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6章 得到苏咒
    :

    进入地下宫殿以后,我觉得这恐怕是地下冰窖吧。

    寒气袭来,就像是要把我冻住一样。

    言生见状,脱下自己的外衫披在我身上,虽然没有多少的暖意,但是,言生的这个举动却是让我觉得心中温暖。

    而花漾她们也是进来了,那两个诡之者已经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

    忽地,我就听见了一声尖叫。

    也确实是惊了一下,而这一声应该就是那个女子发出来的吧。

    她们肯定是走了别的路,诛言告诉过我,要走最右的这条路。

    眼前头的通道的确是好几条,我们都有好几条路可以走。

    但是,诛言说过走右边的那边路,我是信她的。

    就在言生要望左边那条路走的时候,我一把抓住了他,他转过身来有些诧异,问,“怎么了?”

    我沉声答他:“走右边。”

    “为什么?”他有些质疑的看着我。

    我只好压低了声音,回答着言生:“走右边,听我的。没有差错的。”

    言生皱了皱眉,没有在继续说什么。

    我走了右边,而花漾却也是跟着我过来了,我转头看向了她。她还是一本正经的样子,但是总感觉她整个人的弦都绷紧了。

    总觉得她就像是被威胁了一样,还是说,她没有被威胁,就是为了得到苏咒。

    她整个人的弦是否因为这件事情。

    我也不敢去随意定论花漾是因为什么。

    只好叹了口气,继续走着。

    “前面没有路了。”

    言生冷言,可是为什么会没有路呢?

    就在我打算走另一条路的时候,脑子里头却忽然想起了诛言的话。

    不管有没有路,都要往右走。

    所以,我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

    我皱了一下眉头,继续对言生肯定道:“看看有没有什么机关,肯定还有路的。”

    “让开!让开!”

    宋妖儿一把推开了我,冷声道:“瞎的吗都是?!找什么机关?这明明就是一层薄冰,打碎了就过去了!还找机关,找什么找啊?!”

    宋妖儿说着,就砸开了那层薄冰,前面,居然真的是一条路。

    我和言生站的这么近都没有看清楚,宋妖儿居然看的清清楚楚。

    我不知道宋妖儿是怎么做到的,只是觉得这一刻自己有些愚钝。

    破冰碎了,路打开了。

    只是觉得寒气深深,好像要时时刻刻警惕着四周。

    总觉得会有什么东西冲出来一样,就像是那次的巨鳗一样。

    我是真的怕的要哭,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拿到了冰血石。

    这一次,也不会例外,要拿到苏咒。

    诛言告诉的这条路真的很平静,平静的过于可怕了。

    可是,确实顺顺利利的走下了阶梯,抵达了最终的地下宫殿。

    宫殿的门是虚掩着的,是石门。

    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宋妖儿想都没想就推开石门,一鼓作气的进去了。

    我惊了一下,想拉住宋妖儿的。但是她的动作太快了,我根本就抓不住她,我生怕她在里头出了什么事情,赶紧跟了上去。

    但进去以后,我发现我错了。

    还是出奇的安静,根本就没有什么危机在等着我们。

    也没有看见万年玄冰的影子。

    但此时此刻,言生却拉着我退后了一步。

    便就感觉脚底下好像是摇了一下,那正前方一个天玄鸟的图案开始分裂拼凑了起来。

    为什么在这里会有天玄鸟的图案呢?

    就算是,也应该是鲛人的图案啊?为什么,是天玄鸟?

    随后,那天玄鸟的图案竟然拼凑出来的是一个像是咒符的东西,难道,那个就是苏咒吗?恐怕,不可能是的吧。

    紧接着,我就看见一只巨鳗慢悠悠的从左侧游了过来,而那上面,好像是拖着一个鲛人。那鲛人,是浮袖?

    我连连又退后了好几步,因为上一次去找冰血石的时候,这样的巨鳗已经吓得我魂飞魄散了。

    而这一次,又是在这里遇见,也难免会有些后遗症。

    只见她从那巨鳗身上缓缓下来,真的是浮袖!

    “想要拿到苏咒是吗?”浮袖问。

    宋妖儿看见浮袖多有些诧异,她顶撞道:“是,不然呢?”

