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6章 杀死简玉
    :

    回到观中之后,我妹妹在。

    我就全然安心了下来。

    而她居然情真意切的对我说道,“姐姐,我要入观。”

    她要入观?

    她要入观?我是没有听错吧?

    我赶紧劝解着她:“你要知道,你做了道姑之后就证明你必须将一切凡尘俗世都斩断,包括你的七情六欲,都要断的干干净净。”

    我这一次确实还是劝了她的,但是是她说,她就要入观。

    我就只要成全了她。

    从今天开始,她就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道姑……

    这一次是她自己的选择,如果今后后悔什么的话。

    那就全然和我无关了起来。

    自己所选择的路,无论怎样,都不能够背弃。

    姜知音送我的贝壳亮了亮,这还是我第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

    难道说,是出了什么事情吗?

    我放下了手中事物,赶紧又去了泉州海域边上。

    我到的时候,海面上不起波澜,平静无风。

    突然之间,天空风云俱变,连沙滩上的沙粒都在跳动。

    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你来了。”

    我茫然,问:“你是谁?”

    赫然就看见从海水中走出来一位身穿白衣,具有仙风道骨的男子。

    而这个男子,是海帝?

    我已经见过了他一次,这一次,也是断然就不会忘记的。

    而随行的,还有海后菱鲛,姜知音和夜笙。

    “海帝。”

    我礼言,我的确是尊敬的。

    因为我看过关于鲛人的记载,海帝确确实实是受人尊敬的。

    同海后菱鲛是一样的。

    可是,此时此刻,天空中是布满了星星点点。

    让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呢?

    只见海帝微微抬了一下手,夜笙抱着一个小箱子走到了我的面前来。

    随后海帝言道:“这里面是碧海之珠。”

    碧海之珠?海帝难道是要把碧海之珠给我吗?

    我还是有些木讷和茫然的问着海帝:“这是要做什么?”

    海帝的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海帝的和善和温睐。

    他浅声回答着我:“你帮助我们鲛人封住了龙冢之剑,避免了一些事情的发生。这颗碧海之珠就送给你了,以后,你出海之时,碧海之珠会对你有很大的帮助。”

    随后,夜笙就把碧海之珠交到了我的手上,我赶紧道谢,“谢,谢谢。”

    虽然是结巴了一些,但是我真的是觉得海帝是一个很好的人。

    上一次,若非是他在危急关头编织了幻境给我,恐怕,我是真的要被自己的亲妹妹杀死了。

    想想都觉得可怕,毕竟那是自己的亲妹妹。

    后背发凉的感觉,或许那一次是最深刻的了。

    整个箱子都凉飕飕的。从海底出来的东西,都是这样的冰。

    尤其是冰血石,冰的就好像可以把手冰断掉一样。

    但我已经习惯了,所以就觉得没有什么。

    “还有一件事情,要拜托你。”说这个话的人是海后菱鲛。

    我没有犹豫,问着海后:“什么事?”

    “白孀。”

    海后唤了一声,只见一个鲛人从海中走出,她如同死灰一般的眼瞳,看见了我,随即又目光如炬,可是她眼中的恨意却是展露的淋漓尽致,然而从她嘴里飘出来的声音却是云淡风轻:“花玖,我要你帮你。”

    此刻,我依然是一头雾水,我蹙眉问她:“帮你什么?”

    “杀死简玉,他就在汜水都。”白孀说的冷意冉冉,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犹豫。

    而简玉,也确实要用自己的命来偿还他所做过的一切。

    可是为什么,白孀要让我杀死简玉呢?

    我心中困惑,甚至还有一些不解的问着她:“为什么要让我杀死简玉呢?”

