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8章 诬陷妹妹
    :

    若斓没有在继续问下去。

    我又赶紧把话题转回了妹妹这里,我继续对她道:“你把事情的原委说出来。现在若斓来,我相信很快就能够查出来的。”

    有若斓在,我确实是格外安心。

    若斓的心思要比我细腻的多,她是捉鬼师,对于一些事情她更是了如指掌。

    “那个大房,大夫人,的的确确是和我不和。几次三番的来挑我的刺,就是因为将军对我好,不对她好。所以她心中有怨气,就要来找我发泄。发生事情的这几天,她突然就对我格外好了起来。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妹妹的解释并没有漏洞百出,而是她自己体会到的。

    可是,不能一口就咬定了那个大夫人是诬陷我妹妹的。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肯定是有着嫌疑的。

    “那么,他们所说你红杏出墙的那个男子是谁?”问话的人是若斓,她一向都是这么的直接,完全不会避讳什么。

    我也没有张口去问我妹妹什么,因为我不想干扰若斓。

    妹妹低头想了一阵子,才回答着若斓:“听说是一个穷苦书生,我也根本就没有见过他,我哪里能够做出来那样不堪的事情呢?!”

    妹妹说着,情绪就激动了起来。

    也确实,被人诬陷的滋味确实是不好受的。

    更何况她现在是自己作茧自缚,怪不了别人。但是,被诬陷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若斓继续问着:“那你知道那个书生在什么地方?”

    妹妹摇了摇头,多有些委屈和不甘心的意思。她本来就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去强求呢?那些人难道不会查的吗?

    她什么都不知道,还要示众被活活烧死,可真是人心最毒。

    “我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我也是多了一丝无奈。

    可若斓的神色依旧是平静释然,眼底就像是一滩平静的溪水一样,根本就没有什么动荡,淡然道:“你不要着急,我会很快就查出来的。人云亦云,这消息,自然就通透一些。”

    若斓这么一说,我才有些恍然大悟了起来。

    八卦,自然是一传十,十传百。

    想要找出来那个书生还不容易吗?

    之后,让我妹妹吃了点东西,就让白狐照顾着我妹妹睡下了。

    而若斓则是将我拉到了楼下,要了几碟小菜,一本正经的对我道:“我听说,这冥皇已经是知道了冥泽之剑的下落,那么你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答言着若斓:“知道,在仙界。已经被席戎上仙尘封了,想要拿出了冥泽之剑,恐怕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若斓若有所思的一会子,就像是要告诉我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她启唇,可是好几次都是欲言又止。

    看的我也是着急了一些,我刚想开口问若斓,却被小二打断,“来,客观让一下,菜上了!”

    “好,谢谢。”

    我道了声谢之后,若斓突然压低了声音对我道:“冥皇要得到冥泽之剑。已经准备整理冥界的部署了。看起来,不出几日,这仙界就要和冥界有一场大战了。”

    我刚端起水杯来,听到若斓这么说。

    我又把水杯放了下来,多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了若斓,沉声道:“现在仙界已经是冥界的肉中钉,眼中刺了。而且,不仅仅是冥界,还有,妖界。所以说,冥泽之剑千万不能够让她们得到。”

    若斓的神情越来越严肃,近乎于铁青。

    她凑近了我,格外认真道:“所以我找你来,是为了让你得到冥泽之剑。”

    我惊了一下,反问着她:“为什么?”

