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7章 层出不穷
    :

    我诧异,我真的很困惑。

    我的妹妹不是嫁给了那个孔将军吗?怎么要被人活活烧死呢?

    但是,浮袖没有再给我过多的解释。

    只是将我带到了那个地方,让我自己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了。

    我走了还没有几步,便就看见人群乌泱乌泱的,全部都围了起来。

    而被绑在那柱子上面的人,就是我的亲妹妹,沈莲。

    我赶紧拉住身边的一个大婶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你是不知道啊!这孔将军刚娶进门没多久的二房和别人私通,被那孔将军的夫人给抓了个现行,孔将军一怒之下,就要烧死她!”

    这大婶讲的可真是绘声绘色的,但是对我来说,我的妹妹肯定不会做那样的事情。

    她的人格没有太大问题,怎么可能又与别人去私会呢?

    她这个人本来就很单纯,而嫁进了孔将军府中,自然是要遭受排挤的。

    就像是葛家里头的家宅斗争一样,人人都不留下什么余地。

    阮氏,不就是一个例子吗?

    现如今,我的妹妹遭受了这样子的诬陷和屈辱,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我拔出剑,根本就没有过多的犹豫,直奔那行刑台上而去。

    总是感觉,这剑的周身似乎是布满了灵气一样。

    “放了我妹妹!”

    我剑指那个孔将军,说的没有一点犹豫。

    更是刚正不阿,这里头,定然是有着什么蹊跷的。

    “姐,姐姐……”

    她的面色惨白,看见我来,她的脸上才多了一些生机和色彩。

    在怎么说,血肉相连,我怎么可能就让我自己的妹妹被这样诬陷致死呢?

    他皱眉看向我,冷声道:“你没死?”

    对于他所说的这个话,我是很不悦的。

    他的意思,难道是希望我死吗?

    只是可惜,我花玖的命还不至于了结在他的手中。

    我好意警告着他:“难道你不知道家丑不可外扬吗?更何况,我的妹妹还是被人诬陷的。你就这样大张旗鼓的要烧死我妹妹,你到底有没有脑子?”

    可是他似乎没有放在眼里,继续冷笑一声,漠然道:“她做了那样令人厌恶的事情,难道还希望我去包容她吗?我对她多么的好,难道她还不知道吗?居然背着我做了那样狼狈为奸的事情!我恨不得即刻就杀了她!”

    他好像是真的很怒气,但是,他所说的是不是事实,可就说不上了。

    我转头问着她:“你做了那样的事吗?”

    她拼命摇头,答言着我,“我没有!我绝对没有做那样的事情!”

    “我信你。”

    我这么回答,是因为我真的相信我的妹妹。

    她说没有做,那就是没有做。

    “我的妹妹做人,还不至于做到那个地步去。”我说的格外冷意冉冉。

    下一刻,我就划开了那绑着我妹妹的绳子。将她小心翼翼的从柱子上面扶了下来,她的胳膊都已经被那绳子勒红了,看起来是绑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

    若非是浮袖告诉我,我的妹妹受尽了这样的屈辱而死,我恐怕,都是不知道的。

    就在我要扶着我妹妹离开的时候,他忽然拔剑指向了我,而那些士兵也即刻将我围了起来,百姓们也都开始匆匆离开了。

    他怒气冲冲警告着我:“放开她!你最好不要趟这滩浑水!不然,你会死的很难看!”

    我冷笑一声,觉得他说的话的确是讽刺。

    我还不至于救了我妹妹就直接离开这里,我妹妹所受到的屈辱和诬陷,我都要讨回来。

    我平清无常的答言着他:“你放心。我不会将我的妹妹此刻带离这里,而是要查清楚这一切究竟是诬陷,还是真的。因为,我要还我妹妹一个公道。”

    他似乎就像是听见了一个笑话一样,“好!那就将军府请,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样给这个贱人讨回一个公道!”

    这些男子,原来都不过如此。

    爱的时候爱的要死要活,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往往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到底,哪一个才是真面孔?

