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5章 护身符
    :

    几天之后,言生也到了。

    有言生在,不会操心花卉观的安全。

    因为我和言生联手,定能给保得住花卉观的平静和安全。

    我这一生,恐怕最担心的就是花卉观了。

    毕竟小时候就入了花卉观,所有的感情都寄托在了这里。

    晨钟初响,我就已经起来了。

    等我刚打开门,便就听见“嗖”的一声,等我在反应过来的时候,突然就看见门上面插了一支箭,我怔了一下。

    错愕的将那支剑拔了下来,那上面有一个字条。

    我打开看了看,即刻脸色就差到了极点。

    “怎么了?”

    言生忽然的到来,又是这样一问,更使得我心烦意乱了起来。

    我把那字条给了言生,他看了一会,问道:“你妹妹被穆崇抓走了?让你去用灵心赎回来?”

    我点了点头,木讷的答言着言生:“是这样。”

    “我陪你一起去。”言生说的格外笃定,他没有任何的逃避。

    可是对于我来说,穆崇让我一个人去,我就得一个人去。

    因为他很可能因为我的带着言生去了,就会杀了我妹妹。

    前车之鉴。

    那个女子的事情还历历在目,所以我为了妹妹的安全,就必须一个人去。

    我看向了言生,极力缓和着平静,答言着他:“没关系的。我现在有冥泽之剑,他穆崇就不敢近身我的。你保护花卉观,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言生此刻的脸上很复杂,他紧皱眉头言道:“可是,穆崇要的而是你的灵心啊!”

    “我有冥泽之剑,没有关系的。”我又再次重复了一遍。

    因为冥泽之剑就像是一株救命稻草一样。

    有冥泽之剑在手中,我就会觉得自己有那个本事去和穆崇斗。

    我虽然不知道这个冥泽之剑的威力是什么,可是我清楚的很,冥泽之剑只要被引入灵心,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但是,恐怕我现在还是做不到的。

    红衍虽是做到了,但冥泽之剑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也多少都是有些可惜的,可是冥泽之剑的威力却是比从前更加强大了。

    惟愿的是我能够救出来妹妹。

    让她安然无恙,毫发不损。

    言生启唇似乎是还想说什么,即刻就被我果断打断,“言生!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在这件事情上面,是允许你帮我的。好了,话不多说,我去就可以了。答应我,好好保护花卉观。”

    言生沉沉叹了口气,紧紧锁着眉。

    我清楚,他是有心帮我。

    可是,这一次就让我一个人去解决。

    我也总该迈出那样的一步来,如果一直依靠着言生若斓她们,自己只会是越来越懦弱了起来。

    既然现在拥有冥泽之剑,就应该好好利用才是。

    而不是将冥泽之剑搁置下来。

    言生在没有话说,我就赶紧拿上冥泽之剑敢去了穆崇的府邸。

    他还真的是家财万贯啊,竟然在泉州城那么短的时间内都能够建造出他的府邸来,真是叫人刮目相看。

    他虽然拥有不死之人,但红衍的了结,只会让他灰飞烟灭。

    我现在也抱着要杀死他的心,可是我能力还不足。

    而红衍,是最能够杀死穆崇的人。

    她心底的那愤恨,已经超越了所有。

    红衍的复仇之心,也就从来都没有被磨灭过任何。

    我虽然怀揣着忐忑之心下了山,一路上也是有些战战兢兢的。

    但是我战战兢兢根本就解决不了任何的问题,只有光明正大的和穆崇争斗。

    我相信,我可以救出我妹妹的。

    一定可以!

    等我到了穆崇跟前的时候,那样的气派的确是和他很契合。

    家财万贯,自然是要用最好的东西。

    可是,一切都是那样的讽刺。

    就像是我如梦似幻,我看见了海帝,他说,他为我编织了一场梦境。

    而穆崇,恐怕到头来看到的也只不过是一场梦境罢了。

    “请。”

    那下人似乎也是一副得意的模样。

    也多有些讽刺,我几乎不明白穆崇手底下都是些怎样的人。

    进去之后,他就带我到了主殿。

    而我妹妹就坐在穆崇的身边,她面若素白的样子真的很令人担心。

    我没有激动,而是很淡然的问着他,“是不是我给你灵心,你就放了我妹妹?”