    “因为,你手中有冥泽之剑。”

    白孀给我的这个答案,真的是让我哑口无言。

    原来,她们早就知道了是我拿到了冥泽之剑。

    可是尽管如此,我也想说,冥泽之剑的威力我根本就不知道多么的大。

    但是现在对付有些人,的确是绰绰有余。

    我款款答言着白孀,“我会亲手手刃了简玉。让他好好去忏悔自己的过错。”

    不知为何,得到了冥泽之剑之后,就觉得自己想要嗜血。

    不是我要嗜血,而是冥泽之剑。

    “好,那简玉的事情就拜托你了,多谢。”白孀说着,就微微礼了下身。

    鲛人能够对简玉忍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格外隐忍了。

    如若换做我,定要让那简玉付出代价!

    之后,白孀更是嘱咐了很多的话。

    只因现在的简玉已经是入魔了,所以说,一切都是出乎意料的。

    可不管怎么说,简玉完全是被他自己逼疯的。

    如果他没有那个欲望,他就不会家破人亡,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我并不替他惋惜,也不觉得他可怜。

    自作孽,不可活。

    或许简玉就是一个很好的典范了。

    回去之后,我交代了观众事物,就和言生又重新去了一趟汜水都。

    现在简玉真的就像是一个缩头乌龟一样的躲了起来。

    而他所犯下的错误就是要来偿还的。

    不管怎么说,他这个人有问题。

    到底是否入魔了,还是说,简玉已经不可能在继续回头是岸了。

    这些,说到底还是要见了简玉才知道。

    不过,听白孀的口气来说,简玉肯定不会轻而易举的就见我和言生。

    看起来还是要下一番功夫了。

    “冥泽之剑。”言生说。

    我纳闷,反问着他:“什么?”

    言生看了一眼我,答言道:“冥泽之剑的确是很好的护身符。总而言之,对于穆崇来说。他对于冥泽之剑是忌惮,尽管他拥有黄金手和不死之人,但是冥泽之剑就是他的克星。”

    我还以为他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呢,原来是关于穆崇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确实觉得言生说的很对。

    “是这个样子没有错。我用冥泽之剑的时候已经发现了。可是,为什么红衍不找我来要走冥泽之剑呢?”

    我蹙眉,等着言生的回答。

    既然红衍想要一心杀死穆崇,那更应该找我来要走冥泽之剑啊。

    怎么没有见红衍来讨要过冥泽之剑,说到底,我还是有些微微诧异的。

    “因为红衍要的并不是穆崇即刻就死。而是要好好折磨他,折磨他至死。”言生说出来这些话的时候,也确确实实是冷意冉冉的。

    或许在他的眼中,把刚才的那句话,替换是槐都真人该如何呢?

    我也相信,他肯定是要让槐都真人死。

    但是这样的话,我不会多说。

    在我的眼中看来,槐都真人就是一个温睐的人啊?为什么言生会一直这样耿耿于怀的记着仇恨呢?

    我多次有些想要去劝解言生放下仇恨,但我不敢说。

    我也觉得自己说了,肯定会无果的。

    所以我选择了沉默。

    我也没有在继续去回答着言生,而是紧赶慢赶的和言生抵达了汜水都。

    看起来城门是修了个新的,也完全打开了。

    进进出出的百姓脸上也都不是多么好的样子,有简玉那样一个人在汜水都,敢问,又能够好到哪里去呢?

    也替这些百姓捏了把汗,再怎么说,还是一群无辜的人。

    进去汜水都之后,我就赶紧和言生去了简玉的府邸。

    但是大门紧锁,就连一个看门的侍卫都没有。

    我纳了闷,看向了言生,困惑道:“你说,这简玉在不在这里?”

    言生冷笑了一声,答言着我:“他肯定就在里面。不过,估计整个人已经是差不多快要疯了吧。”

    言生的话里头满是讥讽之意,或许他对于简玉这个人的影响也不怎么好。

    我第一次以为简玉是知道回头是岸的。

    可是,到最后他只是越发的厉害了起来。

    欲望一点点的加深,包括食心虫,还有屠杀鲛人的等等事情。

    已经叫人觉得是已经无法在原谅他了。

    言生试着推了一下门,但是推不开。

    我也试着推门,但是毫无作用,纹丝不动。

    我蹙眉对言生道:“看起来是里面有人锁了。”

    言生抬头看了一眼墙壁,对我道:“就从那里进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