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5章 水牢的压制
    :

    依旧是花漾挺身而出的感觉,她沉声对诛言道:“我们保证,绝对不会破坏掉地下宫殿中的任何东西!”

    “我不会像自己的妹妹那样傻,为了一个满口谎言的人,付出了自己的身子,鲛珠,还差一点就连眼睛都失去了,最后被关在黑屋子的水牢房里,像奴役一样,迫不得已为那人织绡,耗费自己的花样年华为那人织得衣食无忧,她自己以为一片痴心就可换回那人的回心转意,可是到头来却只是惘然。”

    我知道诛言说的是谁,她说的就是自己的妹妹。

    恐怕那件事情也让诛言觉得人没有一个是可以相信的。

    所以事到如今,诛言恐怕剩下的就只是恨了吧。

    “但是,不一定所有的人都会像那个人一样言而无信的啊!”花漾似乎是有一些急了,她许是真的想要得到苏咒。

    因为这是广元真人的命令,而花漾又是广元真人的弟子,所以她就要完成广元真人交给她的任务。

    诛言突然笑了起来,笑的那般撕心裂肺,“是吗?她又是亲眼看着那人娶妻生子,看着他们伉俪情深,终于等到她自己明白的时候,想了断此生,换来解脱,但是,她就连死都死不了。”

    所有的悲惨,都只是因为一个情字。

    还有那所谓的爱,鲛人一旦及笄,就已经有了人的思想,更是有了自己心悦的男子。

    可是,遇见的却都是负心之人。

    到最后,换来的是什么呢?

    是累死?是哭死?还是被活活折磨死呢?

    但是唯一不同的是,她不会在像从前一样自欺欺人了,还以为简玉会爱她,是要取她的。

    因为一切,都已经有了定论。

    若非是葵兮祝我一臂之力,将她就从那黑洞洞的水牢之中救了出来。看清了那人的真面目,或许,她还不会回头的吧。

    没有愈合不了的伤口,也没有忘不掉的人,海誓山盟终究抵不过韶华易逝,况且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的承诺。

    纵使是有承诺,但是,结果还不是鲛人被欺骗。

    而那个简玉却,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去触犯鲛人的底线。

    汜水都为何会成了这个样子,全然都是因为了他简玉。

    自作孽,不可活。

    但是,他却用自己的思想灌输给了汜水都的百姓。

    以至于汜水都现在变成了满目凄凉的模样,都是拜他所赐。

    “我们要得到苏咒,就势必要得到苏咒!”

    那女子的话语之中充斥狠厉,她似乎忘记了,汜水海域究竟是谁的地盘。

    “可笑。我是汜水海域的掌官,诛言。居然还有人敢在我的地盘上面和我说这样的话,真的是可笑。”

    也正是她的那句话触怒了诛言。

    她的四周开始弥漫起了沸腾的海水,一点一点,形成了水链阻挡了我们要去地下宫殿的路。

    而那些水链,就好像是随时会捆绑住我们一样。

    不要随随便便的就去触碰鲛人的底线和怒气。

    因为她们是黑鲮鲛人,有仇必报。

    就像是黑鲮鲛人浅残说过的一样,我们鲛人就是睚眦必报,能如何?

    汜水都这一次是自己作孽,怪不得别人。

    而这个诡之者,竟然不知道这一点,非要说出那样过激的话来刺激鲛人。

    也难怪,真的是没有一点的学识。

    那女子似乎还是有一些轻狂的样子,根本就不把诛言的话当话,继续挑屑着诛言:“你不要以为你耍了这些把戏就可以挡住我们的去路了!马上把你的这些东西弄走,不然,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了!”

    只见诛言冷笑一声,讽刺道:“就凭你一个落败的诡之者?诡之界早就已经被魔尊执掌了,你们,只不过是寄人篱下,看尽脸色罢了。迟早,会被赶出去的,你们,还有什么资格在我这里耀武扬威?”