    若斓突然起身来,走到我身边,坐了下来,在我耳畔道:“因为你拥有灵心。况且,冥泽之剑一般人根本就用不起来。冥泽之剑更是不会轻易被操控。所以,冥泽之剑在你的手中是游刃有余。你若是将冥泽之剑拿在手中,其他人,就不敢近身。”

    我实在是觉得若斓对我寄予了这么大的厚望,是有些勉强的。

    我苦笑了一声,很认真的问着她:“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

    若斓也是很严肃,很认真的看着我,皱眉道:“你往往不会知道灵心到底是有多么大的威力。而仙界,是可以庇佑百姓的,所以我们要帮助仙界。我帮你拿到冥泽之剑,那些心怀不轨之人,就得不到。他们自然也就没有那个本事去造次。”

    不知道若斓这么说,是否是有了一些心怀天下的意思。

    我摇了摇头,的确是有苦难言。

    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拥有了灵心,该如何去做。

    但若斓似乎是好像很笃定的样子,她忽然又一把抓住了我的手,笃定道:“你真的要相信我。虽然我不是什么仙人,做不到什么大爱无疆。但是可以护的了自己的家人,就一定不能够让他们受伤,我相信,你也是这样想的是吗?”

    若斓她说的对,亲人永远都是血浓于水的。

    就像尽管我的妹妹对我那样,想要杀了我,但是到头来,我还不是要为我的妹妹而着想。

    但是若斓把话怎么就说的这么肯定呢?

    我或多或少都是有着顾虑的,我蹙眉反问她:“我拿到了冥泽之剑之后,就真的可以不让那些不轨之人得不到吗?”

    若斓点了点头,越发笃定了,“是,的确如此。你拿到冥泽之剑,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也夺不走的。”

    我还从未见过若斓如此的笃定,我也相信了若斓,答言着她:“好,我相信你。可是冥泽之剑在仙界,要怎么才能够拿到呢?”

    若澜顿了一下,才回答着我:“我会想办法,一定可以拿到冥泽之剑的。”

    “好。”

    我应了一声,又和若斓说了我妹妹的事情。

    隔天起来之后,我就和若斓赶去了那个村庄。

    人云亦云的确是很可怕的,就好比我和若斓吃了几口饭,便就听见身旁的人讨论我妹妹的这件事情。

    若斓凑过去问了问,就把那书生的地点都打听出来了。

    就好像是一开始我和槐都真人的事情一样被穿的风风雨雨。

    但总归,只是在观中。

    幸好,幸好。

    “上来吧。”若斓伸出手。

    我把手交给了她,就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疾驰,好像这个车夫是很赶的意思。

    白狐还是留在客栈,照顾着我妹妹。

    我和若斓就去找了这个书生,毕竟,我妹妹的情绪现在是很不稳定的,如果她来了肯定会情绪失控的。

    我心中焦虑重重,却不知道是因为了什么事情。

    心中,的确是很纠结的。

    “你知道吗?穆崇已经到了泉州城。”

    若斓的这句话的确是把我吓了一跳,我整个人的脸色都绿了,沉声问她:“你是怎么知道的?”

    若斓冷笑了一声,多有些讽刺的意思,对我言道:“穆崇那样大张旗鼓的过来,整个泉州城的人都知道了。他就是在和你示威,等你回到了花卉观,估计,你肯定是要被穆崇的人盯上。”

    我整个人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虽然只是提到了穆崇这个人的名字,但是我的心还是颤抖的。

    还有琼夕榕……

    他们两个人,真的是狼狈为奸。

    我想不到的就是琼夕榕了。她作为席戎上仙的首席弟子,怎可与那种人同流合污呢?

    我格外严肃的对若斓言道:“我绝对不会在被他抓到了。他要用魔爪挖走我的灵心,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呢?”

    若斓忽然一把就抓住了我的手,认真叮嘱道道:“所以。你现在不要回去泉州城。你拿到了冥泽之剑才是主要的,你拿到了冥泽之剑,我相信,穆崇都不敢近身与你。”

    我点了点头,接受了若斓的提议,答言着她:“好,我暂时不会去泉州城。拿到冥泽之剑再回去。”

    “吁!”

    一个急刹车,差点把我甩了出去,若非是若斓抓着我,我还真的就被甩了下去。

    “我们下车吧。”

    这声说的我有颤抖,许是因为刚才的缘故吧。

    下了车之后,觉得这个村庄多少都是些冷冷清清的,或许是因为正中午的缘故,大多都休息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