,更是觉得越发的冷了起来,她言道:“我曾经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你,我真是后悔救了你。我铸下了大错,是你害死了我的族人,是你做了那么多下作的事情。搅得我们海域不安宁,更是让我们鲛人被食心虫所害。现在,你该偿还了。”

    “偿还?你们害得我家破人亡,我还要偿还什么?”监狱此时此刻已经失去了控制,整个人就好像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头一样。

    他不是入魔了,他是彻底的疯了。

    她多有些讽刺之意,清冷道:“家破人亡算什么?那是你自己咎由自取。那么多鲛人被屠杀,被取走了鲛珠,难道就是理所当然?就是应该吗?”

    简玉哑言,他只是冷笑了几声。却一个字的都答不出来她,因为他也知道自己所犯下的那些错误,是无法叫人原谅的。

    “取你性命,是我的偿还。”

    她说着,手中便幻化出来一把水剑。

    她毫无犹豫的刺向了简玉的胸膛,这一下,让我想到了自己妹妹用铜杈刺进我胸膛的时候,那是怎样的一种痛楚。

    简玉还在错愕之中,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她。

    他以为,她不会杀他的。

    可惜,她还是杀了他。

    他的胸膛随即绽放出来一朵艳丽的花朵,而那花朵,便就是他的鲜血。

    “你,你为何要真的杀了我?”

    简玉捂着自己的胸口,诧异问着她。

    可是她,一笑置之,冷声道:“因为这是你应该偿还的。你死了,将灰飞烟灭。”

    她的这句话落下,简玉便就跪地,整个人的神情一点点的黯淡。

    直至我看见他脸上布满着的死亡越来越多,而简玉,也就了结在这里了。

    她收起了水剑,看向了我和言生,漠然道:“希望你们不要犯同样的错误。欲望总是叫人身不由己,但是,往往会害了他人。”

    我点了点头,因为我深知其中意思,所以我更是明白该怎么样做。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是不会伤害鲛人的。

    她话罢,便就离开了这里。

    因为,鲛人在陆地上不是不可以多待的。

    我和言生对视,他无奈耸了耸肩,我也叹了口气。

    之后,就赶紧回去了花卉观。

    这世间的有些对错,也确实是叫人瞠目结舌。

    回到花卉观之后,我问过了妹妹的事情。

    她还好,只不过整个人现在有些郁郁寡欢了起来。

    孔将军来找过她,或许她心中已经有了波动,已经有了后悔。

    但是当时是她信誓旦旦的说自己要入花卉观的,现在就算是反悔,也没有任何退路。

    不闻不问。

    我是绝对不会去问她的,一切就看她自己要怎么做。

    我刚打开房舍的门,便就看见了毒药坐在椅子上,好像是已经等了我好长时间了。

    我几乎是很淡然的,因为我已经习惯如此了。

    刚开始的时候或许还会怕,但现在,也就那样了。

    她见我进来,缓慢起身走到我面前,道:“阴池鬼后有请。”

    我紧绷着神经,因为如果要去阴池鬼后那里,就必须到乱葬岗去。

    所以我心中百般不愿,质问她:“去哪里?”

    “戏院。”她的回答浅然。

    我蹙眉,诧异:“戏院?”

    反倒是毒药,一脸茫然的看着我,答言道:“是啊。戏院。”

    她这个样子,我反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总觉得她好像不是鬼姬,我依然皱眉问她:“为什么要去戏院?”

    “因为阴池鬼后喜欢听戏,所以这一次特地邀请你一同去。”毒药此刻的回答也才是恢复了淡然。

    我“哦”了一声,才算是明白了过来。

    也总是后知后觉,还是多有些惆怅。

    阴池鬼后邀约,我又怎么能够不去呢?

    我只好答应了毒药,她便就带着我去了她所说的那个戏院。

    而在去的路上,我已经猜到了几分。

    应该是花卉观的结界碎了,不然,毒药怎么能够进来?

    肯定是因为了葵兮的缘故,导致了这个样子。

    我并未有多少的战战兢兢,但是阴池鬼后邀我过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或许就像是一个傀儡一样的来利用我,或许,就真的只是请我看出戏罢了。

    到了之后,毒药就引着我到了阴池鬼后所在的地方。

    “坐。”

    阴池鬼后一个字,但是里面却不知道是包含了多少阴谋。

    我就坐了下来,没有多话。

    但阴池鬼后的目光却一直停落在那戏台上面。

    这样去看她,她真的和一个正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可是只要一旦走近,就能够发现出来她的不对劲。

    直到听完戏,阴池鬼后的目光才是落在了我的身上。

    看起来,她也是格外喜欢听戏。

    她的面色骤冷,道:“我要你帮我去做件事情。”

    “什么事?”我蹙眉问她。

    不管怎么说,冰血石的事情对阴池鬼后来说是成功的。

    可是对我来说,那根本就是假的。

    可是阴池鬼后的吩咐,我就必须要去遵从。

    “帮我拿到楼知手中的上古卷轴。”她说的风轻云淡,好像就从来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如何。

    我听过上古卷轴,就在楼之仙子那里。

    可是我装作不知道,反问着阴池鬼后:“楼知仙子手中的上古卷轴是吗?”

    “是。”

    她启唇,只说了这么一个字……

    我也没有多嘴去问什么,点头答言:“好,我知道了。”

    “听说,你拿到了冥泽之剑对吗?”阴池鬼后把玩着手中的一个青花瓷茶杯,挑眉问着我。

    我一下子就有些慌神。

    阴池鬼后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就算想否认,但是因为冰血石的缘故,我就只有继续顺从答言着她,“是。我拿到了冥泽之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