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32章 欺负人
    :

    拿到了冥泽之剑之后,我就赶紧想赶回去泉州城。

    因为花卉观的缘故,我确确实实是记在心中的。

    生怕穆崇那个小人会对花卉观动手。

    所以我现在心里头的确是多有些担忧。

    而若斓说,要我去她家里头一趟。

    这个是我无法拒绝的,只好跟着若斓去了一趟她家中。

    当到了若斓宅邸门口的时候,两个红色的灯笼上面写着一个“宋”府,过了垂花门,进去,看见的就是那墨瓦白墙,府里头的下人也是多得很。

    一眼望穿秋水的感觉,这若斓家里头也确确实实是一个大户。

    就像是宋妖儿一样,若非是误打误撞出了那样的事情,谁都不会知道云唤的父亲竟然为官,也根本就不知道宋妖儿是莒国的公主“莒时”一样。

    这一次若斓家里头是大户,我也没有过多的诧异。

    毕竟,我们这些修道之人还没有多余到去打听每一个入观弟子的家室和背景,那样,的的确确就是不尊重。

    又是连着过了几道子月洞门,才是到了地方上。

    “这里是我的地方。你就随意。”

    映入眼帘的便就是那三层木楼。里里外外都是下人齐齐站着,可见,是多么的庄重。而若斓从小恐怕就有这么多的人伺候着了吧。

    和我一比,还真的是天壤之别。

    但是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嫉妒之心,如若做人和琼夕榕一样,那就真的不要在这个世上活了。

    “好。”

    我应了一声,是多有些不习惯的。

    若斓从小就是大小姐,为何就去做了捉鬼师呢?

    这的确是叫人摸不着头脑的,就像是我,因为出生之时是个女孩子,差一点就被扔了。所幸是鲛人阿娘救我回来,之后,又被那游历四方的道士说我有那个灵根,就阴差阳错的入了花卉观。

    但是入了花卉观,我就从来没有后悔过什么。

    以至于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道姑,被前任观主提携为知客。再到后来,获得槐都真人的赏识,成为了花卉观的观主。

    也确实是验证了当时那个道士所说的那样,也不枉辜负了他。

    若非是他,恐怕我现在过着怎样的日子我都不清楚。

    若斓坐在我对面,似乎是有些难言之隐的意思。

    晌久过去,若斓放下了水杯,才看向我道:“花玖,你应该清楚冥泽之剑现在在你身上,他人就拿不走的。所以,希望你好好利用冥泽之剑,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回不去泉州城了。”

    我怎么还听出来了若斓的话里头是有些愧疚的意思呢?

    而我是一笑置之,轻松答言着若斓:“你放心。冥泽之剑在我这里会很安全的。我也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毕竟我还要保护整个花卉观呢。”

    若斓依然是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她也的的确确是觉得我一个人应付不过来那些人。

    但是还有言生的,我看着若斓复杂的脸色,我赶紧拍了拍她的肩膀,宽心道:“你放心吧。没有事情的,真的没有事情的。”

    若斓的脸上依旧是一副格外复杂的样子,她又叮嘱了我好多,我也全部都听了进去。

    可我怎么也感觉若斓也是心里又有事情的呢?

    她忽然一把抓住了我的手,沉声道:“你一定不要怪我!”

    我愣了一下,茫然的看着若斓,完全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可是我却总感觉心隐隐的,我悄悄把手抽开,笑了一下,麻木道:“若斓,你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没什么。”她说着,就撇过了脸去,不再看我。

    我也不知道,她刚才那一下子是怎么了,是否是鬼迷心窍了。我就不清楚了,我也没有把若澜的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或许只是若斓茫然了一下吧,她也觉得不会是那样脆弱的一个人。

    说起来,若斓没有宋妖儿那样的骄纵,她请我到她家里来,只是为了表达她的感谢之恩,我也不清楚为何若斓要感谢我。

    纵使都是清斋素菜,但是在若斓这里,好像都做的津津有味。

    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可我也并不眷恋若斓这里的饭菜,我更加眷恋的或许就是花卉观中了吧。