    穆崇一脸玩味的看着我,就好像我像是一个可观赏的东西一样。

    但是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份上,我就已经不怕得罪了他。

    而他就像是知道我的弱点一样,风轻云淡的回答着我:“当然。只要你把灵心交出来,我立马就放了你妹妹。”

    我的面色依旧平静,对他道:“好,你先让我妹妹走过来。反正我又斗不过你。”

    我这句话说出口,穆崇的脸色即刻就铁青了下来,冷声道:“怎么?学会用计了是吗?”

    “不是用计。我要我妹妹站在我身边,我才会觉得安心。我才会把灵心给你,关键就看见怎么做了。”我的话里头也是多有一些嘲讽着的意思。

    我也已经打算好了破罐子破摔。

    一味的懦弱,是根本就起不了任何作用的。

    所以我要迈出这一步,不管所承受的是什么。

    为了保护好身边的人,我也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

    穆崇的脸色虽然是不好看,但是他没有反驳我,而是唤了一声,“红衣。”

    红衣随及上前去,道:“主子。”

    穆崇看了一眼我妹妹,对红衣道:“把她给带过去。”

    “是。”

    红衣答言了一声,就将我妹妹带到了我身边来。

    现在我妹妹在我身边,我确确实实是很安心的。

    可红衣,就在我眼前头,她也不离开。

    妹妹拉紧了我的衣袖,我都能感受到她在瑟瑟发抖。或许,她是没有经历过这些。所以此刻她已经被吓到不行了。

    也是怪我。

    我冷眼看着红衣,沉声质问着她:“你这是做什么?”

    “你的妹妹已经在你身边了,把灵心交出来吧。”红衣说的可真是理所当然,她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看起来,她果然是穆崇的好仆人。

    但是。是阴池鬼后不要的人,能好到哪里去呢?

    只不过是鬼怒罢了。

    虽然我此刻是真的很想讽刺她,但是想想就算了。

    和她说话,我还觉得多费了口舌呢。

    我冷声警告着她:“可我要让我的妹妹离开。不然,灵心你们休想要!”

    红衣还想反驳说什么,穆崇却开口道:“让她走。”

    我冷笑了一声,什么都没有说。

    我对妹妹嘱咐了几句,让她去花卉观,千万不要停留任何。

    直到亲眼看着妹妹离开了。我才算是安心了下来。

    “灵心,交出来。”

    红衣面无表情,说的冷意冉冉。

    而她一直就盯着我,是多么的想要得到灵心。

    但是,现在根本就可能。以后,要绝无可能。

    “做梦。”

    我话落下,就拔出了冥泽之剑。

    当冥泽之剑出鞘的那一刻,红衣整个人被剑气击退了好几步,她目光如炬的盯着我,质问道:“你手上拿着的是什么剑?!”

    “冥泽之剑。”我的回答冷意冉冉,就如同寒冰一样。

    我直冲向了穆崇,那冥泽之剑就好像是要直逼着穆崇一样。

    并非是我在控制着冥泽之剑,而是冥泽之剑在指引着我。

    穆崇的黄金手挡不住冥泽之剑的进攻,连连后退,他整个人的脸色都变得煞白了起来。

    难道说,冥泽之剑本来就是穆崇的克星。

    穆崇的实力并不止于这里,而是被冥泽之剑压制了下来。

    火花碰撞的声音多有些震耳欲聋,我努力不让自己的胳膊松懈下来。

    虽然此时此刻已经很累了,尽管是穆崇和红衣前后夹击,但是有冥泽之剑,我就不会怕任何。

    直至,我将穆崇击溃,剑指与他。

    我才觉得一切都结束了。

    他倒在地上,问我:“你是怎么得到冥泽之剑的?冥泽之剑不是诡之者拿走了吗?为什么,会在你这里?”

    我冷笑了一声,“你想知道吗?那绝对没有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