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3章 质问
    :

    冥泽之剑被盗,整个仙界都翻天覆地了起来。

    所幸的是他们以为是诡之者盗去了冥泽之剑,所以没有怀疑到我的头上来。

    这的确是一件庆幸的事情,可是,是我拿走了冥泽之剑。

    我还是有罪的那个人,但是没有办法。

    既然想要让大家安宁,也不想让穆崇靠近自己,冥泽之剑就是最好的护身符。

    而红衍被放走,或许更是令人焦虑的一件事情。

    一念成魔,谁都想不到红衍还会再次被放出来。

    不知道,她去见了魔尊没有。

    我总得出花卉观去做一些事情,而不是继续待在花卉中,像一个缩头乌龟一样。

    还是一如既往的带领着大家诵经,而那个姑娘也过来和我们一起诵经。

    闲暇之时,她还会自己一个去后山转转。

    看着模样,确实是打算不离开花卉观了。

    也或许,她心中是藏了什么。

    我也不想去多问,反正我们花卉观也并不少她那一口吃食。

    她愿意在这里就在这里吧,只要不做出触犯戒律的事情就好。

    如若触犯了戒律,尽管我原谅得了她。

    但是花卉观中的弟子,可就说不一定了。

    我今日要下山去办件事情,那知这姑娘非要跟我一起去下山。

    如若我不带她去,她就要撒泼打滚了起来。

    我只好无奈看了看她,言道:“跟我走吧。”

    “好啊好啊!”她高兴的手舞足蹈,就像是个孩子一样。

    我叹了口气,没有在继续说什么。

    就带着她下山去了,而下山的途中,我是一只都心隐着的。

    因为冥泽之剑被盗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葵兮和冥皇的耳朵里头,那么,葵兮肯定是会找上我来的。

    我到时候肯定要去辩解的,一定不能够让葵兮发现是我拿走了冥泽之剑。

    不然,牵连到的就会是整个花卉观了。

    “观主,我饿了!”

    她说的理直气壮的,根本就没有一点饿了的模样。

    但她既然已经开口,我总不可能去拒绝她吧。

    人以食为天,她还正长身体。

    我回头看了一眼她,还是很无奈道:“前面就是家食肆,走吧。”

    她点了点头,依然不掩脸上丝毫的惊喜。

    到了食肆之后,她赶紧就找了一个位子坐了下来。即刻就找来了小儿,要这个,要那个的,一副主人架势。

    等她点完菜,我才是坐了下来。

    她的速度也是够快的,我无奈耸耸肩,什么都没有说。

    等到菜上齐,她点的全是一些素菜。

    我还以为她点来点去,是点了荤腥了。

    原来,并没有。

    她吃的很香,这样一看, 倒像是我们花卉观在虐待着她一样,好像是十几天没有给过她饭吃了。

    “观主,你怎么不吃啊?”她嘴边沾了一颗米粒,我轻笑了一声,答言着她:“我不饿,你赶紧吃吧。”

    她似乎是感觉到我的目光有些不对劲,舔了舔嘴边,把那颗米粒吃进肚里,笑笑答言着我:“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吃吧。”我笑了一下。

    她真的就像是十几天都没有吃过饭的,那么多的菜还吃了好几碗的米饭,总算是吃饱了。

    哪知道,她起身来,又要了几碗米饭……

    一边摸着自己的肚子,还说自己很饿。

    我无言以对,我也很无奈。

    直至等到她吃饱了,我结完帐,要离开的时候。

    却被拦了下来,而拦我的人竟然是花漾。

    她拦我是要做什么?

    我心中多有诧异,蹙眉问着她:“花漾?”

    “苏咒是你和言生拿走的对吧?”她连山挂着一副面无表情问着我,而且声音还很漠然。

    苏咒已经是好长一段时间的时间了,她此刻才来问我,或许是因为才找到我的吧。

    我也警惕了起来,反问着她:“我们都是一同进去的,苏咒不是应该在你的手上吗?”