    也不知道花溪和花允怎么样了。

    几天之后,我就赶紧赶了回去。

    可是我刚到观中,就看见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坐在地上,敲着木鱼,还念叨:“从前有座山,山里有座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收徒弟,收了一个大徒弟。老和尚归西天,大徒弟成主持,大徒弟蓄长发,变成一个老道人。从此山里有座观,观里有个老道人,老道人收徒弟,收了一个顽孩子……”

    只见花允和花溪在一旁扶着这个姑娘起来,可是这个姑娘非是不起来,就要坐地上。

    我走上前去,问着花溪:“怎么回事?”

    花溪看见我来,就好像是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赶紧拉着我的手,蹙眉对我道:“这孩子非说我们花卉观有她师父,可是根本就没有啊!”

    “这可就奇了怪。”我暗自嘟囔了一句。

    本来想开口问这个坐在地上的姑娘,她却是先抢我一步,理直气壮道:“我五岁那年,爹爹就把少不经事的我送进了那远在天涯的树人观。我哭着喊着闹着,就差上吊了,爹爹还是不同意我留在家中,再加上我那七大姑八大姨的挑唆,爹爹最终还是把我送进了树人观,你们知道我心里头的苦吗?”

    她果真是说的理直气壮……

    树人观我听说过的,树木树人。

    的的确确就是这个意思,而她方才说的话,也全部都对。

    的确是从和尚,变成了一个道人。

    说起来也的确是蹊跷不已的,可是她竟然是那个老道的弟子,也确实是叫人有些匪疑所思了。

    我微微皱眉,答言着她:“可是,你的师父并不在我花卉观。”

    “你听我说!”她反倒是怼了我一句。

    我无奈耸耸肩,什么都没有说。

    她又继续了她的长篇大论,“只因听说凡是去了那树人观的孩子都可以修炼成仙,我想爹爹他们就是蹦着这个念头才会要送我去的吧。并且花卉观每年只收一个孩子,一年一男孩,一年一女孩,正好那年轮到女孩,爹爹就赶紧替我出了签,谁知道我本慧根深重,就这样被挑上了,好多人都是羡慕死我了!”

    我看见花溪和花允的嘴张开,就合不上了。

    我也是愣了一下,俯下身来摸了摸这个姑娘的脑袋,“你没发烧啊?”

    她打开了我的手,说道:“去去去!我哪里是发烧了!赶紧让我师父出来!”

    “你师父确实是没有来我们花卉观。”花溪一脸苦笑的解释着,她也确实是尴尬,我也同样尴尬。

    这姑娘怎么就不分青红皂白呢?

    我们这里是花卉观,除非是得了天命的老道才能够踏入,其他观内的老道都是不可以踏入花卉观一步的。

    难道她是不知道这是我们花卉观的门规吗?

    这姑娘听见花溪这么答她,又干躺在地上打滚,愣是一滴泪也没流出来。可她还是装模作样的哀求着:“啊!你们把我的师父还给我!还给我啊!”

    “赶紧住嘴!起来!这里是花卉观,除非是得了天命的老道也可以入我们花卉观,谁都不行!”花溪的这个解释的确是多有威严的意思,也恐怕是让这个姑娘心凉了半截吧。

    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滋味,的确是不好受的。

    她冷哼了一声,好像是要挤出眼泪来还是怎么着。

    她竟然开始撒泼打滚了起来,“呜呜呜!你们欺负人!欺负人!”

    她好像是使出了自己毕生绝学的撒娇,这姑娘也真是有些意思。

    她还真的就挤出了几滴眼泪来,极为做作道:“你们今天要是不把我师父交出来,我就赖在这里不走了!”

    我怎么感觉这个孩子就像是人来疯一样,虽说不分青红皂白。但是,确实是一个好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