    诛言的这句话落下,霎时间,那海面如同千层浪一般的交替着,水面浮现出大大小小的胶戾,漩涡极速运转,带动水里的气流相互碰撞,发出潗的声音。

    我是真的有些感叹,因为这个样子的场面,我虽然见的并不少。

    但是对于鲛人可以随意的变换着水面,我的确是有些赞叹的。

    诛言更是汜水都的执掌官,那两个诡之者在诛言面前这般,简直就是自己作死。

    言生似乎是有些担心我,他抓住我的手,拉到了他的身后。

    他有心护我,但是否真心我就不知道了。

    霍然,水漫洞中,浪花拍壁,千层雪花,这里就犹如一个牢笼,将我们困在这里无处可逃。

    只见诛言只是随便抬了抬手,便就形成了这样一个坚实的牢笼,将我们全部都困了起来。

    “我们真的是无意冒犯!”

    我看向了花漾,她是紧紧皱着眉头,整个人就像是快崩溃了一样。

    而那两个诡之者,似乎是想要冲破牢笼一样,拔出剑要击溃这个牢笼,但是他们的剑还并未落在这牢笼上面,又被弹了回去,整个人就摔在了沙滩上面,吃了一嘴的砂子。

    但那两个人似乎还是不肯甘心,又开始念起什么咒语来了。

    几番折腾,这个牢笼依旧健在。

    诛言能够掌官着汜水海域,就证明了她的能力并不差。

    “没用的。”言生冷不丁来了这样一句。

    而那两个似乎还是不肯听,继续做着那些徒劳的事情。

    “你们给我住手!”宋妖儿终于是看不下去了,她上前去就推了一把那个女子。

    本来那个女子就已经没有了所少力气,再被宋妖儿这样一推,就直接倒在了地上,又是吃了一嘴的砂子。

    但那女子又爬了起来,看那架势似乎是要和宋妖儿打一架。

    但被那个男子劝住了,她只好冷哼一声就作罢。

    诛言的双瞳之中,尽数都是怨毒与狠厉。

    她好像,并没有要打算放过任何一个人。

    不知道她是不是没有看见我,还是说,她根本就不会顾忌昔年那一点点的情分。

    只见她双手合十,背后的海浪就像是要席卷而来一样。

    “哗”的一声!

    那海浪就冲我们而来,可是我们根本就挣脱不出去这个牢笼。

    诛言……难道打算是要溺死我们吗?

    “是真的!她是要溺死我们!”

    我喊出了声音,而就在此刻,诛言突然目光如炬的盯住了我。

    我看见她的唇在动,似乎是在说着我的名字。

    她脸上的神色很复杂,她急促的收回着那些海浪。

    顷刻之间,我就瘫在了地上。

    刚才,真的差一点以为自己是要溺死了一样。

    我们所有的人都是松了一口气。

    这个牢笼也是全然都不见了。

    而诛言的眼神此刻没有了怨毒,反倒是多了意思温柔。这一丝温柔像是我的求命稻草一样,就好像是得了她的看见一样。

    那么刚才,诛言是真的没有注意到我吗?

    而我看向花漾之时,她的身上已经刚才的海水打湿了,他落寞晕黑的眼瞳中似乎是多了一点光彩,还有那仅存的一点生机。

    我知道此时此刻不能够在继续等下去,如果我等下去的话,诛言肯定还是不会让我们进入地下宫殿的。

    我走上前去,但是无可奈何被水链挡住,我蹙眉对诛言道:“诛言,是我。”

    诛言微微抬了一下手,那些水链就不见了。

    而就在此刻,那两个诡之者就像是疯了一样,冲进了那地下宫殿去。

    但是诛言只是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

    我靠近了她,已经到了咫尺之间。

    但我觉得有些话应该只是对诛言一个人说,万万不能够让他人听了去。

    我直接走到了诛言的面前,在她耳畔轻言道:“我和言生是来找苏咒的。是为了补全灵心所失去的灵气,所有只有得到苏咒,才能够完整。”

    诛言好像是推了我一下,我几乎都要贴在她身上了,“告诉你。想要得到苏咒,就跟你得到冰血石一样的困难。有万年玄冰镇压着,你付出多少,才能够得到苏咒。你应该清楚,你得到冰血石之时经历过的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