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4章 花归
    :

    槐都真人和广元真人好说歹说,几乎是磨破了嘴皮子,才将我带离了这里。

    离开之时,那花漾的眼神就像是要把我吞进腹里头一样。

    直到停在了一处阁楼这里,这旁边,还有一个大湖。

    槐都真人抬手轻轻擦了擦我额头上面的汗,笑颜道:“着急了?”

    我点了点头,答言着:“是多有些着急的。”

    “那么真的是你吸食掉了苏咒之中的灵气吗?”槐都真人明目善睐,是绝对不会欺瞒我,也是更不会套我话的一个人。

    我没有过多的犹豫,便就答言着他:“是。的确是我吸食掉了苏咒之中的灵气。”

    槐都真人还是笑了笑。怎么感觉他老是变化无常呢。

    情不自禁就像到了那天之时,槐都真人在我额头轻轻一吻。

    我就赶紧低下了头来,只是为了掩盖住自己脸上的绯红一片。

    “你的灵心本来就是不完整的。带有残缺,就是因为没有灵气。而你一旦拿到了苏咒,即便你自己不去吸食,苏咒之中的灵气会自己入你的灵心。”

    槐都真人说的很平静,也和理解。

    我从来都不知道,居然会有一个人这么的理解我。

    我把苏咒拿在手中,那苏咒之中的灵气就跑到了我的灵心里头去,我根本就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看广元真人那般的眼神,那苏咒之中的灵气,肯定是对他很重要的。

    槐都真人还是轻轻摸了摸我的脸颊,淡然道:“不用去想那些让你愁眉不展的事情了,开心些。”

    我嘿嘿笑了笑。总感觉在槐都真人的面前我格外小孩子气。

    我点了点头,“嗯。”了一声。

    随之,槐都真人就牵起了我的手来,走到了湖边来,他脱下自己的那层外衫,忽然就铺在了地上,让我坐下来。

    我诧异了一下,真的是很惊讶的。

    “不不不!”

    他那外衫干净的很,怎么就能够让我坐在他的外衫上面呢?

    无论怎么说,我只不过是一个道姑,他可是受万人所敬仰着的仙人啊。

    怎么可能这样!绝对不行的!

    槐都真人还是温睐笑了一下,这个笑容,怎么多有些笑面虎的意思。

    但终究还是觉得是我自己多想了起来,他依旧柔声言道:“坐下来吧。不用在乎那么多礼节的。”

    我赶紧摆了摆手,答言着他:“师尊,这可使不得的!”

    “无妨的。”

    他还是说的很淡然,很从容。

    最后我还是拗不过他,就只好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外衫上。

    不知道哪里来的鱼竿,只见槐都真人将那鱼竿交到我的手上,言道:“有时候悠闲来钓钓鱼,是可以叫人心如止水的,你来试试。”

    我接过了鱼竿,想着槐都真人说的话。

    本来浮躁的心情也是缓缓就放了下来,而穆崇和冥泽之剑的事情也没有怎么去多想。

    忽然,鱼竿就动了动,我诧异的看向了槐都真人,“鱼竿动了啊!”

    槐都真人赶紧做了一个“嘘”的口势,摇了摇头,轻声对我道:“是鱼儿上钩了,可不要那么大声。”

    槐都真人在我耳畔说了些话,我明白了该怎么做。

    我屏住呼吸,缓缓站起了身来,有些欣喜的把那鱼钩给拽了上来,一条活蹦乱跳的鱼儿就挂在了鱼钩上面,我看向了槐都真人,欣喜若狂道:“师尊!我钓到了!我钓到了!”

