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道姑太正经 第124章 苏咒
    :

    “苏咒?言生难道你也是为了苏咒而来的吗?”

    花漾可真是聪明,轻而易举的就反问起来了言生。

    没想到的是,言生依然是面不改色,淡然答言着花漾:“那两个诡之者可是同样为了苏咒而来,想要拿到苏咒,必然是要和他们一番厮杀的。”

    “多谢言生的提醒,我们会注意的。”花漾整个人都是那样的面无表情,我怎么觉得她和琼夕榕是越来越像了呢?

    随后,花漾便就对宋妖儿和那几个弟子道:“我们走吧。”

    她或许是有意去躲避言生的这个话题,也或许,是根本就不想去回答言生。

    “我们也该走了。”言生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来什么悲喜和情感。

    我也只是点了点头,什么都没有说。

    我和言生并没有随着花漾和宋妖儿的脚步走,言生有他自己的地图,也有他自己的路线。

    但是,花漾想要得到苏咒,而那两个诡之者也要得到苏咒。

    如果是和诡之者来抢夺苏咒还好一些,但是,和花漾争夺苏咒就有些困难了。

    “苏咒,我们势必是要得到的。没有人会去把苏咒得到,然后拱手让人。以及,花漾既然来找苏咒,肯定是广元真人的吩咐。”

    言生的话不无道理,他说的确实如此。

    既然花漾是来找苏咒的,那么,肯定是和广元真人有着什么联系。

    我低垂眉目,看着脚底下还是有些泥泞不堪的路。

    就好像是看见了自己一样,纵使被伤的千疮百孔,还要为他人做事。

    尽管雨过天晴,但是,那些伤口却依旧还在。

    “往这边走。”言生一路上都在提醒着我。

    可是到了言生所提醒的地方之后,我有些愕然,“汜水海域?”

    他点了点头,谨慎答言着我,“苏咒。埋于地底之下。很可能就在这汜水海域的某个地方。”

    我蹙眉问他:“那是要全凭挖出来的是吗?”

    言生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即又松开,坦言对我道:“是也不是。那苏咒本来就是属于诡之界的。但是,可以帮助你灵心中所失的灵气都补回来,所以我们必须得到苏咒。”

    “可是现在要怎么做?”我依旧皱着眉头。

    因为言生说,就在这里,可是,在什么地方不知道。

    想要得到苏咒,必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就像是我要得到冰血石一样,要去承受那样的痛苦和惊吓。

    不管遇到什么事情,言生似乎一直是这样波澜不惊,他坦言道:“苏咒就在地下宫殿之中。只要找到入口,自然就能够抵达地下宫殿,然后找到苏咒。”

    “看来你们也是要去找苏咒,不如我们就结个伴吧?”这个声音是个女声,多有些阴阳怪气的意思。

    我回头去看,竟然就是那个妃子!

    不对,应该是诡之者才是。

    我刚想果断拒绝,言生却快我一步的答言道:“好啊,一起同行。”

    言生……他这是什么意思?

    那女子挑眉看向了言生,继续问道:“我们已经找到了地下宫殿的入口,但是找不到打开的方式。不知道,言生占仆师有什么妙计?”

    他们两个人的动作也真是快,居然这么快的就找到了地下宫殿的入口。

    再者说了,苏咒就是他们诡之界的东西。

    所以说按理来说,他们肯定是要知道的比我和言生清楚的多。

    “妙计自然是有的,请带路便是。”言生说的很礼貌。

    但我知道言生肯定只是为了那苏咒,而并非是为了要真的和这两个人合作什么。

    毕竟我和言生也是遇到了难题,再加上他们已经找到了入口,所以说,言生比我聪明的多。

    我也经常是后知后觉,很多时候就是这样的后知后觉害了自己。

    跟着她们两个人走了一大段路程,才来到了他们所说的地下宫殿的入口。

    只见边上就是海,而这里还有一处茅屋,那茅屋想必不用多说,已经被海水冲的四分五裂。

    汜水都被黑鲮鲛人侵袭,很多地方都已经变成了狼藉。

    刚开始到的时候是黑夜,都能够看见。

    现如今,真的是可以用满目凄凉来形容了。

    而四周,也有几块礁石。

    好像,犹记得,阿娘曾经告诉过我。

    不要小看这些礁石,说不定其中就藏着怎样的秘密和机关。

    难道说,进入地下宫殿的入口就在礁石这里吗?