    上一次,我是亲手杀了浮袖的。

    而宋妖儿也肯定知道,但是这一次,浮袖被我复活了。

    宋妖儿也难免会是有些诧异的,但是她在乎的,好像是苏咒吧。

    浮袖那红色的双瞳,叫人害怕。

    我知道,是因为我复活了浮袖之后,她才变成这个样子的。

    但是,总得付出点什么的吧。

    浮袖盯着的人不是我,而是我们所有的人,她冷声道:“万年玄冰打造的宫殿。你们的苏咒在这个地方,是因为万年玄冰的庇佑所以才不会成为朽木。以及,这天玄鸟的图案就是与苏咒的图案相辉映的。想拿走苏咒,没有那么容易。”

    她的话里面尽数都是嘲讽的意思,因为鲛人是很讨厌我们人的。

    那样的屠杀,那样的残忍,还怎么乞求鲛人的原谅呢?

    原来这个地下宫殿就是万年玄冰所制成的,怪不得怎么寒冷。

    “把苏咒给我交出来!”

    这一声着实是叫人惊了一下,我转头去看,竟然是那两个诡之者。

    没有想到他们也找到了这里,可是,看起来他们两个人的脸色不是很好。

    身上也的确是伤痕累累的模样,不过,他们所走的那条路本来就是有着陷阱和机关的,能够活下来,也算是幸运了。

    但是这样找浮袖把苏咒交出来,怎么可能。

    浮袖理都没有理那个诡之者,反倒是看向了我,淡言道:“你是来找苏咒的?”

    我点了点头,答言着浮袖:“是,我是来找苏咒的。”

    浮袖“哦”了一身,风轻云淡道:“那我就把苏咒交给你吧,跟我来。”

    真的吗?

    浮袖说要把苏咒交给我?

    我怎么有些不敢相信呢?

    我的确没有听错,浮袖刚才所说的话的确就是那个样子,是要把苏咒给我的。

    浮袖随后就转过身,我也跟了上去。

    但他们也似乎都跟了上来,但是迈了一步之后,我就听见“咣”的一声,就好像是什么千斤坠物落下了一样。

    等我再回过去去看的时候,已经是隔了一面坚实的图腾墙壁。

    看来,浮袖是早就猜到了。

    只有我一个人进来了,就连言生都没有被放进来。

    可进去之后,我就看见了那只巨鳗。

    它忽然像我游来,就好像是一个庞然大物一样。盖在了我的眼前头,黑压压的。

    我随即就怔在了原地,动都不敢动。

    “不用害怕。巨鳗是我的,所以,它不会像你所看见的那些巨鳗一样。”浮袖的这句话虽然说让我安心了一点。

    但是我只有一步一步的挪动,因为我害怕自己走的快了一些,它就会放电电死我。

    我依然是心有余悸的。

    最可怕的,莫过于就是那冰锥了吧。

    那上面的毒素,真的是叫我终生难忘。

    我也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可以经历那样的生不如死。

    终于走到了浮袖的跟前,她转过身来,挑眉问道:“诛言已经传信给我,你是要得到苏咒做什么?”

    “是要恢复另心中所失去的灵气。”我锁眉答言了浮袖。

    毕竟这件事情越多的人知道是不好的,但是浮袖不同,她早就知道了我拥有的是残缺的灵心。

    浮袖微微愣了一下,她的眼神里头似乎是有了一些困惑,问着我:“难道千尘铃不能够帮你恢复灵心中所失的灵气吗?”

    我明白浮袖困惑是有道理的,所以我认真解释道:“千尘铃只能够用来引灵,不能够帮我补回失去的灵气。”

    浮袖明白了,她继续淡言道:“苏咒之中的的确确是有着蕴藏了几百年的灵气。所以,一旦你将苏咒之中的灵气取走。那么,这苏咒,也肯定会变成一块朽木。”

    “嗯。”

    我只是恩了一声,没有他话。

    随后,浮袖的手中就多出了一个东西,像是一块符咒,紧接着,便就听她言道:“苏咒一直都是我保管的。而这个地下宫殿,也一直都是我在看护着。所以符咒我都只是带在身上,有的人尽管入了地下宫殿,也根本就找不到苏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