    这是我本生第一次钓鱼,也是我第一次钓鱼就钓到了鱼。

    说起来,也是有些绕口的。

    但是忽然感觉那些忧愁都好像是烟消云散了一般。

    槐都真人笑笑,说我可真是幸运。

    之后,我就赶紧放了那条鱼儿。

    但是,接下来,我是一条鱼都没有钓到了。

    看来头彩很好,可之后,可就说不上了。

    尽管之后一条鱼都没有钓到,但是呢,我却依然是兴致勃勃的。

    完全没有任何的气馁,因为槐都真人说了,钓不钓到鱼都是无所谓的,只要自己开心就好了。

    相比来说,槐都真人比我看的淡然了很多。

    而我,老是说自己把所有事情的看的很开,看的很淡然,但是到头来,却始终都是自己最纠结。

    天灰蒙蒙了起来,我也觉得自己是有些乏了。

    只是感觉自己身旁有一个肩膀,就轻轻靠了下去。

    沉沉睡了过去,再次醒来之时,才发现自己是靠在了槐都真人的肩膀上面。

    霎时间,脸上又是绯红一片了起来。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是在槐都真人肩上靠着睡了一晚上,的确是格外奢侈的。

    也是叫我自己感受颇深。

    因为槐都真人所说的那些话,确确实实是最触动人心的。

    后来,还是槐都真人将我送回了花卉观。

    他说,广元真人的事情不要让**心,他会解决的。

    我虽然还是不放心槐都真人会和广元真人吵起来,但此刻为了避嫌,我就只有听槐都真人的话。

    我刚走到主殿,要踏上阶梯,忽然就被一把抱住,“观主!你可是回来了!”

    这声音还能有谁?

    就是那个姑娘的。

    哦。对了。这么多天过去了。老是姑娘姑娘的叫她,却不知道她名字。

    我转过身,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叫,”

    看她一直犹豫不决的样子,我都替她说话捏把汗。

    既然她不想告诉我名字,而且她暂时又在花卉观,那我就给她令起一个名字吧。

    我笑笑,揽过她眼前头的碎发,言道:“你现在在花卉观中,从今后你就承花,名归吧。”

    她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解,问道:“花归?为什么?”

    我又给她解释道:“因为是希望你早日找到你师父,早日回去。所以为花归。”

    她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这才明白了过来,言道:“原来是这样啊!”

    我揉了揉她的脑袋,浅声道:“好了,赶紧去做你的事情吧。记住,千万不要声张。”

    “恩恩!”她点点头,很笃定的样子。

    虽说我是半信半疑的,但也只有哄着她。

    她的孩子气也的确是很重的,可所幸的是,她没有说出来那件事情。

    花卉观中一如既往的风平浪静。

    我在,好像大家都很安定的样子。

    就像是每一次在危急时刻,我是那样的信任槐都真人一样。

    花卉中的弟子同样是信任着我的。

    所以我就更要好好保护花卉观,千万不能够让花卉观毁在我的手上。

    而入夜,大家都安歇了。

    我这才挑着一盏灯笼回了自己的房舍。

    我刚推开门,便一下子就觉得冷气袭人。

    明明热的汗流浃背,怎么一进自己的房舍就觉得冷气袭人呢?而且,还多有些瘆得慌意思。

    难道,是毒药?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冷漠至极的声音,“冥泽之剑呢?”

    完了,是葵兮……

    他又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结界碎了?

    不管怎么说,怎么想。此刻最有用的计策就是哄好葵兮,万万不能够和他吵起来。

    我缓而慢的放下了灯笼,踮起了蜡烛,又将灯笼里面的蜡烛吹灭。

    这才转过身看向了葵兮。

    果不其然,他还是那个样子。

    不再是那个爱玩爱闹,一直保护着我的葵兮了。

    他难道是着了什么妖道吗?还是说,本来的葵兮就应该是这个样子的呢?

    我微微叹了口气,以为是不容易叫他发觉的。却没想要到,他却一把握住了我的手,冷声质问道:“我在问你,冥泽之剑呢?!”

    我强装作一副很苦恼,很无用的样子,皱紧眉头回答着葵兮:“想来,前几天冥泽之剑被诡之者盗走的事情你也听说了。我去的时候,已经迟了。我追了很久,也没有追上那两个诡之者。”

    “诡之者真的盗走了冥泽之剑?”葵兮握着我的手感觉稍微松了一下。

    看起来他是知道的,也是半信半疑的。

    所以他才来找我了解真相,不然,他是断然要怀疑到我的头上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