    花漾就像是性情大变了一样,她冷笑一声,讽刺道:“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到苏咒。而据说你和鲛人有染,到底是谁拿走了苏咒,我想谁应该更加清楚的吧。”

    而花漾话里有话,我听的出来。

    我现在心里头和明镜一样,我并不糊涂。

    我也没有在打算继续去隐瞒什么,平静答言着她““苏咒是我拿走了。但是,你们要苏咒做什么?”

    “既然是你把苏咒拿走了,那就赶紧给我。”她说着,便伸出手。

    我从未见过花漾如此迫切的想要得到一样东西,而今天,她为了苏咒是打算要跟我反目成仇了吧。

    她的眼神里面没有任何的闪躲,或许是我们早就已经分歧了。

    从进入地下宫殿的时候,就已经掰了。

    我们都为别人做事,而花漾听命于广元真人。

    我却……

    想到这里,目光随即就黯淡了下来,就连回答都是那样的有气无力,“苏咒已经变成了一块朽木,一块朽木对你们来说恐怕是毫无作用的吧。”

    “灵气呢?!”

    花漾吼了一声,这一声着实是让我惊了一下。

    我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怎么了?”

    我问出来的话依然是淡然无比的。

    因为对我而言,被吼惯了,所以也就觉得没有什么了。

    花漾整个人的脸色都是面如铁青一般,忽然,她拔出了剑指着我。而她身后跟着的那几个人也是同样拔出了剑,指着我,她似乎是在强忍着怒气,“那其中的灵气多么的强大,你难道不知道吗?为什么灵气没有了,告诉我?”

    纵使如此,我也不能够告诉她灵气究竟是去了哪里,依然波澜不惊的答言着她:“我无法告诉你灵气去了哪里。”

    花漾眸色一黑,冷声道:“那些狡辩的话你就留着对槐都真人说吧。带走!”

    “好。”

    我应了一声好,因为我不在乎。

    问话就问话,

    但就在那几个人上来要绑我的时候,这个忽然挡在了我的面前,怒斥道:“你们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就绑人吗?!”

    我是真的没有想到她居然这么的勇敢,替我出头。

    但是,真的是毫无作用的。

    “拉过去!”花漾又是这样一声令下,她就被拉到了一边。

    我转过身,对她浅声道:“回去告诉花溪和花允,观中事物还是要她们继续操劳,我这几天要去一趟仙界,并不碍事。也不告诉我被抓的事情,听见了吗?”

    “不,我不!”

    她是拳打脚踢着那个人,我看见她这样子,就呵斥了一声,“如果不不按我说,那你就离开花卉观!”

    听了我的这句话,她随即就低下了头来。

    一脸的委屈,最后只好唯唯诺诺的答应了我。

    之后我才放心了,一脸平静的对花漾道:“走吧。”

    她撇了我一眼,冷声道:“走!”

    就这样我被花漾带回了广元真人那里。

    进去之后,花漾便就让我跪地。

    她几乎是按着我跪下来的,整个大殿之中空荡荡的。

    花漾更是一脸的严肃,看起来,这个苏咒对他们很至关紧要了。

    但是没有办法,苏咒之中的灵气已经没有了。

    寂静无声,就好像自己是身处在一个没有声音的地方一样。

    “广元真人。”

    这敬重的一声尊称落下,我才抬起头看向了那座位上的广元真人。

    他一袭紫衣,脸上神情格外严肃。

    看起来,我这一次也是闯下了大祸吧。

    既然已经闯下了大祸,再怎么解释也都已经是无所谓的了。

    过了一阵子,他才问我:“苏咒在哪里?”

    听他的声音不疾不徐,但是急促之意却展露在了他的脸上。

    “苏咒在我这里,但是,苏咒之中的灵气已经没有了。”我没有否认,我是实话答言着他。

    “把苏咒给我。”他没有质问什么。

    可是我总感觉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拿出了苏咒,花漾就像是夺一样的拿给了广元真人。

    而我也就这样跪地不起,他也根本就没有让我起来。

    他把苏咒拿在手中是没有松开过,他好像是在苏咒上面画了几个符咒,但是苏咒好像没有任何的反应,他忽然眼瞳一黑,冷然看向我,问道:“苏咒之中的灵气没有了一点点。那么苏咒之中的灵气到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