    “请。”我依然不会让他几分。

    我相信我的妹妹,她不会做出来那样的事情,就是不会做。

    在马车上的时候,她对我哭诉了一路。

    她说,她根本就没有做出来那样红杏出墙,被人诟病的事情来。

    这一切,发生的都是那样莫名其妙,看起来,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妹妹了。

    如果让我查出来我,我是绝对不会放过她的!

    不管是谁。

    怎么能够这样去诬陷一个人呢?

    到了将军府之后,那些人好像对我妹妹都是嗤之以鼻的。

    好像感觉我妹妹是也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情。真是狗仗人势,狐假虎威。

    “不要怕,我在这里。”我一直都将她护在身后,因为我也只有这一个妹妹,尽管她对我做了那样的事情,可是,骨肉相连。

    我就不能够抛弃她,也确实是我的疏忽。

    人各有命,我相信她这一次也应该是体会到了自己冲动之时所做的决定,是一个怎样的错误。

    怎样都是弥补不回来的过错了。

    到了主殿之后,便就看见一个身穿华服,头饰繁琐的女子一脸鄙夷的看着我妹妹,却是问着孔将军:“她怎么又回来了?难道没有被烧死?”

    “她说有人诬陷她,那我们就来查查,究竟是有没有诬陷。”他故意将最后一句话拖得很长,我知道,他是在跟我说。

    也是在跟我上话,她以为,他们说的就是对的吗?

    “一个已经做了那样肮脏事情的贱女人,还敢回来查?说别人诬陷你?证据呢?”她居高临下的样子真的是叫人感到无比厌恶。

    这句话,我是绝对听不下去的。

    她这样说我的妹妹,有什么资格?

    我压制着自己心底的怒气,好言道:“请注意你说话时的措辞。”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也敢和我们夫人这样说话!”

    这句话,着实是惹怒了我。

    我毫不留情的上去就扇了这个丫鬟一耳光,冷声警告着她:“你只不过是个丫鬟罢了。怎么好好说话没有人教过你吗?”

    那女子气的发颤,即刻命令道:“你竟然敢打我的人!来人!”

    随即,就从门口涌进来了一些士兵,个个都是一副轻佻的模样,好像觉得我们欠了他们什么一样。

    “都给我退下!”孔将军一声令下,那些士兵赶紧就收回了自己的佩剑,即刻退了出去。

    “老爷!”那女子是一脸献媚的模样往孔将军身上贴。

    但看孔将军的眼神是多有些不悦的意思。

    可是,他看我妹妹的眼神却是有些温睐。

    说出了那样的话来,也不见得有多么的好。

    孔将军连搭理都没有搭理那个女子,反而是看向了我,言道:“我只给你七天时间,如果七天时间你什么都查不出来,我还是会同样杀了她!”

    我眼底不起任何波澜,因为我会查出来的。

    没有做就是没有做,尽管在去诬陷,在来泼脏水,但是,事实就是事实。

    我淡然答言着他:“孔将军。今天我把话说这里了,如果我查出来是有人诬陷我妹妹的清白。那么,你就要亲自给我妹妹道歉,将真相公之于众。”

    他冷笑了声,似乎是有些讽刺的意思,讥讽道:“好,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够查出什么来。”

    “拭目以待。”

    话罢,我就带着妹妹离开了将军府。

    我找了一家就近的客栈,先和妹妹住了下来。

    对这个地方我也是人生地不熟的,所以要查起来的确是很困难的。

    但现在最主要的就是安慰好妹妹的情绪,这一次,恐怕是吓怕了她吧。

    我小心翼翼的扶着她坐了下来,又给她倒了杯水,她喝了几口水之后,抱着我就哭了起来,“姐姐,我没有,我没有做那样的事情啊!”

    她话里头都带着哭腔和结巴。

    这一次,也算是让她长了个记性。

    真的就以为嫁给了孔将军,她就会衣食无忧了吗?

    家宅斗争,往往要可怕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