    我刚要开口对言生说,便就听见了宋妖儿的声音。

    只见宋妖儿一脸的讽刺和挑屑,看向了那两个诡之者,冷声讽刺道:“想不到你们两个人还真是找的快。竟然找到了地下宫殿的入口,只不过,能不能找的到苏咒,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站在宋妖儿身边的花漾一直都是很平静使然的模样。

    终于,她的戾气被磨平了。

    但是宋妖儿的戾气,却就很难说了。

    “谁先找到苏咒,苏咒就算是谁的。”那女子似乎也是毫不留情的答言着宋妖儿。

    可是宋妖儿,根本就没有把她放在眼中。

    她冷笑了一声,转过身对我和言生道:“听见了吗?谁找到苏咒苏咒就是谁的。”

    “如何?”言生的声音依旧冰冷如常。

    宋妖儿似笑非笑,答言着言生:“谁能够打开这个地下城堡,谁就可以提前找到苏咒。”

    “苏咒。汜水都。苏咒为什么会在汜水都?那是因为汜水都有万年玄冰可以镇得住苏咒,而且不让苏咒腐朽。如果没有万年玄冰,那么,苏咒就是一块朽木了。所以,地下宫殿与海相邻,自然,入口就在这里,只不过你们还没有找到打开的方式而已。”

    言生的学识,是我怎样都羡慕不来的。

    我竟想不到,一个人居然可以知道的这么多。

    我看向言生,他的眼神之中完全没有任何的得意。有的,仅仅就只有漠然。

    我上前走向了那块礁石,缓缓俯下身来,打量着这块礁石。可惜,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礁石罢了。

    根本就不会是地下宫殿的那个入口。

    我又走到了另一块礁石那里,还是一样,一样都是一块普通的礁石。

    当我走遍了这个地界的所有礁石处,都没有。

    现在,剩下的只有最后一块礁石了。

    希望,它有着不同之处。

    我跪倒在那块礁石旁,心中真的是很虔诚的哀求着。

    哀求这块礁石就是可以打开地下宫殿入口的那条路。

    “你这是在干什么?”

    宋妖儿忽然走近了我,有些逼问着我的意思。

    我赶紧做了一个“嘘”的口势,让她不要讲话。

    她反倒是有些气鼓鼓的转头就走,嘴里头还在嘟囔着。

    我在这块礁石上面,发现了一个破口,而这个破口是圆形的。

    四周,还有着贝壳的形状。

    难道说,这个圆形的破口是需要来放置什么东西的吗?

    我纳闷。而此刻,言生却是走了过来,缓缓蹲下身来,抛开了那礁石上面的砂子,显现出来的竟然是鳞片的标记。

    “难道说是鲛珠?”言生皱眉看向了我。

    言生说的不无道理,我更是深锁着眉头,按照言生的话联系了一遍,对他道:“鳞片代表的是鲛,而那圆形的破口,鲛珠?”

    言生倒吸了口冷气,似乎是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他压低了声音对我道:“你试试。”

    言生的话语之中是多有些压抑的。

    而在我看来,我也是同样压抑着的,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这里,的的确确还是有着一颗鲛珠的。

    当我拿出那颗鲛珠的时候,那鲛珠已经是泛着蓝莹莹的光芒了。

    这样的光芒,就好像是夜明珠一样。

    可以将整个海域都照亮,虽然现在是白天。但却丝毫掩盖不住它存在的光芒。

    我的手甚至都在抖着,小心翼翼的将那颗鲛珠放进了那个圆形破口。

    当鲛珠刚放进去的那一刻,光芒四射,就好像是要刺瞎我的双眼一样,就在我以为快要成功了的时候,言生突然一把将我拽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